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四:零号公寓的主人 - 回三十三

柠檬≪老天!突然变成守护者≫  - 发布于2019-02-04 12:52:16pm

其他·同人


×

早上。

少年坐在树上,思索着该如何和晓红告别时,却传来令人心惊胆战的叫声。少年吓得差点没跌下树,还一脸怂样。

能弄得少年如此狼狈的还有谁呢?当然是她啦,少年心里说道,便对树下的人说:“你干嘛啦!一直叫我,难道喜欢上我?”

“笨蛋,大事不做,天天在树上发呆!除了惹事,还有什么能帮上忙的?”芷恒气到拾起石头就要丢少年,转念又想到该说的事,便把石头丢掉,摇头说:“就这么气你,差点就忘了大事。”

“什么大事?告别吗?”少年想也不想,悠哉地说。

“当然不是!我想说,”芷恒吞了吞口水,决定违背自己的良心,“我要你,去收拾燎原兽。”

“那还不简单嘛。”少年说着,突然迟疑了一会儿。他长大嘴巴,一脸不可思议,“等、等下!是我耳朵坏了,还是你脑子不正常了?老天,不是要告别了吗?”

“你耳朵没坏,我的脑子还好着。我觉得,晓红父亲还是与晓红母亲一起的好。”芷恒别过头,手插口袋,不自然地说:“毕竟抢夺别人丈夫是不对的事,我也想清楚了。”

“你、你居然……”少年指着芷恒,语无伦次。他理清了自己的思路后,说:“你这是在违背约定啊!你是守护者呢,怎么可以……不,重点是,要是被燎原兽知道,你会被‘K.O’的!”

“你以为我想要吗,我还不是为了……!”芷恒一怒,但及时寻回理智,才不会铸成大错,“总之,我已经改变了决定。我命令你把它收下,并让晓红父母俩复合。”

“啊,那有多丢脸的事!等下她会不会把我画成海报公诸于世,然后全世界认得我,那真是太令人发指啦!”少年唠叨道,边爬下树,“老天,还是先开溜才是,等下才不会找到我。”

“这分明跟你没关系,笨蛋!它都没见到你,害怕什么海报……不得?”芷恒上前,想要把少年拉下来。少年连忙溜下树,大叫道:“不用首长大人扶我,还是在下自己下来的是!要是您扶我,我……我会夭寿。”

“什么夭寿嘛!”芷恒想笑,但想起该做的大事,笑不出来了,“你少把我捧上天,无论你说什么你都得去做。”

“什么嘛?丢脸的又不是你嘛。”少年啰嗦着,却对上芷恒凶巴巴地眼神,“你休想对我不敬,先前我是看你不知礼仪才忍让,没想到你越来越过分。若这次再不礼貌的话,后果也知道的吧……”

“好、好啦!怎么说起了白话文参和古文呢~”少年叉腰,不自然地说:“总之去帮忙也不错啦。谁叫你是我的首长?”

“把我这首长放在眼里便好。”芷恒缓缓地说:“越快完成越好,我已经没有颜面待在此处。”

×

0号公寓。

少年睁大了眼,把嘴巴长得老大。目瞪口呆地观察了一番公寓后,便道:“天啊,怎么这里有这么高层的公寓?”

“凡事都有可能的啊,傻瓜。快走。”芷恒退了一把少年,示意他向前走。他狂吞口水,战战兢兢地往前走去。

按了电梯里的按钮后,电梯便缓缓上升。望着电梯门玻璃片上的划痕,少年又到抽一口凉气。

“妖魔鬼怪都不在了啊?”芷恒心里想着,但也知道燎原兽早已知道她的到来,心中便不再有疑惑。

抵达了最高层后,男人便高兴地上前迎接少年。芷恒趁两人不注意的时候穿上了斗篷。

“四号守护者啊,您是守护者的朋友吧!如何称呼?”男人微笑着恭迎少年。少年心里觉得轻飘飘的,便抬头装正经道:“我只是个小弟,还望您多多指教。您叫我小弟便是。”

“小弟啊,守护者一定忙着吧?快进来坐坐,守护者可是不能被亏待的。”男人走到里边,对一个女人大叫道:“铃亦啊,四号守护者来啦!”

那就是所谓的铃亦了吧?少年想起待会儿得与这女人战斗,又吞了吞口水。

铃亦鼻子微微一动,微皱眉头,便走向少年。

“铃亦我先走了,你和这小弟谈谈吧。”男人说着,走出了门。

“守护者啊,不知你今天来着有何事呢?”铃亦一脸和善地问。

“呃,你是燎原兽吧?我今日前来确实有件事。”少年犹豫了番,决定不单刀直入说明事件,“我知你与他感情甚好,可惜他已为人父。我从初代守护者那里听来了你们的故事,知道他与妻子已离婚,并来到你的身旁。我了解你勇气可嘉,为爱情而奋斗与付出,可……”

“可是什么?”铃亦问。

“抢夺别人丈夫终究不对,理应让他们复合。或许这事对你来说很残酷,但真相就是如此。今日前来,就是……就是……”少年说到这,就说不下去了。

“收服我,对不对?”铃亦没任何感情起伏,更让少年害怕。

“呃,对啦。”可是那不是老子的主意啊!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找就找我首长啊!少年喊着,但那只是心里话。

“果然啊……她肯定没那么容易放过我们。”铃亦嘀咕着,淡淡地说:“初代守护者,您就在这附近吧?别躲了,在下已经知道了。”

“你果然深不可测。”芷恒说着,出现在少年身旁。坚强的眼神里带着些许愧疚,这只有少年知道。芷恒尽量隐藏自己的情绪,道:“因个人原因,我必须收服你。先前的话是我不对,为歉意而成为名义,我将派出保护猫,可保他一家人一世平安。”

“你真不可靠啊,说什么成全我们,那只是一时意气用事的话。你带他来,是怕了我吧?是对我有莫大的愧疚感,才借了他的手解决掉我吧?这种事,我当然要让你做。让你带着愧疚感活下去,我要让你永远记住我的名字,让你永远记住今天的事,还有先前对我的承诺。这一百年,一千年,甚至一万年,我都要让你记住你错误的决定。”铃亦冷冷地说,看来对芷恒绝望了。

“燎原兽,对不住了……牺牲你一人,几人便获救。我想,这是对你最大的福报。”芷恒低头说。

“芷恒,你说的几人,是什么意思?”少年莫名其妙起来。

“没你的事。”芷恒望了他一眼,又说:“除了让他们平安,我也没有啥可报答你的了。愿你能保住你的身躯,燎原兽。”

居然把我当小孩子!少年心里大叫,但见情况不对,便没说出来。那气势,还是要保持的嘛。摆架子?喂喂说谁呢!

“抱歉,初代守护者,你的要求我心领了,不过我拒绝。我绝不会顺你的意的。”铃亦凶狠地说。

“这我能明白,燎原兽。所以,我做了一个建议,不知你能否答应——”芷恒说:“由于若我与你斗,不止有损我守护者的颜面,对你的成败也大大不利。所以我下了个决定——我要少年,和你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