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52 派对邀请函

尚痕≪拥暮之耀日≫  - 发布于2017-01-22 8:29:11pm

都市·爱情


第五十二章

话说,是这样的。自从早前在医院尝过第二次接(舌)吻滋味,日曜便一直缠着垂暮,偶尔在她嘴唇上亲一下,舌头伸进去捣乱一番,这样他也很满意。

倒是垂暮时而会被弄烦去,但毕竟是老公,她也不好拒绝,也就随他了。反正,接吻的滋味她也蛮喜欢的。但是,能否想象一下,每一天都被这么亲吻,嘴唇也是会被亲吻痛的!饶是垂暮如此脾气好的女人也忍受不了,不禁有点怀疑日曜是哪个色狼转世来的,专吻嘴唇的色狼!

这天,在煮食的垂暮再次受到了突袭:日曜一把从背后抱住了她,脸颊贴近她的。他的气息钻入她鼻息间,还没待她回过神来之际,日曜就已经扳过她的脸,双唇毫不犹豫地献上去,接下来就是他的舌,纠缠。

这样的对于一个女人来说都是抵挡不住的,垂暮自然也一样,又是还没经人事的一个女人,自然会比较敏感。结果是:因为吻了太久而导致在煎的蛋饼焦了、黑了。垂暮忍不住爆发了她的脾气,当然,当中并没有包含任何诅咒能力的成分,因为这只算是一个女人的赌气。“日曜,你够了!你再这样我就…不让你吃!”

垂暮想说的是不让日曜吃她煮的饭,但日曜似乎误会了她的意思。只见他很认真地沉思了一会儿,倏地抬头,很认真地道:“那我以后若不这么做,你是不是就每天让我吃啊?”

她正想点下头,却想到怎么这意思好像怪怪的?‘你,是不是,每天,让 . 我 . 吃?’……靠!她一下子就明白了,她说的是饭,日曜说的却不是,而是她本身,他俩根本就不再同一个频道!

然后垂暮泪了。人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垂暮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跟了日曜和上官志彦太久了,连脑袋原本纯纯的白色都被他们染成一片黄海,垂暮顿时想哭……

好吧,这基本上不是重点。

日曜因今日没什么工作要赶,所以他便干脆和垂暮一起留在家,而他的父母今日则出去嗨皮,二人世界去了,看来没到晚上是不会回来了。

正当日曜以为这一整天都可以吃到垂暮的豆腐,也有可能更进一步时,外头响起了熟悉的门铃声。垂暮当下就抛弃了在背后对她亲热的日曜,出去应门。

打开门,夫妻两人便发现是顾若彤,以及停车在外看似死活不肯下车的天轩逸。

“Hi~”顾若彤先打了个招呼,后径直看了看房屋内,“我可以进去吗?”

日曜一愣,“你好,…那,你的丈夫呢?”

顾若彤毫不在意地笑了笑,连看都没看天轩逸,直接道:“他想坐在车上吹风,我们就别管他了。”

你确定你俩不是在吵架吗?

垂暮点了点头,先是礼貌地也向对方打了个招呼,后把她招呼进屋,真不管停车在外的天轩逸。

日曜失笑地看着两个女人进了屋,自己便走向天轩逸的车,让他摇下车窗后对他道:“你和你老婆干什么了?”

“哼!(¬︿̫̿¬☆)”某大总裁看了他一眼之后没说话。

日曜再度失笑出声,“不介意我上车跟你一起谈话吧?”日曜的爸爸曾对他说过,内人的事,作为丈夫的还是别管那么多,给他们足够的自由空间,这样自己的夫人也会感觉到舒适,交友圈子也会逐渐变大,看来一点都不假。

天轩逸以刚刚的方式同样睨了他一眼,依然没说话,但却是默许了他上车,让他俩的夫人在里头作交流。

男人嘛,特别是做大事的,都不在乎过程,只在乎结果。

日曜上了车,天轩逸锁门,两人没说话的气氛顿时冷了下去。

与此同时,屋内的状况是这样的:垂暮热情地招呼顾若彤进来屋里,冲了一壶水果茶,随后两个女人也对还在屋外的两大男人不管不顾地自顾自谈起话来。

垂暮先开口:“顾…若彤,今天你怎么来了?”

顾若彤笑了笑,先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后从精致的包内拿出了两张邀请函,将其中一份交给了垂暮,“轩逸他公司的搭档今日举办了一个派对,我让轩逸跟他拿了两份,一份给你们,我们好一起去参加。”

垂暮懊恼地皱起了眉,这样的派对基本上是很少人邀请她的,所以她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好看的礼服,若是急匆匆去买的话,…应该赶不及,毕竟根据女人的天性,买了礼服后,还要买鞋,又要买包配,回来还要冲凉化妆…嗯,赶不及的,绝对赶不及。

顾若彤看她那懊恼的样子,也大致上知道了她在烦恼些什么,便直说道:“礼服化妆什么的你大可放心,轩逸已经帮我定好了地方,你若想去的话也就只是加多一个位置而已,简单。”

垂暮愣愣地点点头,看了一眼手中的邀请函,“我问了日曜再给你知道吧,信息你?”

顾若彤脸上的笑容一秒垮了,“你们夫妻俩怎么结了婚那么久还那么迁就对方啊?”

垂暮想了想,自己和日曜结婚至今应该只有一个星期外加几天而已吧?何来的长啊?况且,即使是认识了很久的人,礼貌什么的依然是要保持的,若是摆出了自己的丑态,对方或许会很介意,并且不喜她这么做。说是迁就,也并没有什么不对,反正网上也不是有很多类似‘夫妻之间是要互相迎合才能永久地走下去’的照片吗?

可,没等垂暮回半个字,顾若彤便又自顾自地说下去:“你这样可不行啊,女人不坏男人不爱啊!你尝试坏一点,才能把一个男人吃得死死的,明白不?”

垂暮一愣一愣地点着头,‘女人不坏男人不爱’?这句话怎么感觉好像不对啊?

“那你不用给我信息了,我就直接当你们会去啊!”顾若彤喝完手中茶杯的最后一口茶,直接就站起身来,拿出电话‘嗒嗒’地,不知在打些什么,但不用垂暮问,她的手速很快,不出一会儿便打完了,点击发送,下一秒垂暮的手机便响了。

看来刚刚那则信息是发给自己的。

“刚刚发给你那个是礼服化妆店的地址,记得在5点的时候过来啊,宴会7点半就开始了,5点化妆换礼服,7点过去赶得及的。”顾若彤说着,倏地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有些差,但她还是看着垂暮说了:“若曦啊,这个邀请函似乎也有发给我家人那里的,你今晚若碰着了他们…也别那么介意好吗?”

垂暮一愣,‘顾若曦’这个名字似乎是在顾若彤对她说起家人亲戚的事时才会叫的名字,今晚的派对,顾家的一些人也会过去。

垂暮本身就对那家人不是很熟,虽然是把自己抛弃了的,但垂暮心中对他们仍然是没什么感觉,扬起了笑,朝顾若彤道:“好的,我应该不会有太多介意的。”

顾若彤放下心来,也对她点了点头,看向她的目光顿时带有些歉意,“对不起啊,若曦,若不是他们,你……”小时候也不会受到那么多苦,你现在应该会是其中一个幸福的顾家公主。

垂暮却只是平淡地笑了笑,“若彤,我叫垂暮,不叫若曦。”

顾若彤自嘲,似对自己,又似对自己家人以前的那些行为,最后什么也没说,在垂暮的道别下走了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