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01.音符 - 请问你是?

启阳≪被遗弃的天书≫  - 发布于2019-02-09 1:41:44pm

奇幻·玄幻


星期天下午,又是一个闷热的夏天,凯特部落里的居民早已出门刚获取了。不知为何,最近王都那里来了不少士兵,明明不怎么搭理这里的官员也开始着手命令我们把垃圾山的资源进行分类。弄得我也被逼工作,换取那少的可怜的铜板以及粮食。当然,我们仍偷偷拿废铁跟铁叔换取铜板或食物。在这臭气熏天的垃圾山,有多少人能受得了。王都来的官员与士兵不过是在垃圾山的出口处外观察我们而已,只要表面功夫做得漂亮,谁会理会里面发生什么事。

不过我可不会为了那少的可怜的铜板而为他们工作,而是找那适合弹出那音符的琴键和弦。但是,要在这一堆又一堆的垃圾山里,要找个像样的东西谈何容易。更何况我对音乐一点也摸不着头脑,大家都是各自而玩乐,突发奇想出来的曲子。

我记得我曾做过八个音。

隐隐记得Do Re Mi Fa So La Ti Do 这八个声音。

至于所谓的音符是长什么样子的,我就不晓得。

我和四眼田鸡他们学习音乐的时候都是用数字来代替的。

我们都会在每个键琴、每个弦刻下数字。

用数字记下我们想要音,弹出我们的旋律,唱我们的歌,玩我们的音乐。

在我专心找寻,挖掘垃圾堆的时候,我身后突然有人发出声音:“请问……”

我惊慌的转身一看,是一名身穿西装的男子,样貌平凡,平凡的让我无法记得他的男人。

“请问你会音乐吗?”西装男问,一语直穿大家内心的恐慌,因为音乐在这里是被禁止的,就连说出也有可能会被杀了,也说不定。

我条件化摇头,无论自己会还是不会。

“是吗……真可惜啊。”西装男感叹一番。我心里想是有多可惜。

“请问有什么事吗?”我好奇的问。

“没、没事,既然你不会音乐的话。为什么这里的每一位居民都不会音乐的,是我看错地址了吗?还是什么”西装男不理会我的自言自语,若有所思的离开了。

“奇怪的人。”我没理会这平凡无几的西装男,静下心来,继续寻找我的弦,然后随意的捡几件废铁换点钱,赶紧回秘密基地。

“莱索。”铁叔。

“干嘛?”我把在垃圾山捡回来的五个破烂风扇和几件破废铁放到秤上面,一共三十公斤。

“我最近一直觉得你怪怪的,你是不是在做些见不得光的事?”铁叔用监视的眼神望着我。

“你觉得我有什么事是见不得光的。”我是用句号,因为我不想再被铁叔问。拿了钱后,便走人。

“哦,对了。铁树我想问你,你最近有没有外地人来过这里?”

“哼?”铁树皱眉,想了想。“你觉得我们这里会有人想过来吗?”

我想也是。

找了老半天,还是没有办法在那么大的垃圾山找自己想要的东西。我眼看天色已不着,决定回到秘密基地去。

我用跑的回去秘密基地。打开门,发现我又是最后一位抵达的人,我歉意的说声抱歉。

“不,我们也刚到而已。”我发现大家都跟我一样汗流浃背,都跟我一样跑来的吗?

“为什么?”

“刚刚忽然来了一位不明人士问了我会不会音乐等等之类的。”四眼田鸡回答我。

“那你怎么回答?”

“我当然说不知道啊。”

“其实……我也有被问?”马德里举手说话。“那那那……当然,我也是说我不会音乐。”

我想这不是重点。

“我刚刚问了铁树,我们这里有没有外地人来过,可是他却一副屌样的跟我说没有。”我走到钢琴前,拿着勉强可以拿来充当琴键的木板和弦,组装。

“我觉得他应该是外地人,可是我在想哪有人会想到我们这里来啊?这里虽然是被遗弃的地方可是却被王都的人列为禁止进入的地方啦。除非你拥有王权或是黑商以外,是没有人可以进到来的。”四眼天鸡推推眼镜,拿起吉他,心想今天要谈怎么样的歌曲呢。

“对啊!这里那么的荒芜,没有水供应,每一天我们都必须到里垃圾山三百公里处的湖泊提水。”马德里心想每天都必须做同一件事情,想到都累,虽然体型却没有因每天都做类似的事情而瘦下来。

“算了,想太多反而会耽误我们的完了的时间,我想我很还是继续玩音乐吧。”我把弦与琴键给系上,然后用仅有的长度拉倒琴的尾端,叫四眼天鸡帮我弹弹琴键是否能发出声音。结果还是一样……

塔、塔、塔。

无论我用什么方法,用掉我辛辛苦苦存起来的钱去买好一点的木板和弦,都还是没办法让这一个位置的琴键发出他应该发出的音符。你不需要问我为什么我有办法买到弦和木板这些能发出音乐的东西。如果你不是不知道黑商都么得对钱着迷,只要跟钱有关,那些所谓的禁忌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是屁!钱对他们来说才是王道!

算了,我想。弄不成就弄不成好了,我也没想太多。我知道很多事情是勉强不来的。我叫四眼天鸡跟马德里坐回位置,开始了我们的创作。

“我们就从上一次那里开始好了。”我说。

奇怪的鼓声,五音不全的吉他,乱搭的琴声。

三个不是乐器的乐器,在不适的地方,发出不适的旋律。

在我们这里,我们暂且称它为旋律,因为我们觉得把它变成音乐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正当我们三人玩得起劲的时候,我们的秘密基地既然发出不应该发出的声音。

咚!咚!咚!

是谁?

我们三人同时停下手上的一切活动,看着只有我们三人知道怎么打开门的秘密基地,只有我们三人知道的秘密基地的位置。怎么会有人到来呢?这里可是将近两年来都没有人来过的地方啊!况且……

咚!咚!咚!

门口再度发出声音。

“莱索,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人大心小的马德里,手不断的颤抖,因为他知道如果被其他人发现,我们除了死之外,没有其他的处分了。

“嘘!”我叫他们先安静下来,让外面的人以为这里并没有人在。

咚!咚!咚!

“不好意思,请问你们有没有人吗?”外面的人说。

没有!我心想。

“我是快递的!请问里面有一位叫萊索·塞萊什的人在吗?”声称自己是快递的人不断的敲门,一直坚定里面真的有人在里面。

我跟四眼天鸡和马德里互看对方,用眼神交流说是否应该去打开门那一扇门。

“拜托!再不开门我就会闯进去了哦!别怪我无礼啊!”

为了不让四眼田鸡和马德里有难,我决定先叫他们两人藏起来,然后我去开门。

咔嚓!

怎知那位快递员既然是刚刚跟我搭话的大叔。

“你好萊索·塞萊什先生,我是送快递的,这里有一份包裹给你签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