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卷一之三十一、三十二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0-06 7:47:33pm

奇幻·玄幻


1-31

「使用者契約,內容包含不得任意支使器靈做出違反法則的事情、器靈有義務在持有者使用神術時給予協助、持有者不得隨意洩漏器靈存在、器靈有義務在面對其他神使時最大限度保護持有者,除非持有者違反法則……反正大概就是這一類的事情,對你沒好處也沒壞處,只是把我們之間的關係弄清楚點,以免到時後事情變的難以處理。」劍對於厄臨的反應非常讚賞,對任何契約都該抱有警惕心,這很重要,他凌空變出一紙契約。

“這個語言太古老了,我看不懂。”厄臨皺眉,這種跟神明有關的事情,好像必然會十分古老而且難解,充滿著秘密,令人不安,換句話說就是:麻煩。

「對吼!」人影一拍腦門,然後從肩膀的位置扯下一塊灰色的事物:「這給你,免費。」

厄臨愣了一下,古‧拉爾吶吶的問:「這是靈魂碎片?」其實他更想說的是,你就這樣把自己靈魂扯下來?

「廢話!」劍靈不滿的回答:「這次的持有者和跟隨者怎麼都有點呆呆的?這樣可不好啊!」劍靈搖頭晃腦批評了一番,然後看著厄臨,伸手把自己的「肩膀」遞過去:「不用擔心,我的靈魂結實的很,這個只是我沒事做著好玩的第二靈魂,隨便拆隨便用都沒事的。」

對於這個這麼奢侈的劍靈,厄臨不知道該怎麼說,只好默默的接過了那塊靈魂碎片,開始解讀,靈魂是最誠實的,除非劍靈本身對於某個東西的認知錯誤,否則靈魂碎塊上就會完整地呈現他的知識,雖然僅限於他想讓人知道的部分。

然後,他把劍靈給出的合約上仔細的看清楚,確定沒有任何問題之後,厄臨這才在上面簽上自己的大名:厄臨。

「奇怪了,現在的下界已經不流行使用姓氏了嗎?怎麼沒有姓氏?」劍靈看了一下,困惑的發問,但確認過那上面確實可以執行,契約力量已經開始約束雙方後,劍靈也就不再多說些什麼,看著厄臨打個呵欠:「那我去睡覺了,對了!你們是今晚要拆夥嗎?」

“恩。”厄臨淡淡的點頭,古‧拉爾面無表情的看著劍靈:「如果可以的話,以後就麻煩閣下了。」

「再說吧!我這個人不喜歡工作,最好一輩子都別叫我出來工作,該走的還是快點走,省的麻煩,我就不送了,晚安。」劍靈漸漸在空中散去,只留下變的異常沉默的兩人。

沉默了許久,古‧拉爾走到了窗戶旁邊,看著隔壁燈還亮著的小樓:「厄臨,我說你看一把劍的眼神,都比看你家人好太多了,以後沒有我在,你看誰陪你,我看劍靈閣下應該是沒那個閒情逸致的,你要不要找個人陪你啊?」

“昨天拜託你送去給小炎的竹蜻蜓,你送過去了嗎?”厄臨避而不答,把窗子關上遮去視線,雖然對古‧拉爾而言完全不影響。

1-32

「送過去了送過去了,這輩子我就只看過你對你弟弟好,可他是王儲耶!你們以後會怎樣只怕沒有什麼好下場吧!不要把希望寄託在有這樣的關係的人上面,去找個正正常常的人一起生活吧!找個正常點的人陪你吧!」古‧拉爾苦笑。

“沒有必要,現在這樣很好。”厄臨堅持,雖然他總覺得古‧拉爾那句話怪怪的。

「好好好,反正總有一天你會寂寞的,到時候你就自己想辦法吧!反正你的主意多,下決定又快又準,一點都不讓人擔心。」只是對於自己的事情察覺得太慢、太慢了。

"如果發生了我自己會處理。"雖然厄臨打從心底認為這不可能發生,不過古‧拉爾提出的忠告他都會謹記在心,這是這些年來得到的經驗教訓。

透過牆看了看月色,古‧拉爾笑著說:「時候到了吧。」

“那走吧!”厄臨一拍桌子,緩緩推開窗戶,讓外面冰涼的空氣隨風進入這個小小的房間,詭異而朦朧的月光也照了進來。

「恩。」古‧拉爾有點失望,厄臨竟然這麼迅速的動作,一點也沒有捨不得他的樣子,好歹他們也一起生活了五、六年,竟然毫不猶豫的這樣做,一點挽留的意思也沒有,這狠心的小鬼。

“立約人:厄臨、古‧拉爾,於此宣佈,契約達成。”兩人站在月光之中,黑色的煙從兩人身上冒出,最後凝聚成羊皮紙的形狀,上面的點點星光寫著他們之間的契約,背後則是一個複雜的契約圖騰,兩頭還有著黑色的線,連結著厄臨的心口以及古‧拉爾的手指。

“我們,立下了屬於生者與亡者的約定,生者,繼承亡者的稱號與傳承,亡者,留下了生前的紀錄之魂交與生者,離開此界。”

“今日,吾—古‧拉爾承認,生者厄臨達成契約,契約完成。”

“今日,吾—厄臨接受亡者之餽贈,契約完成。”

“終於……結束了,與上萬年的等待相比,這幾年的時光,竟是如此的漫長,與那等待的日子一樣長久,最終,還是要結束了。”古‧拉爾看著厄臨,緩緩的說著。”這就是你說的,因為精彩所以感覺的到時間的流逝嗎?”

“……”厄臨看著古‧拉爾漸漸消失的靈體,看著自己心口那條漸漸碎裂的黑線,低著頭沒有說話。

他專心的看著契約黑線緩慢崩解,認真地記住每一個瞬間。

“厄臨,我最後的弟子,從今天起,你在白日之下,就是灰俠了呢。”古‧拉爾看著厄臨,而他自始至終都沒抬起頭。

“只是個名字,真不知道你為什麼這麼堅持,還浪費了最後契約。”厄臨撇撇嘴,抬起頭來臉上毫無表情。”要走不走的,你不是說心願一了契約一結束,幽靈就離開這個世界了嗎?”

“唉呀!利用完就要我走了呢,真沒良心,也不同情我孤家寡人的,陪了你這麼幾年。”古‧拉爾輕鬆了笑著。”我擔心你啊!我擔心你守不守的住我的稱號,一想到這個我就十分擔心,怎麼走的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