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一:傳說開始 - 6-1 怪異的村子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1-18 6:46:02pm

奇幻·玄幻


這是一間很簡陋的房子。

這麼說或許很失禮,但除了簡陋兩字,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眼前這幅光景。

房子呈四方形,只有七步之寬,正中央擺放一張看似用木板隨意疊放、湊合著用的桌子,兩個有白蟻蛀蝕痕跡的木桶放在桌子兩側,不用說一定是當成椅子來使用吧。牆和門扉同樣也是木板打造,完全防不住風從縫隙中呼呼吹入。天花板掛著一盞搖搖欲墜的暗黃油燈,裡頭的微弱火焰正燃燒自己的生命努力照亮房子各角落。

房子最裡邊有兩張並排在一起的木板床,神武正躺在靠外的那張上。無論看多少遍,那張扭曲的表情都在說明神武正遭受苦痛,額上佈滿大小不一的汗珠。

要是我早點趕到,也許神武就不會……

我搖搖頭,將已發生的事實甩走,再怎麼懊悔,時間也不會回到過去。

對,沒人可以回到過去改變什麼。

話說回來,神武十分鐘前還處於生命危險邊緣,臉上毫無生氣,就連肌膚都是冰冷的。可以像現在這樣閉著眼睛流露痛苦的表情,都多虧我身旁這位仙女。

不,我沒誇張。我再次將視線從面癱的神武……不,我是說,昏迷的神武臉上移走,停在此刻正溫柔幫神武擦拭額上汗珠的白衣少女。

她完美的漂亮臉蛋,讓人不禁相信,如果世上真有仙女的存在,那絕對就是這個樣子。

連茉莉都輸得好遠。

她不時以額頭貼上神武的額頭,她說這樣可以更準確地試探溫度。

我問難道用手掌沒辦法探熱嗎?結果她斬鐵截釘回答手掌容易受到外界因素而發熱,並不准確。

而我不死心再問:『難道沒有探熱的魔法?』

仙女像是被我道醒了什麼,臉頰迅速漲紅,結巴答道:『好、好像有……抱、抱歉,我第一次看見這麼好看的男生,心跳不知為何總是跳得很快,學到的魔法都快忘光了……』

她的臉,更紅了。

神武啊神武,你連在睡夢中都不停止發放魅力,我的戀愛看來是無望了。

『那個……啟人先生,你這樣盯著我,是我臉上有什麼嗎?果然我的臉又紅了嗎?不是這樣的,只是因為房子有點熱,加上燈光昏暗所以才看起來紅而已,別誤會,真的真的。』

仙女嬌羞地別開視線,甜美的聲音環繞在耳邊一直無限重播,頓時有種融化的感覺。不過我好像過度沉浸在這美好的時光,結果似乎沒意識到她在說什麼。

仙女見我沒有回答,輕柔地站起,走到某個像是櫃子的家具前——因為太破爛,我不確定那還能不能稱為櫃子——翻找了一會兒,然後頭低低地走回來,說:

『那個……啟人先生……』

從沒想過自己的名字原來可以被叫得那麼好聽。

『可以麻煩你到藥店買一種草藥嗎?我剛才忘了把這加進清單給妹妹了。』

妹妹?如此傾城傾國的美貌竟然還有一人?

我連忙站起身,語氣中無法自控地激昂了起來:『就算要我把整間藥店都買下來,我也義不容辭。』

仙女慌張地左右搖晃雙手,『倒、倒不用整間買下來,只要買一種名為【紅田烏】的草藥就行了。外表是朱紅葉子和朱紅色的莖,可以舒筋活血……唉,現在這情況,只要說出草藥名也不會買錯……真不知道是好是壞……』

她臉上第一次浮現愁容,我擔憂……不,更多的是好奇,於是問道:『發生什麼事了嗎?』

『說來話長,待神武先生醒了後我再一次說明吧。對了,啟人先生。』

『嗯?』

『那個……別對村民或店員做奇怪的事。』

奇怪的事?什麼意思?難道我看起來像會騷擾別人的那種人嗎?

總覺得心情好像更低落了……

۞۞۞

『請問,藥店該怎麼去?』我向一個身穿碎花布衣、頭綁汗巾的路過大嬸問道。

冷漠的眼神。

大嬸看我的眼神像是……像是在看一種渣滓,毫無生氣,充滿鄙視。我不禁嚇了一跳,以為自己說錯了什麼。可大嬸在下一秒卻用很爽朗的語氣回答:『對啊,今天天氣真好。』

……牛頭不對馬嘴。

我錯愕,『對、對啊,天氣是還蠻好的。不過大嬸,我問的是藥店怎麼去耶。』

『對啊,今天天氣真好。』

『我……問的是……藥店?』

『對啊,今天天氣真好。』

這大嬸很強,溝通不了,果斷放棄。

在心裡這麼對自己說後,我禮貌點頭道謝,往前走了一段路,看見一個正在自家後院劈柴的大叔。我站在矮籬笆外,『大叔,請問藥店怎麼去?』

『我劈柴的技術可是一流的啊!』大叔用力揮下斧頭,木柴輕易地分裂。

『看得出來大叔你的劈柴技術一流,可我問的是藥店怎麼去。』

大叔從身旁疊成一堆的乾柴木頭上,挑了最上面的那塊,再次邊劈邊說:

『我劈柴的技術可是一流的啊!』

這次木柴沒有一分為二,斧頭卡在中間。

『大叔,我知道您是一流的了,請問藥店怎麼去呢?』連敬語都用上了,拜託回答我啊。

『我劈柴的技術可是一流的啊!』

……

轉身離開,有話說不出來。

大叔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無力糾纏,我就不信找不到人問路!

