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二十三章 - 徐家的秘密

第220个路人≪亡灵异闻录≫  - 发布于2019-02-09 3:34:43pm

灵异·鬼怪


“在许多年前,人类的文明刚出现了巨大的变化。从原本的万物有灵的说法变成了鬼神之说,出现了无数个禁忌。随着鬼神之说的玩意越来越扩大,驱魔人,便出现了。没人知道创始者是谁,发源地又是哪里,可驱魔人唯一让大家认可的就是,他们是一群不怕牛鬼蛇神的人,甚至还多次帮忙普通人民驱魔。驱魔,传承了无数个时代,可无人知晓它从哪儿来。”

“某年,出现了两位神通广大的驱魔人。没人知道他们究竟是怎么闯出名堂的,只知道他们的姓名―徐明和钟馗。徐明,就是你家的祖先。他曾游历无数个地方只为消灭所有的亡灵,在他游历期间,也遇上了后来和他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的伙伴―钟馗。两人一拍即合,从此共同游历无数地方,为当地人民驱魔。”

“驱魔多年,他们在某个地区遇上了世界上第一个出现的猛鬼。徐明和钟馗与猛鬼战斗至两败俱伤才勉强把猛鬼给封印起来,至于为什么不是魂飞魄散,没人得知,可就是那一场接近死亡的驱魔,让他俩一战成名。可这成名并没有让他们得意许久,徐明很快的发现了天地间最大的问题。那就是阴和阳,人死之后便以灵魂形态徘徊在阳间,而作为阴间的生物它们不应该继续逗留于阳间祸害无辜的人们,于是你的祖先和钟馗两人再次游历无数地方只为寻找一个能够让人死之后逗留的地方。”

“他们游历了许多年,两人找到了一个阴气十足的山洞。里面没有任何的亡灵,纯属散发出无穷无尽的阴气罢了,于是他们两人在山洞里研究了许久,最后得知的结论那是一个能够通往某处阴气十足的次元,于是他们俩用尽了无数个驱魔手段仍然无济于事。正当钟馗选择放弃之时,徐明想通了”

“他告诉了钟馗,那山洞乃是阴气之地,想必是要用极阴物品才能开始次元之门,于是徐明开启了他的堕落之路。在开启之前,他实行了一项道破天机的手段,他算出了数千万年后的世界,算出了你的出生,算出了你的体质。于是他告诉了钟馗,在钟馗死后请务必要等到名为徐魏晨的孩子出生后才方可守护。钟馗答应了,徐明让钟馗走人,丢下徐明一人在那个鸟不生蛋的地方。”

“由于徐明道破了天机,得知寿命大减,于是他便立即着手制作极阴之物。他忍痛割下了自己的脸皮用某种方法使脸皮硬质化,随后再用某些锋利的东西改变脸皮的造型。紧接着,用自身流出的鲜血把脸皮浸在里面七天。随后日夜不分的念着自己一生中从未使用的禁忌咒语好把脸皮变成极阴之物。七天后,他拿出了脸皮,只见脸皮吸收了鲜血的颜色,整个都变成了猩红的脸皮。”

“后来,他由于制作极阴之物成了走火入魔的驱魔人,于是下山寻找无数个厉鬼和猛鬼一一收服,用它们炼制成某种可以注入进脸皮的阴暗力量。传说他捉了数千个厉鬼和猛鬼,注入进了脸皮里。眼看脸皮快要完成了,他又把那个脸皮放在了山洞里让山洞里的阴气把脸皮给吹上10天。10天后,徐明拿起脸皮,他坐在了山洞里戴上了脸皮。”

“以自身的生命为代价,他开启那个阴间的门口。并且在自己死前又对着自己戴着的脸皮下了个狠毒的咒语,就这样子他死后的灵魂进入了未知的次元里。没人知道他死后怎么了,去了哪儿,可从那时起就有某个地方流出了地狱和阎罗王的传说,这传说一直流传至今。”

“再经历无数个年代,有位盗墓贼不知从哪儿听说了这个传闻,独自找到了山洞尝试拿走脸皮。可那时候的脸皮早已成了一个软硬不定的性质,他取下了脸皮手摸犹如一个面具。也不知道他为啥认为这脸皮有什么力量,就自顾自的戴了上去。紧接着就是承受不了这脸皮上的各种阴暗力量,直接倒在洞里身亡,连死后的魂魄也无一幸免,被脸皮吸了进去。”

“后来,钟馗老年死亡来到了传说中的地狱,见到了自己的昔日好友―徐明。而传说中的阎罗王,正是徐明一人所扮演,掌管了整个由他一手建造出来的地狱。徐明见到了钟馗,立即把他封为鬼差,专门把在阳间作祟的亡灵钩回地狱里受罚。于是便有了钟馗伏魔的传说,后者就逐渐出现了牛头马面,黑白无常等其他鬼差的传说。”

“而你,正如徐明死前所预知的一样诞生了,在地狱里的钟馗从徐明口中得知你是个阴阳体。容易撞鬼也容易被恶鬼附身,于是就和他生前所说的一样,让钟馗过去阳间附身于你体内守护着你。” 黑外套男子说完,清了清喉咙默不作声的看着正一脸不可理喻的魏晨。

魏晨轻轻的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让自己回过神来。

“那。。关我啥事?” 魏晨轻轻歪着脑袋假装不知情的盯着黑外套男子说道。这句话刚说出口,立即把师徒三人呛得差点吐血。刘洋见自己的徒弟说了那么多,于是接下去的话语便是由他开口说道。

“你祖先死前并未告诉钟馗一个真相,那就是他看见了当年他们两人封印的天下第一猛鬼破了封印,冲出阳间危害世人。而作为独一无二阴阳体的你,拥有着对抗它的方法” 刘洋一脸严肃的告诉了魏晨。可魏晨仍然是个蠢货,他还是张口说道:“所以?这就是你们要我当驱魔人的理由?拜托,就算是真的,我能有啥方法?难不成和他一样割脸皮,丧心病狂的封印那天下第一的玩意??”

说罢,在场的人全都脸黑了起来似乎都认同这徐魏晨是个实打实的宅男。黄凯婷见魏晨不怎么相信,便让大家散了,让魏晨爱怎样就怎样。魏晨听见后刚想反驳,却见三人以极快的速度跑走了,只留他一人在原地发愣。

为了让自己的心里好过一些,魏晨也不忘了吐槽他们一番:“散就散嘛,跑得那么快干啥,正当自己是忍者了?说散就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