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炎鬼篇 - 三十五·晋升宴

无法阻挡的魅力≪入侵神的世界≫  - 发布于2019-02-04 9:14:06pm

奇幻·玄幻


“晋升宴,我应该要穿正式一些吧。”唐七看着眼前的衣橱,也没有什么选择,最终穿上了一件深蓝色衬衫和黑色西装裤,看起来还不错,可惜没有皮鞋,唐七只好穿着黑色的球鞋过去。

打开晋升宴邀请帖一看,唐七用手机搜索地址,发现地图上根本没有这个地方,唐七挠了挠头,这下怎么办,刘毅飞到现在还以为自己是天界的神仙。之前刘毅飞误会,唐七只是懒得解释,现在再去解释又不知从何下手,只好作罢。

唐七手里拿着邀请帖,想了想,最终往附近的土地公庙走去。

“土地公,在吗?我有事找你。”唐七烧了三支香给土地公,双手合上道。

不一会儿,土地公就出来了,见来人是唐七,急忙扶起唐七道:“大人,您快起来,折煞小人了。”

唐七站了起来,土地公又问道:“大人,您找小人有什么事吗?”

“咳咳,是这样的,我要到这个地方去,你知道在哪儿吗?”唐七拿出邀请帖交给土地公。

土地公打开邀请帖,看了一下然后向唐七道:“大人,此地不在小人的管辖范围内,请您稍等一会,小人去去便回。”

“那就拜托你了。”唐七回道,土地公‘咻’一下就不见了。

过了大概五分钟,土地公拉着另一个土地公回来了,除了衣服的颜色不同和眉毛的长短不一外,看起来几乎都一样。

浅褐色衣服的土地公拉着深褐色衣服的土地公轻声说:“还不快拜见大人。”

深褐色衣服的土地公抬头一看,连忙拜道:“小人拜见大人。”

唐七连忙伸手扶着,说道:“先说正事。”

“是,大人。”深褐色衣服的土地公翻开邀请帖看了看,向唐七道:“大人,此处在福玄山,大人往西走三十公里便到达此处。”

福玄山?从这里往西走三十公里可没有山,唐七皱了皱眉头,问道:“此处真有福玄山?”

“你就说清楚,别说一些不说一些。”浅褐色衣服的土地公拍了他的背一下道。

深褐色衣服的土地公便急忙道:“此处真有福玄山,不过此山被一些修士用秘术遮蔽了,寻常人看不见,小人想,此帖应该是进入福玄山的法宝,只要大人携带此帖,必能进入此山。”

唐七想了想,觉得应该也是如此,便伸手握了一下两位土地公的手,道谢后便转身离开。

留下深褐色衣服的土地公,激动的看着自己被握过的手,一支颤抖的手,手上还残留一些唐七的能量。而浅褐色衣服的土地公则是乐得笑道:“我都说了吧,这好处还满意吗?”

深褐色衣服的土地公看向他,心情还未平复道:“你刚才也没说什么好处,真是吓我一大跳。”

“大人是真性情,我等也应该回以真心的帮助,要是因为贪图这些好处而帮忙,我怕大人一不高兴,那我俩就遭殃了。”浅褐色衣服土地公严肃道。

深褐色衣服土地公点点头,接着道:“也对,既然帮人帮到底,我还是跟上前带路吧,这次谢谢你了。”

双方相互拱了拱手,深褐色衣服的土地公便朝唐七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不一会便追上了,连忙喊道:“大人,小人给您带路吧。”

唐七转头看见是土地公,微微一笑,有个人带路也好,笑道:“好,拜托你了。”

他们的速度很快,不到半小时就到福玄山,跟其他山相比,福玄山只是一个聚集了能量的山,外貌没什么大不同。

此时从福玄山上飞来一人,来到唐七面前开口问道:“请问二位是?”

不料土地公一脸愤怒,骂道:“大胆童子,见到大人还不速速跪拜。”

对于土地公来说,晋升的仙人地位大概高他们半级,修道者地位都比他们稍微低一些,何况是个修道者身边的童子,见飞来的童子如此没有礼貌,心中一怒,破口大骂。

唐七是知道这件事,但是他也只是在书上看过,没有经历过也没想到,更没料到土地公会如此愤怒。

童子也是一愣,当即跪拜,道:“小童见过二位大人。”

这才让土地公稍稍息怒,唐七比较不在意这些礼节,扶起童子道:“我是唐七,受邀来参加晋升宴的,这是邀请帖。”

童子接过邀请帖,对唐七鞠躬,接着道:“二位大人这边请。”

土地公见任务完成,对唐七躬身道:“大人,福玄山已经到了,小人就先退下了。”

“都来到了,你就跟我一起上去吧。”唐七摆了摆手笑道,接着就跟着童子上去了,土地公也跟着唐七上去。

走了不久,就见一大屋子,到了屋门口,唐七便看到刘毅飞向自己快步走来,刘毅飞笑道:“欢迎唐大人,小人在此恭候多时,还怕大人不来了。”

唐七客气的笑道:“怎么会,我都说会到,那就是会到。”原本唐七也想准时到,可是就是不知道怎么来。

刘毅飞看了看唐七身边的土地公,也笑道:“大人把土地公带来了,欢迎欢迎。”

土地公朝刘毅飞鞠了一躬道:“小人见过仙人。”

“别那么拘谨,请进请进。”刘毅飞说着,拉起土地公的手,领着唐七进了门。

到了大厅,刘毅飞把唐七带到左边最靠前的位子,而土地公则在第四个位子,两人都上座后,人总算到齐了。刘毅飞向众人介绍唐七,顺带道出土地公的到来。

大厅内共三十九人,左客位十九,右客位十八,主位刘毅飞,边上还有个刘好。

左一是唐七,左二是名为李鹤的仙人,左三是名为陈心殷的女仙人,左四则是土地公,其他的都是一些修道士。

在大厅,唐七发现刘好时不时地往自己这偷瞄,让唐七怀疑她还没放弃要让自己教她修炼的想法。除了刘好和唐七,其他人都相谈甚欢,刘好毕竟不是修道士,聊天的话题不合适,而唐七则是碍于周围满满的能量,别人都怕一不小心说错话而得罪他。

“我应在江湖悠悠,饮一壶浊……”就在此时,唐七的手机响起,周围的谈话声也因此而消失,瞬间就变得安静下来。

唐七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毒榴二字,接着对周围的人说道:“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说着,唐七就走到门外接起电话。众人顿时长呼一口气,坐在右一客位的修道者轻声对刘毅飞埋怨道:“六子,你太不讲道义了,请来个大人物也不通知一声,害我坐得局促不安。”

“就是,就是...”众人纷纷响应道。

刘毅飞则是笑道:“我这不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怎么样?惊喜不?”

众人是一脸不满,这玩笑也开太大了,李鹤也对唐七感到好奇,刚才刘毅飞只是说了唐七的名字,其他的什么都没说,轻声问道:“六子,别玩了,这唐大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呵呵,我也不知道,这还需大家一起来问。”刘毅飞呵呵一笑道。

在门外的唐七接起了电话,就听到电话的另一头的声音:“喂,唐七,我在你家,你在哪里?”

“我在福玄山。”

“福玄山?你怎么会在那里。”

“我在参加晋升宴。”

“晋升宴?好,等我五分钟,我现在来。嘟...嘟...”

唐七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有些无奈,可不可以让我说个再见再挂电话,心好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