『請問藥店怎麼去?』

『呵呵,我老公今晚終於滾回來吃飯了。』

『請問藥店怎麼去?』

『最帥的美男子舍我其誰!』

『請問藥店……』

『我是要成為烏賊王的男人!』

『請問藥……』

『愛情總是擦身而過,建立一次又一次錯過的基礎上,而你錯過的,是我。』

『請問……』

『精靈和獸人是真實存在的!』

『…………』

『一千個傷心的理由。』

原來如此。孕育出仙女的地方就是不一樣,村子每個人都是瘋子,不管我問什麼,他們的回答就只有一句重複的對白。

我垂下肩膀無力又找不到目的地逛著,無意間看見一家牌匾上寫著武具店的店鋪,看來終於走到商店街了。每間店鋪門前的走道幾乎都有各式各樣的地攤小販,大家都在叫賣自己的商品。

我偏不信邪,就是要再找個人問問!

這次要謹慎選人,選個看起來可以正常回答我問題的人……有了。

視線落在一個蓄著八字須的大叔身上,身材偏瘦,皮膚黝黑,紅色毛毯上放著奇形異狀的石頭。因為他對我說的一句話,讓我選上了他。

『少年,你啊,就是你,買不買天外之石?』

我試探性拒絕:『不必了。』

『不要這樣嘛,買一顆啊,會有好事發生喔。』

轉對白了!我迫不及待將心中疑慮拋出。

『大叔,為什麼其他人都只會重複同一句話啊?』

『……』

大叔沉靜了一會,眼神就和大嬸一樣,毫無生氣,接著說:『少年,你啊,就是你,買不買天外之石?』

『唉,不必了。』我失望地離開。

走著走著,不知不覺就站在藥店門前了。

店裡傳來很重的草藥味,一名身穿黃衣長袍、一臉猥瑣的男人坐在前台後方,目不轉睛看著我。

那無法稱為客氣的眼神,直讓我不舒服。當我踩進店裡的那一刻,黃衣男立即換上一副我是尊貴客戶的笑臉前來迎接,並很有朝氣地說道:『歡迎光臨,想買什麼嗎?』

我忍住往後退的衝動,逼自己禮貌看著黃衣男那令人心寒的冷漠眼神,『請問有紅田烏嗎?』

『有喔。』他走到身後一個有數不清的抽屜的大櫃子前,動作僵硬地——說不上是什麼違和感,但看起來動作似乎很像被人操控著——拿出一棵朱紅色的草藥,包裝好後交給我。

『一枚銀幣。』說完,右手直挺挺地伸過來,毫不避諱那副要錢的樣子。

我臨走前再回頭看一眼,黃衣男又回到先前的前台後方,目不轉睛看著店門口,位置分毫不差。

……真是有夠怪異。

۞۞۞

『允希,我回來了。』

輕輕推開木門,老舊的木頭發出長長的『伊~~呀~~』聲響。狹小的房內只剩下躺在床上的神武,我將紅田烏放在桌上然後走到床旁,發現神武額上多了一條白色濕布。

『趕快醒來啊……』

看著神武偶爾抽搐而露出痛苦的表情,我的心有說不出的疼。

屋裡昏暗的燈光讓人倍感疲倦……話說今天一整天都在戰鬥,身體早已累得不成人樣。眼皮越漸沉重,睡蟲如海嘯般襲來。

我受不了了……

敗給強大的倦意,我在神武身邊陷入了睡眠。

۞۞۞

刺眼的陽光穿透窗戶斜照在我的臉頰。我瞇著眼睛伸了懶腰,這才發現已經天亮了。

一股香氣冷不防地鑽入鼻孔。我用力吸進這讓人垂涎三尺的香味,從而辯出是燒烤肉味和炒飯鍋香味。肚子應景地咕嚕咕嚕叫,彷彿在上演一場激昂的音樂會。

『嗯……』

神武似乎也被香氣吸引,緊鎖的眉頭鬆開,終於睜開眼睛。他扶著額吃力地想要坐起來,我扶了他一把。

『這是哪……』

不等他說完,我緊緊地抱著他。他先是錯愕了一下,接著像是要推開我,無奈剛從昏迷中醒來,根本沒辦法推動我半毫,於是就任由我抱。

半響,我鬆開雙手的力道,看著他,嘴角不自覺地微微上揚。

『抱歉,讓你擔心了。』

『你沒事就好。』

他努力地牽起微笑,接著說道:『這是哪裡?』

我湊前,在他耳邊低語,以免接下來的失禮話語讓仙女聽見。

『別看房子那麼破爛,裡頭可住著個仙女呢。』

神武露出狐疑的目光,彷彿我才是那個剛從昏迷中醒來、腦袋不正常的人。

這時,木門砰的一聲被粗暴踹開,一隻腳懸在半空像是為了證明剛才那腳就是她踹的。

『喂喂,你們兩個是要睡到什麼時候?趕快出來吃早餐!』

我不可置信看著站在門口的女孩,那是身穿黑袍的允希,可是態度怎麼……

『快出來,我很餓了!』

說完,門又砰的一聲粗暴關上。

我和神武面面相覷,後者率先開口道:『她確實是個漂亮的女孩,但這樣的性格你把她形容為仙女也太……』

『昨天救你時她不是這個樣子的,是個非常溫柔、氣質非凡、舉止優雅的仙女,不懂為什麼今天會變成這樣……』

多想無益,決定先把神武扶下床,然後兩人像只小狗循著香味方向走。

來到屋外,一碟疊成小山的烤肉片和一大盤炒飯放在鋪在草地上的紅白方塊的布巾上,野餐味十足,但圍在美食旁的人卻有兩個。

她們擺放好四人份的餐具,同時回頭看向我們。

我瞪大眼睛,驚呼道:『兩、兩個允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