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01.音符 - 垃圾山

启阳≪被遗弃的天书≫  - 发布于2019-02-09 1:39:44pm

奇幻·玄幻


音符

·

血谱

我决心扫除一切障碍,我相信命运不会抛弃我,我恐怕需要充分估量自己的力量,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

萊索·塞萊什

一,垃圾山

十七世纪始,音乐在这城镇里慢慢的崛起,音乐渐渐在人类里成为了心灵里不可缺少的东西。人类用音乐来抒发自己的心情,表达自己的信念,纪念先人,赞赏上帝等。但是,音乐在这里,在某程度上是禁止的。虽然没有具体的证据证明为什么这里会禁止音乐、为什么大家会被排挤在这里生活。有人说是一场大火导致的,有人说是上帝的诅咒,无论是怎样的版本,一旦你自身来到这里,你会难以置信是怎样的浩劫使得这繁华的城镇变成这个模样。

垃圾山,是现在是人给这座城镇的称呼。

在垃圾堆里,一位年龄介于十五岁的青年一边哼唱昨晚编出来的曲子,一边在垃圾堆里找寻还能回收的废铁,或是还能食用的剩菜。

一名拿着铁枝当拐杖的老翁刚好经过其中一个垃圾堆,听见不远处有人在哼歌,抬头仰望,是名整天搞事的青年,大声喊道:“莱索!”

我被那名老翁的呐喊给震吓了,还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什么事?”我望向老翁大声的说,毕竟两人之间有一定的距离,可想而知这老翁的听力是多么的敏锐。

“你……你刚刚是在哼歌吗?”老翁大声的说。

“没有啊!”我大声的说。

“没有?可是我明明听见有声音从你那里传过来!”老翁大声的说,但有点上气不接下气,毕竟有点年纪,那小子为什么不要下来跟我好好的说,老翁心里这么想。

“你一定是听错了是吧!”我把捡到的废铁放入自制的手推车上,再用绳索把废铁和手推车捆在一起,以免掉落。然后再推着手推车沿着垃圾山的路往下走,赶紧离开老翁,他还不忘跟老翁道别说:“时间不早了,我要到铁叔那里兑换钱币呢!拜拜!”

铁叔算是垃圾山里其中黑市买卖的商人,每天一定的时间,铁叔都会驾着马车,在垃圾山的出口处,等候着我们拿废铁或是稍微有价值的东西换取食物和货币。当然,一餐都无法温饱的我们,换取货币后的我们,首要目的便是食物。

铁叔毕竟是个商人,他都会把物价写在板子上,像是今天的报价表是每公斤的废铁换二十分钱,而今天的面包价钱为六十分钱。由于现在是战火时期,每隔两三天,都会调价。市价好的话,每公斤可换取一块钱的价格,但那是好几年前的事。现在物资越来越少,废铁早已搜索得一干二净,食品因为战乱变得越来越昂贵,再这样下去不知该怎么活。当然,这些这些都是我爸告诉我的。他的担忧我不理解,反正挨饿一两天的事,只要每天努力多一点,找更多废铁不就好了吗。我是这么想的。

我从废铁放在杆秤的另一边上,然后铁叔在一旁把计算好的石头放置另一旁,直到双方平衡。之后,铁叔从袋子里拿出几个铜板给了莱索。莱索皱起眉头,无奈的说:“今天怎么那么少?”

