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27:画面不堪入目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19-02-17 11:34:22am

奇幻·玄幻


就在秦邡唯打算离开时,警局一角,桌上的手机屏幕闪着幽幽的光,方才秦邡唯收到的视频来回播放着,视频从开始到结束从来不缺曾亦儿圆润的脸蛋。

墨卿云,十指交叉撑着下颚,目光闪烁地盯着桌上的手机屏幕,神情抓摸不定,直到视频不再重播才锁上屏幕,换上关切表情,走回秦秀那处。

“啊姨,妹妹那里可有什么消息了?”

秦秀无力摇头,手上包装尽退的三文治只咬掉了一小口,目光依旧焦虑。

曾亦儿那头已失联将近十八个小时。

这十八个小时期间,她如被囚禁一样,彻底与外界隔绝,甚至滴水未进,饿了老半天。

滑坐在门前的曾亦儿猛然惊醒,背梁一直,抓起松脱滑落的手机于半空中左右探测,动作甚大。

她梦见自己的手机接上了外界的电话。

看清屏幕上显示无讯号后,曾亦儿脸上变颜变色,将手机重重摔在地上,摔得机身四分五裂也丝毫不减她心中的怒火。

“没用的东西!”

吕警官走后,曾亦儿才想起今早把手机从包里给拿了出来没放回去,侥幸逃过被警方收去的下场,岂料到头来还是白费心机。

原本她还指望可以打电话给她妈求救,没想到这破口供室竟然收不到任何讯号。

“都怪那贱人,要不是她,我根本不需要在这里遭受这些罪!”

万恶的根源皆因墨卿云,曾亦儿恨得牙痒痒,暗暗起誓若她能安然走出这里,必要让墨卿云前途尽毁方可泻心头之恨。

带着这样的想法,她气不打一处来,看什么都莫名碍眼,想要一砸而快,可眼下口供室里的东西不多,她咬牙拿起椅子往老半天前曾被开启的那扇门摔去。

凳子才刚离手,紧闭的门此时被人从外头转动推开了。

进来的是秦邡唯,只见他眼皮子也不抬,完美侧身避过凳子杀,落空的凳子砸在半开的门口发出闷响。

不清楚究竟用料太好还是曾亦儿已经饿得乏力,凳子落下的那刻她察觉口供室连一丝该有的震动也没有,唯独着地的凳子变得有些歪斜。

以口供室牢固的程度应该称得上是变相软禁了吧。

不过,这可为秦邡唯省下把门带上的力气,门应声而关。

秦邡唯推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虽脸上挂着笑容,眼神却透出丝丝寒意,让人猜不出他想法。

曾亦儿不急着发问,警惕着秦邡唯边背贴着墙小幅度往门口挪去。

秦邡唯自然知道曾亦儿脑子里打什么主意,他不屑在乎,不疾不慢走到镜子前把后背交个曾亦儿,踮起脚尖把镜前的帘子拉下。

都说人遇到绝境就会发挥超出常日的能耐,曾亦儿趁着空隙,眨眼间便跑到了门前。

却不想那扇门是进出都需要动用到磁卡的,合上的瞬间就会自动上锁。

“这门你是打不开的,劝你还是尽早放弃无谓的挣扎。”

秦邡唯的声音骤然在身后响起,曾亦儿像受惊的猫儿竖起浑身的毛发转身问道“你是谁??吕警官呢?快放我出去!”

秦邡唯嗤之以鼻,似乎在嘲笑她的天真,绕过桌子走到室中央按下手上的遥控器,道“你不必知道我是谁。若我会放你出去,又何必站在这里。”

曾亦儿气闷,音量也随之提高“我已经告诉你们我没有杀人,也不可能杀人!”却只换来秦邡唯的一句幽幽的话。

“我没说你杀人,我只要你承认杀了人。”

曾亦儿顿时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是员警吗?

怎么可以这样,她根本什么都没做过。

甚至连包上的“娴”字指的是谁也不知道。

说话间,口供室天花板缓缓打开,一个投影器自那处悄无声息地降于头顶上。

这间口供室的不同之处便是偶尔会被他用作临时会议室,所以才会有投影器。

曾亦儿不觉,斩钉截齿回应道“我相信清者自清,不管你们怎么污蔑我,没做过的事,你休想让我承认。”

