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五:何谓幸福? - 回三十六

柠檬≪老天!突然变成守护者≫  - 发布于2019-02-05 10:05:05am

其他·同人


她看见即将死去的他,完全崩溃了。她渐渐爬向他,却被另一个少年抓住。

“放开我!”她咆哮,硬是睁开他的手,不慎跌倒在地。她缓缓地、吃力地爬向他,紧握了他的手,泪如泉涌。

“戥恒,不要走!戥恒……”她抱住了他,眼泪浸湿了他的衣裳。逐渐干涸的血,还有一片片痛苦的泪,混合在一起……

“姐……我要走了,让他好好陪你……”他说完,倒在她怀里,身体开始变冷……

“戥恒、戥恒!!!”她大哭,化悲伤为愤恨。她别过头,生气地骂着少年:“都是你!是你、是你……害死了他!你……不能被原谅!”

“我……不是我的错!我只是为了你!我只是为了你啊!”少年苦笑,“他啊,他本该死。谁叫他要抢你的力量呢?”

“你是为了你自己吧?”她哭着,沙哑地说:“你明知道……为什么……为什么!”

“戥恒啊,他应该也愿意让给姐姐的吧?”少年说:“无论你怎么哭怎么闹,最后还是得接受。谁叫人是自私的呢?”

×

芷恒突然从记忆中醒来。望着滚滚热浪,她不禁沉思:“我不能再让其他人死在我面前了……弟弟都去世了,我也无法再让任何一个,甚至是陌生人在我面前死去。可是,我却不能插手。是不是像当初一样,即使成为了人们心目中的神,我还是无法救他?”

想到这,她就走上前几步,又停下脚步。她颤抖地望着少年和燎原兽,紧握拳头,努力隐藏情绪。她能听到自己的喘息声,正如被人勒住脖子般不能呼吸。

幸亏少年是守护者,否则早就离开了。一般人绝对无法到这种程度,所幸少年的后生体质,加上燎原兽没啥力气创造更大的热量,才能艰辛维持意识。然而该怎么救他俩又是另一个问题。由于此地空气不流通,徘徊的毒气肯定无法流出室外。马上开门的话当然是帮了少年,那么只能——

“你观察周围的环境,或许能扭转乾坤!”这是芷恒唯一能所给的提示了。少年如此厉害随机应变,这次当然也不可以让她失望。

“……”少年听了芷恒的话,逼着自己动动脑袋,看看周围,直到把视线落在门上。老天,我只想要回家,我要舒服地躺在沙发上,吃着一大包煎蕊!这么也没想太多了,少年转过身来,开始往门爬去。铃亦也没闲着,用手抓住他的脚跟,不让他爬向门。他无力挣脱她,只能心里骂道:“拜托你放开我啦!我还要回家,还要见妈妈,虽然不知道妈妈是谁啦,总之老子不想葬在这了!”

铃亦也想道:“你休想脱离我的魔掌。我肯定不会让你走的,这局我绝不会输的!”

两人趴在地上,谁也不肯让谁。芷恒再也看不下去了,欲上前帮忙,门外却传来“咔嚓”一声。

是谁来了?

铃亦模糊的视线中看见熟悉不过的人。是他!铃亦见男人要打开门,用那丝力气有气无力地叫道:“标……开……”

男人拉下门把的动作停止了。他小心翼翼地问:“铃亦,是你吗?”

并未回应。男人把头凑到玻璃窗上,心跳漏了一拍。铃亦与守护者正一脸痛苦地躺在地上!男人开始紧张,不断拍着门:“铃亦,你怎么了?铃亦,你不要担心,我来了,我这就来!”

说着打开了门,里边的毒气便散发出来。男人开始肚子痛得趴在了地上(凡人抵抗力较弱)。他不顾疼痛,一步步走向她。他立马抱住了她,心疼地说:“你干嘛啊!认输就认输啊,为什么要伤害自己?”

铃亦的手终于松开了,之后紧握男人的手。她的表情里尽是“为什么”。

“你不要这样伤害自己好吗……是输是赢,只要你在就好了。反正只要活着,就什么都可以过去的不是吗?放心吧,铃亦,我一直会陪在你身边的,你不要离开啊,铃亦……”

铃亦再也忍受不住了,眼泪无声地流了下来。她指了指少年,寓意不能输给他,否则这战斗失败。

“没关系的。为了能让你活着,我就算活在痛苦之中也无所谓。铃亦,谢谢你,对不起……”

她眼睛紧紧闭上了,手无力地落了下来。只听见男人的哭泣声,之后也不等芷恒反应过来,突然冲向少年,激动地摇晃着他:“铃亦死了,铃亦死了啊!这下你高兴了吧?难道你们都那么强词夺理,那么任性而冷酷无情的吗!我们错在了什么?为什么你要逼我们走上绝路?如果我不是凡人,我是守护者,我或许能救她!可是她走了啊!我怎样都救不回她啊!我真是没用啊!你们、都是你们!说什么让人民幸福,简直是骗人!你们最可恶了,你们根本不配……”

男人骂到这,少年承受不住男人的剧烈摇晃,眼前一黑,终于晕了过去。

×

模糊的视线中看见了芷恒担忧的神情。一道刺眼的阳光照耀进来,少年不住用手抵挡了光亮,过了一会儿才适应光亮。

“我在哪……”

“不要动。”芷恒吩咐道,少年便乖乖地不再移动。身体的疼痛已经缓和许多,有了解毒兽,他的身体逐渐康复起来。

直到完全康复后,他才起身,望了望周围。芷恒、男人,当然还有铃亦也在,看来没什么大碍。芷恒帮她和男人康复了身子吧,少年想。

“所以,这仗怎样了……?”少年想起刚才的事,小心翼翼地问。

“你果然没让我失望。”芷恒瞄了他一眼,说:“这局便是你胜利。”

“是啊……”少年原本以为自己飘飘然的才对,却感受不到任何高兴。自己的胜利,却把痛苦造就在别人身上,何尝自己感到快乐。他像做错事的小孩般低头,小声而不自然地道:“对不起,让你们分开了……”

“没关系。”铃亦苦笑,边望向男人:“谁叫这是天意呢?我抢夺了晓红的爸爸本来就不对,那是我该还的。而且,我爱的方式,也错了。那只会给他带来身负负了妻子与让女儿失去爸爸的罪恶。”

“铃亦……”男人神色痛苦,说:“对不起,我不但负了宋何,还负了你……对不起。”

“没事的。回到宋何身边吧。她和晓红更需要你。”铃亦勉强笑道,忍住不让泪水流下,“宋何,宋何应该伤心透了吧?她还在家里,等着你啊。这几年来,一直都陪着她度过风风雨雨的男人啊。”

“我回去了,那你呢?你又会去哪里?”男人问。

“我啊,我想找什么是正确的爱。”铃亦看了一眼少年,说:“我要与他一起,寻找爱的意义。我要寻遍世间的人情、亲情和爱情,我也要了解,到底什么是正确的爱。你放心吧,我一直都在。我一直都在你身边,但是是以另一种方式罢了。”

“铃亦,为什么……”男人越说越小声。

“……”铃亦微笑着,抱紧了男人。之后便说:“守护者,把我收下吧。在下必会协助您,即使上刀山下火海,在下也绝无一句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