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01-相见不自知 - 第三章

二十有几≪最远的距离≫  - 发布于2019-02-09 6:27:00pm

其他·同人


土御门睡梦中听到房外传来自己义妹的声音,还未睡醒的脑袋转了转,喃喃自语道,“不是已经放假了吗……”边说着边下床开门。

“舞夏?怎么了喵?”土御门打开门,门外果真站着他的义妹舞夏。

“上条君说他来找你吃饭来着,带着茵蒂克丝,两人就在楼下呢。”舞夏说着就把视线移向楼下。

阿上?怎么这么突然……土御门拍了拍脑门,猛地望向正窝在被窝里熟睡的白发室友,应该是凌晨时一方通行冒充他和阿上组队时,阿上说的吧?真是的,果然是那家伙的性格,连传达一下讯息都不行。

唉……要不要告诉阿上今天凌晨的不是他本人呢?感觉挺有趣嘛喵。

土御门下楼后和上条当麻打了招呼,“阿上!怎么了?才赢了一局就来找我吃饭?你是不是嫌钱多啊喵?”

“土御门!呃,这只是我一时兴起啦……比起这个,我有东西要问你!”你室友在哪里!没有一起下来吗!今早和我组队的是他吗!

或许是他的眼神太过热情,土御门竟然嘻嘻笑了几下就这样告诉他了,“啊你说的是今早代替我和您组队的人吗?是我室友哦喵。”

竟然还真是……不过,土御门这样轻松地就告诉他了?窃喜的同时还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用担心,我说好只要这局赢了就介绍我室友给你认识,说到做到喵。”土御门哼哼笑着,他在房间用手机设置了几十个闹钟,每五分钟响一次,还把手机藏到一方通行不能第一时间关掉的地方,大概过不了多久一方通行就会被烦醒下来了吧。

“真的吗!话说今天我和他组队的时候,他竟然不发一语,是个怎么样的人呢?”上条当麻稍微好奇一下。

“嗯……傲娇吧。”舞夏在一旁冷不丁地插嘴。

“啊?”上条当麻和茵蒂克丝头脑当机了一秒。

土御门也在旁附和,“对对,虽然看起来有点凶,有时候也会说一些不好听的话,但是只要你对他好,他就会完全不知所措的类型。呀~要不是他的男的我都快喜欢上他了喵。”

“是……是吗,感觉是个不错的人啊。呐,茵蒂克丝。”

“嗯,同感!感觉是个可爱的人!”

“可……可爱啊……嘛从外表来看的确没错。”土御门和舞夏对视一眼,同时呵呵说道。

既然连土御门也醒了,那么上条当麻就先准备午餐,幸好今天准备多一些食材,加上土御门的室友,分量应该刚好。土御门说他的室友还在睡觉,闻到食物香味就会下来了,尤其是辣味炸鸡的。虽然不知道土御门是不是在诈他,不过也煮这道菜吧。

“呼!”上条当麻终于把最后一样菜放到餐桌上,舞夏也在一旁拉着一脸馋嘴样的茵蒂克丝。土御门看了眼时钟,笑着说道,“应该差不多时间了。”

乓——

开门声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连茵蒂克丝都停下来望向声音的来源,那是在楼上的房间。准确地说是土御门的房门。

“哥哥,你又做了什么事?”舞夏很淡定地问道,似乎对这种事见怪不怪。

“没什么,只是调了几十个闹钟而已喵。”土御门耸耸肩,语气自然地像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似的。

“哎?等等土御门……也没必要一定要吵醒你室友吧,昨晚他可是和我一样熬夜玩游戏了啊……”上条当麻突然涌出一股愧疚感。

“嗯?咿呀咿呀,那家伙熬夜三天都不是问题喵。”土御门朝他摆摆手。

“土御门——!”有点沙哑低沉的男性嗓音从楼上传来。哇,听起来超级生气。

上条当麻的视线转向楼梯口,那瞬间他觉得他看见了一位清秀的白发女孩,但是雄性的嗓音让他立刻认清眼前这位白发的人是男性。

真漂亮啊。头发看起来很柔软也很纯白,让他顿时产生想撸猫的冲动,脸蛋也是眉清目秀的,比一般人白皙了些,即使是眉头都皱在一起,也不失魅力,穿着长袖的灰白条纹T恤和黑色长裤,身形非常瘦,他有点怀疑室友君是不是营养不良。

“呀,醒了?正好阿上准备完了最后一样菜,一起来吃吧喵。”土御门推了推眼镜,一手指着餐桌上的饭菜,接着道,“连你的份也一起煮了。”

“哈——!?”一方通行管他这么多,这个混账室友调了几十个闹钟在那边响着,他下床找还找不到!被烦醒的他现在脾气很暴躁,以为煮了午餐给他他就会消气吗?他不把室友抓起来吊打他就不叫一方通行!

当土御门看到一方通行怒气冲冲地下楼,尤其是冲他走来的时候,他立刻不要脸地躲到上条当麻后面。

“哎!土御门!”因为土御门在他身后的关系,上条当麻刚抬头就看到充斥着怒火的血红色眼瞳正看向他……身后。

“躲到一个男人后面你还要不要脸!”一方通行啪的一声把手拍在餐桌上,接着怒吼,“你有病是不是!设置几十个闹钟就算了,还把闹钟藏起来?”