她是谁啊,曾亦儿呢,任谁去她住处附近随便提起她的名字,附近的人都会告诉他曾亦儿可是平日不吃半点亏的人,更何况要她承认一个莫须有的罪名。

秦邡唯笑而不答,视线落在了方才拉下的帘子。

曾亦儿发现有异顺着实现望去,就见投影器已经启动,把画面都投射到了帘子上。

一开始的画面还是比较摇晃模糊,相较之下后来的就开始稳定清晰,看得出是一家酒吧,舞池中摇摆着的身影也不少。

画面中,最为显眼的莫过于舞池里一个天蓝色连衣裙的女子。她虽身材丰满,前凸后翘的曲线还是有的。她在人群中疯狂起舞着,不时还水蛇般摇摆着腰肢往身旁男人蹭去,一副极度饥渴的风骚样,似恨不得就地把身旁的男人给吃干抹净。

盯着帘子上不停切换的画面,曾亦儿皱眉不语,觉得那场景似曾相似。

很快地,画面上天蓝连衣裙子的女子被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给牵起了手,挤开人群出了后门。

画面有些不稳,被消音处理过,却胜在清晰度够高。

镜头一路在身后尾跟拍,一直出了酒吧的后门,画面就被切换至居高往下拍的角度。

偷拍的人应该是怕被发现而跑到了天台。

后巷里的灯光昏暗,但总比酒吧里光亮许多,此刻天蓝连衣裙子的女子裙子已被掀至大腿根,一只腿盘上了男人的腰部,而男人亦一脸陶醉地摆动着,所做之事不言而喻。

直到画面被拉近,曾亦儿如遭雷击迟迟无法吐出半句话语。

接下来的画面更加不堪入目,秦邡唯没有把画面关上的意思,拿出一份文件扔在桌上,幽幽道“现在,你还会坚持自己的原则吗?在这文件上签字,回去和家人快乐地团聚或者不签,我将这视频广传天下,闹得人尽皆知。曾小姐是个聪明人,我相信你知道该怎么抉择。”

“不,我是不会做出抉择的.....这是假的,对,是合成的。”曾亦儿脸色苍白,喃喃自语,尽管嘴上否认,心里已经惶恐不已。

画面里的人是她对着镜子看了十九年的人,那男人的身份还有他俩之间的事是一辈子都抹不掉的事实。

她不记得当天有被人跟拍的迹象,难不成当时他俩过于沉沦在欢愉之中才会浑然不觉?

不行,这事要是浮出水面,她一定会被打死的,这么一来岂不是仇人未死,她先死?

于是曾亦儿拳头一握,故作轻松道“呵,这视频一看就知道是合成的,怎么可能是我。”

“从来只有人在乎茶余饭后的新闻多具爆炸性,没人会想去了解新闻背后的真伪。先不论真伪,只要这视频一传十,十传百,就算是假的也会变成别人口中的真相。”

若一个被消音的视频引不起什么轰动,那他就把声音还原。

秦邡唯毕竟是身处社会多年的老狐狸,曾亦儿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坚决一下又被毫不留情地打击。她站在门前,踌躇着,身体却比脑子更诚实地迈开了脚步。

秦邡唯见胜利在握,不禁撇嘴笑了笑。

不过就是一个涉世未深的黄毛丫头,对付起来毫无难度。

曾亦儿一步步迈进桌子,接过了秦邡唯递来的笔,落笔之时难免犹豫。

“别犹豫了,签了就可以回家,离开这口供室。” 秦邡唯催促。

“秦长官!”

就在曾亦儿再次提起笔时,一把极其沉稳的声音倏地自门口响起,打断了进度,所来之来是吕警官。

吕警官一身的衣服歪斜,头发略显凌乱,气喘吁吁一看就是一路奔跑过来的样子。

他笑颜逐开,高举着手上的文件夹“鉴证部的同事,让我,让我把检验报告过来。曾亦儿已经证实不是涉案,嫌犯。”

说完,他理不得秦邡唯脸上的表情变化,领着曾亦儿风一般地走了。

只留下震惊成雕像的秦邡唯和检验报告。

千算万算,不如天算。谁也没料想到鉴证部的报告提前出炉了。

这当中必然少不了吕警官的一臂之力。

秦邡唯瞋目竖眉,将报告死死捏在手中,一双拳头紧握得几乎连血管都快爆开,他将脖子上的领带拉低,接着双手重重敲在桌上,拉长了尾音怒喊道“吕一——!”

吕一带着曾亦儿出了口供室,将她归还给秦秀“现在她可以走了,快带她离开吧。”

秦秀见曾亦儿除了嘴唇有些干裂,其他的地方一概无恙,丢失的三魂七魄归位,先合起双手感谢天地,随即激动地将自家闺女揽入怀里“亦儿啊,你可把妈妈给吓坏了!走,赶紧的,妈妈这就带你回家。”

三人就这样一人扯着一人,另一人紧随后头地出了警局。

“啪——”

曾亦儿突然甩开亲妈的手,转身就脆生生赏了墨卿云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