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48 你是谁?

尚痕≪拥暮之耀日≫  - 发布于2017-01-19 6:15:22pm

都市·爱情


第四十八章

从一个女人嘴里吐出了不属于一个女人该说的话,是个男人都会愣去而不知该如何去反应。

此时此刻的日曜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好吧,自动去招惹垂暮说出这样的话是他的错,他千不该万不该就不应去把她招惹,他错了还不成吗?

垂暮回来的时候便已没了吃饭的心情,只好等日曜吃完了他自己的,两人去放了盘,再回去日曜的办公室。途中,日曜也只是报备了自己下午的行程,并没有什么,可能还会有一个会要开,最长时间是一个小时后就可以回来了,到时候再看要干些什么。

垂暮点了点头。两人回到办公室后没多久,日曜便出了去,留下垂暮自个儿留在他的办公室。

一个小时啊…自己能做些什么呢?垂暮想了想,之前在日曜房间内的那本《人体解剖学》她大致已经翻完了,其他的书她又没有兴趣,想要静静坐下来读书是不可能的了,再加上自己有尽可能不想去触碰自己身上那道诅咒的禁忌,所以更是不可能似电影里头般帅气地偷跑出去偷偷杀了一个人之后再回来,警察叔叔不像电影里头说的那么没用;垂暮转头看向日曜那张桌子,有几支笔,纸的话旁边倒是放着几张,只是不知能不能用而已。

垂暮最后思索了一下,决定让自己任性一回,日曜回来的时候再和他说了就好。心里是这么打定主意之后,她便坐到日曜的位置上,乐滋滋地拿起一支钢笔,正准备撕下一张纸,好让自己能够在那张纸上写写画画,结果……

倏地,门口处传来了一声吓人的‘碰!’,随之传来的是粗犷至极却带有明显讽刺意味的开心笑声,似乎是这么说的:“向日曜医生,老子来了!你死哪儿去了!?”

垂暮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人未到声音先到’。毕竟她还未看清来人长什么样子便先听到他的声音,这样的比喻没错……吧?

垂暮默默把手伸回来,把笔放回原位后,站起身,朝门口处那里的人道了一句:“日曜他去开会了,请问你有什么事找他吗?”

闻言者一怔,抬脸疑惑地死死盯着垂暮的脸看,“你是谁啊?日曜呢?”

敢情对面的人是把她当成重复机了是吧?垂暮是一个典型的先看人再说话的类型,这次自然也不例外。她先把眼前这名不止声音粗犷,就连身材样子都看起来很粗犷的男人从头看到脚一遍,这才回答了他的问题:“就如我刚刚说的,日曜去开会了,有什么事找他请待会儿再来。”垂暮后又想想,又再加了一句:“或者你也可以坐在这里等他回来。开会的时间应该不会太长。”

最后一句是日曜亲口说的,她只是负责乖乖陈述。

粗犷的男人看着她,样子似沉思,虽然这样的样子在垂暮眼里看来是一点违和感都没有的。“那你是谁?新来的?可是不对啊,我记得日曜这货并不喜欢别人不经他同意就进来他房间的啊……所以你是谁?”

男人嘀嘀咕咕地说了一大堆,最后还是回归到了“你是谁”的这个问题上。

垂暮一阵无语,如果她没听错的话,她记得这个男人刚刚似乎说了一句“日曜并不喜欢别人不经他同意就进来他房间”,那么先生,您现在的动作岂不是‘没经过日曜同意便进来’呢?这句话只是脑海中暗想,并没有说出,她知道,若这句话真是在她无意识间说出的话,眼前这粗犷的男人必定会把她打死。

垂暮无奈地叹了口气,“我是垂暮,是日曜的……”她一直以为‘妻子’二字都是很容易说出口的东西,可是直至如今她才发现:好 . 难 . 啊!!

男人大概也是没有心思听她慢悠悠地说话,便直接不理她,径直到饮水机那里拿了一杯水后,就坐到沙发上等待日曜归来,期间,自然没少给垂暮一些眼神上的施压。

两人在这压抑的气氛之下,都没说话。许是压力过大还是什么,垂暮也忘了要问这个‘不经日曜同意便进来的陌生人’一句“你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