“今天的价格就是这么定,是你自己没有努力,拿多一点废铁过来。”铁叔手指向告示板,不知何时每公斤废铁变成十七分钱。

“会不会是骗秤?”我喃喃自语。

“哼?”铁叔仿佛听见我说什么。避免又再挨骂,我收下铜板,将它装入口袋里,跟他说声再见,快步行走。

因为今天又是大家约定好的日子。

我的步伐越来越快,压抑不住兴奋心情的他干脆用跑的,路线离家越来越远,来到荒无人烟的地方,那里的远方有间小屋,要不是当时被父亲挨打而离家出走,我不可能来到这地方。这里和大家一样吗,早已被烧毁的破烂不堪,但离奇的是里面有着一台早已被禁止的东西,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台东西叫做——钢琴。

我不明白这台钢琴为什么没有被大火吞咽,还能完美无损的发出声音,也因此开始了我那不为人知的秘密,当然还包括了我的死党。

“不好意思,让你们就等了!” 我气喘喘的说,打开门。秘密小天堂早已聚集了人。

拿着似鼓棒的木材的胖子,是的鼓手,叫马德里。马德里有着肥胖的身形,虽然不是过度肥胖,但在食物短缺的环境还能长成这样已经是不容易的事,我一度怀疑他是不是有什么管道获得食物来源。马德里有着女性的声线,如果不看他的样貌,会有人误以为他是位年轻貌美的女子。这也让我怀疑他是不是投错胎了。

“妈的,你这次去哪里偷懒了啊?”马德里用着女性优柔的声音骂莱索,感觉非常的别扭。

“又被铁叔挨骂了,是吧。”而这一位叫阿吉,是吉他手,我们都叫他四眼田鸡。四眼田鸡这称呼不是因为他带着一副眼镜,而是他双眼有着很深的黑眼圈,谁知道他晚上是在没再睡觉还是怎样的。黑眼圈长得像在河边抓到的田鸡眼睛一样,于是我们便称呼他为四眼田鸡

“不要再提起他了,我们继续上一次的练习。”我没理会四眼田鸡,走到破烂不堪的钢琴,稍微做暖手运动,好让手指能够灵活些。

“一,二,三,四……”马德里拿着长短不一的鼓棒左右手交叉,开始敲打。

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登

钢琴接入。

音乐在不该存在的地方,响起。

这里是距离古丽王都外的一个被遗弃的大城市,名叫凯特部落,现在称为垃圾山。但因在十几年前的一场大火灾,把这里的一切统统给烧毁,而且在短时间没办法重建起来,古丽王都为了不要耗资不必要的费用,而遗弃了曾经繁华的城镇,并把当地居民贬为第四等公民,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贱民。我听爸说当时的大火可是烧死不少当地居民,当地所有的土质也因那一场火灾,根本没办法在栽种任何的植物,土地死了,财务没了。之后,王都那里派了官员告诉当地居民,此地以后将会变成放置废物的地方,简单来说垃圾桶。

当时的爸和妈,是靠本身的意志力和上帝的保佑才能过下来的。

事情再过了好几十年,已经长大的我,隐隐约约的了解当时发生火灾的起因,也是为什么在凯特部落里被禁止拥有任何发出音乐的东西并且禁止当地居民发出跟音乐有关的事物与歌声。

塔!

“怎么了?”四眼田鸡问我。

“没事,不知为什么,我一直没办法弹这琴键。”我拼命按白色键盘,声音一直没办法出来,还发出奇怪的声音。与其说是声音,倒不如说每次弹下这白色键盘,会让人有种惊慌的感觉。

塔!塔!塔!塔!塔!塔!塔!塔!塔!

“算了!我尝试换其他的音来弹。”我说。

“可是,现在的时间不早了。我看还是下次吧……”马德里吞吞吐吐的说。

我往外看密室的窗户,天色已经渐渐变暗。今天,又是有惊无险的一天。

“好吧,时间真的不早了。我们赶紧把东西收拾干净,在回家吧。”

凯特部落现在除了被禁止音乐以外,还被禁止夜出。

我想跟那一场火灾有莫大的关系。

我一直都很好奇,到底那一场火灾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爸妈他们至今仍然不肯告诉我那不堪回首的回忆,只是忠告我说:“你只需跟从这一切的条规就好,别给我搞出什么祸出来就对了。”

他们一直这么说的。

不管我用什么方式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