烦躁。十分烦躁。一方通行眯起眼看向被土御门拿来当盾牌的人,是个不认识的人,对方也没做什么事情,他不好对这个人发火。

一方通行属于那种还没睡够时被吵醒就会发火大闹一番的类型,简短来说就是起床气超重。平时在集团内小睡片刻都不会有人敢上前去叫醒他,就怕叫醒这个魔王自己遭殃。

被一方通行盯着的上条看似淡定,实际内心有点方。

被一个漂亮的人盯着看了!而且还是大神!随即上条反应过来是自己的友人对眼前的白发的人恶作剧了,不由得头疼,他自己都被恶作剧了几回了,明白眼前之人的心情。但是目前不是吵架的时候,上条只好当起和气佬,向眼前的人说道,“那个……室友君?要教训土御门不急,你看你也刚醒,肚子也饿了吧?要不我们先吃午餐?放心,吃饱后我会和你一起收拾土御门的。”

一方通行听到这个声音,就知道他是凌晨组队的【幻想杀手】,重新把视线放到这个少年身上,没什么看点,只是个很普通的高中生,就是散发出来的气息很舒服,声音也很清脆,眼神笔直地盯着他,整个人透露着干净的感觉。

或许把他放到恶劣环境里,他也会保持这种气息吧?一方通行如此想着。

“你谁?”一方通行稍微放松语气问上条。

“我是土御门的朋友,上条当麻,时常和他组队打游戏的。”上条当麻简单做了自我介绍。

“所以今早的是你吗?【幻想杀手】?”一方通行本来还有点良心想替土御门隐瞒的,但是他现在巴不得让他的队友知道这个混账今早临阵脱逃,是由他来操作的。他所处的游戏集团里,队友要是不遵守时间概念,会被一些玩家嫌弃的。

“啊,果然是你啊,我就觉得为什么土御门的操作突然变得那么厉害来着。”上条当麻挠了挠头,笑嘻嘻地说道。

“喂阿上,我平时的表现也不错啊喵。”土御门在上条身后弱弱地出声。

“嗯,我回来的时候刚好看到你要和这个混账组队,他人又没在,我一时兴起就替他玩了一局。”

“哈哈土御门这样也不是第一次了……话说回来,你操作得很厉害啊,要不找一天我们俩也组队试试?”

一方通行和上条当麻很默契地无视了土御门的发言,并把他晾在一边。

“当麻!我饿了!”一旁的茵蒂克丝忍无可忍地大喊。

上条当麻望向她和舞夏,真难为茵蒂克丝能忍住食欲等他们说完话,虽然现在忍不住插嘴了。

“啊……那就先吃饭吧?室友君……?”上条当麻犹豫地望向一方通行。

“可以,迟点再收拾那混账。”一方通行看到餐桌上的肉类,心里的怒火被熄灭了一大半,于是心平气和地坐在餐桌前等开饭。

“放心吧,到时候上条君会帮你的。”上条盛了一碗饭递给一方通行。

“别打残就行。”舞夏叹了口气说道,随即和茵蒂克丝也盛好饭坐下了。

“等……舞夏,我是你哥哥啊。”土御门慢慢把身子移到距离一方通行最远的位置坐下,就听到舞夏的发言,不由得哭丧着脸说道。

“可是几乎是每次都是哥哥作死啊。”舞夏一脸天真地笑道。

土御门:……

“对了,土御门说你喜欢辣味炸鸡,我也做了点,喜欢的话多吃点。”上条当麻坐在一方通行身边,说着就夹了一块炸鸡腿给一方通行。

“啧,我自己会夹……”话是这么说,一方通行在炸鸡腿放到碗里后就赶紧吃了一口。

味道还不错,那混账这次算是将功补过吧。

上条当麻则是看着一方通行把鸡腿放到口中后,内心想着土御门的话果然没错,不仅喜欢辣味炸鸡,在他夹鸡腿给他的时候虽然语气嫌弃,但是还是吃得津津有味,因为皮肤白皙,所以耳根上的红色反倒十分明显。

啊,他还没知道对方的名字呢。

“那个,室友君,你叫什么名字?”上条当麻出于好奇问道。

一方通行忙着吃的当儿抽空去瞄了他一眼,把食物吞下后说:“叫铃科就行。”

【GROUP】集团内的王牌不能向外透露有关自己的游戏号,尤其是像一方通行这样的王牌,透露出去后会有不同势力的集团来抢,这就不用说了。

而且一方通行本身也不记得本名,铃科这个姓氏还是他的监护人替他填写资料的时候突发奇想的。

“哎,哎……铃科前辈吗?”没能知道名字啊……上条当麻有点失落。

“……你耳朵聋了?我说叫铃科就可以了。”一方通行撇了上条一眼。他不喜欢因为游戏技巧高超就被人当做前辈看待,因为很麻烦。

“好。那……铃科,你不吃点蔬菜吗?”上条当麻倒不纠结称呼,倒是他看到一方通行拼命地夹肉来吃,根本对蔬菜没有兴趣,出于好心他提了个醒。

“不要,不喜欢。”

“啊?这样不行啦……来,我给你夹一个。”

土御门坐在最远处看着这两个认识了不到一小时的友人和室友,有种想要预购多几副墨镜的感觉。舞夏和茵蒂克丝吃得正香,应该是用不着。所以就他一个感觉被虐了又虐吗!

看到一方通行皱着眉怒视着碗里的蔬菜几秒,最后竟然闭眼吃下去了的时候,他感觉他的眼镜裂了。

“不用那么抗拒吧……”上条当麻被一方通行闭眼吃菜的模样萌到了。

“……难吃。”一方通行表情扭曲地说道。

——————————————————

土御门:你什么时候叫铃科了?

一方通行:木原树多帮我填写的资料上写的。

土御门:你那个变态监护人?

一方通行: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