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五:何谓幸福? - 回三十七

柠檬≪老天!突然变成守护者≫  - 发布于2019-02-08 10:34:17am

其他·同人


“你真的愿意吗?若我把你收下了,你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少年犹豫地说。

“凡人不是说过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吗?在下既然输了,那么就得认输,让在下成为您的力量。你说是不是呢?”铃亦说。

“铃亦,其实你大可不必这样,你可以求情的……”

“不了。”铃亦上前,大喊:“强大的守护者,收下我吧。不要犹豫了,收下我吧!”少年叹息,念了相关术语,也不等男人大喊,白色光芒包围了铃亦,光芒刺眼得男人无法睁开眼……

不到片刻,铃亦和第十二层楼不见了,三人都停留在空置的十一层楼。男人愣在那,久久无法回神。芷恒摇头,小声说:“他还是无法接受事实。我们走吧,让他冷静一会儿。”

“这么丢着不管没关系吗……”少年担心地问。

“因为燎原兽要求了要照顾宋何和晓红,一时间也不会做傻事吧。我们与其待在这里,更不如让他一个人。”芷恒说道,便自顾自地离开了。少年摇头,只能随着芷恒走出门口。

×

晓红家。

少年和芷恒刚走进家,并关上家门时,晓红便上前迎接他们。晓红笑道:“芷恒姐,大哥哥,你们都来陪我玩吗?”

“哈哈,晓红那么喜欢玩,我可与你比赛吃煎蕊啊?”少年想到煎蕊就大流口水,可听到芷恒的加重咳嗽声,只好说:“啊哈哈,你的愿望马上就可以实现了。”

“什么意思?”

“呃”少年才要说话,几乎同一时间与芷恒感受到男人地到来,异口同声地说:“我先上去楼上咯。”

说完,便一前一后地跑上楼去。晓红好奇地挠头,不再说什么。两人穿上斗篷后,才敢走下楼。

“咔擦”门被打开了。男人疲倦地走进门,看见晓红后,勉强露出笑容。

“爸爸!”晓红欢呼,扑上男人的怀抱,“爸爸终于回来了,晓红好想你啊!”

“嗯。”男人宠溺地摸了摸晓红的头,“最近晓红有没有乖乖的啊?”

“我很乖很乖的!爸爸,只要晓红很乖,你一定不会离开我了对吧?”晓红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祈求着男人的回来。男人犹豫地说:“爸爸啊……”

“爸爸,你是不是又要给我礼物了啊?没关系,无论你给什么礼物晓红都会接受的!我不会嫌弃!爸爸,陪我一天好吗?就一天……”晓红抱紧了男人,丝毫没有让男人拒绝的意思。男人眼睛湿了,也抱紧晓红,“爸爸……爸爸不会再离开你了。爸爸会回来的,我要弥补你这一个月的寂寞。”

“爸爸,是真的吗?”晓红微笑着,“爸爸最好了!晓红喜欢爸爸!”

“你一点都不讨厌爸爸吗?”男人面露惊讶。

“爸爸一定有原因才不回来的不是吗?爸爸应该讨厌晓红不听话的才对,所以现在我听话了,爸爸就回来了!爸爸……”

男人硬是忍住眼泪,感受着晓红的温度。有家真好啊……他不语,他要重新回到这个家,不仅仅是应允铃亦的承诺,更是要回到承载着好几年风风雨雨的家……

“晓红,是哪个客人来了啊?”晓红母亲从厨房里走出来,看见了男人,惊讶了。她问道:“……是你吗?你回来了?”

“宋何,我们复合吧。我们继续,守护这个家吧……”

晓红母亲终于忍不住了,上前轻轻抱住两人。一个曾经破碎的家,终于回来了……

“呜呜,好感动~”少年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亲情和爱情都不能兼得吗……呜呜。”

“你男子汉的哭什么?”芷恒不屑地瞪他一眼道。

“男生就不能哭吗?”少年带着鼻腔反驳道:“不管男生女生都有感情的好吗。”

“嗯,要得到一些,终会失去一些啊……”芷恒似乎没在听他的话,自言自语道。

“啥?你说什么?”

“没什么。”

少年不理会这怪人,继续看这温暖人心的情景。他不禁沉思:我的父母在哪里?

×

晚上。

少年见到晓红,便紧张兮兮、蹑手蹑脚地走来,“晓红你跟我来,我有东西要给你。”

“不能在这里说吗?”晓红问。

“你爸认得我。总之跟我来啦!”少年不耐烦地催促道,拉着晓红的手就走到屋外。他神秘地问:“猜我给你什么?”

“吃的?”晓红问。

“对啦。那是什么?”少年又问。

“呃……煎蕊?”

“那是老子吃的啦!你再猜猜看?”

“巧克力?”

“太聪明啦!”少年从身后掏出巧克力,“晓红真是聪明。”

“大哥哥……”晓红突然问:“你们是不是要离开晓红了?”

“欸?这嘛~”少年问:“你怎么这么问?”

“因为你们已经达到你们所要的啊。大哥哥,你们不要离开我好吗……”晓红眼眶在夜光中显得湿润。

“晓红啊,我们总是会离开的啊。可是,我们也有可能相逢的。而且……”少年吞了吞口水,说:“没什么。有爸妈在,晓红会很幸福的。”

“大哥哥……”

“请听我一句话吧。”少年笑着说:“晓红一定要好好对待爸爸妈妈,还要高高兴兴长大哦!我很期待的!”

“大哥哥,一定的!”晓红坚定地点头道。

“晓红乖,睡完就结束了哟~”少年伸出手要摸晓红的头,突然觉得好不舍。他干脆狠下心来,摸了摸晓红的头。晓红水灵灵的眼逐渐闭上,倒在少年怀里。远方的芷恒向他比了个“好”的手势,少年只好尴尬地笑,走进屋里,把她放在沙发上。他不舍地看着她,说:“晓红一定要幸福啊……”

“还看什么?走啦。”芷恒看也不看,立即离开。

“哈,你一点都不怀念吗?”少年不爽地问。

“呃,习惯了吧。”

怎么看起来更像是隐藏情绪呢。少年耸肩,离开了潘衡村。

×

在等待火车时,少年好奇地问:“亲爱的首长大人哪……我有事情要问,不知你能不能答应?”

“这么尊敬,肯定没什么好事吧。”芷恒想也不想就说道。

“什么啊我也有好事的嘛!比如说……”

“比如?”

“呃……没有,哈哈。”

“那就废话少说。耐心等待火车,待会儿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芷恒说完,不再理他。

“喂喂你也不想是什么事嘛!我想说的是晓红等人的事啦。”少年忙大喊道。

“哈?过去的事不再眷念,这才能成大事。所谓过去的恩恩怨怨不再眷念……”芷恒又开始啰里啰嗦了。

“喂不要转移话题啊!拜托听我讲ok?”少年气得耳根都红了。

“到底怎么事啦!拖拖拉拉多愁善感羞羞答答的,小心是废话的话你就完蛋!”芷恒生气地骂道。

“亲爱的首长大人,不要生气啦!”少年一脸怂样,“我想说,男人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