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初星·夜长「懵」多 - 二

木子心乙≪肆年初夏≫  - 发布于2019-02-17 5:20:53pm

都市·爱情


——逃走的话,我又能逃多远呢?

在女生宿舍,刚刚梳洗完毕的诗琪,贴着面膜,躺在床上,看着努力转着的风扇。

最近她敷面膜的次数是挺频繁的,差不多每隔两天就会敷一次。

『你们的脸就是命!谁敢再演出前让自己的脸上长颗青春痘我立马把他换下来!』老师说过,在第一次的正式练习那晚。

诗琪对自己的皮肤是很有自信的,只是将近一个星期的迟睡早起和繁忙起来时没有注重到的饮食平衡,不知道已经暗地里给皮肤地下攻击了多少。与其让看不见的伤害慢慢侵蚀,还是乖乖敷面膜给皮肤滋润滋润好。

天花板上的风扇循循转着,床前的指着12时23分的时钟滴答滴答地走着。

没有月光的夜晚,能透过窗口照射进来的,只有来自于对面宿舍栋走廊的弱光,几乎都给窗帘布给挡下了。

才躺下来敷面膜,沉默不到两分钟的诗琪,嘴里又开始小声道道地念起台词了。

口里的台词念着念着,拼命地把藏在脑中那一句句台词,和老师对她的所有演出评论过的点点滴滴给挖出来,复习一轮,打算从细节上重新调整。

只是,混杂在其中的睡意开始发挥,一点一点的夺走诗琪的意识……

『其实你们两个人表现都很好——』依稀之中,导演老师说过的话语再一次响起,睡意瞬间一拍而散。

那是导演老师的给两位女主候补给予评论的画面。

一位是诗琪本人,另一位是大学一年的红人校花,晓雪。

『——诗琪的形象特别符合我心里女主的样貌,而晓雪有着天生过人的融入感,无论是什么角色都可以发挥得淋漓精致。老师不想牺牲任何角色,希望能将整个故事能够完美地呈现出来。』老师拿不定主意,把心里的顾虑告诉她们。

那个时候,晓雪听到的是老师对学员们的用心良苦,反倒诗琪听见的是额外刺耳的一言一词。

简单来说,角色剩两个,一个女主,一个配角。

晓雪能饰演任何角色,拿到女主更是如鱼得水;诗琪只能饰演女主,而且靠的只是颜值。

第一配置:诗琪女主晓雪配角,那便是最平衡、每个人都能参演的情况。

第二配置:晓雪女主诗琪配角,那是必需牺牲一角来营造的女主光环。

当然,如果每个演员都能达到老师心中的最低水准,那么第一配置便是最佳选择。但对此,老师迟疑了。

老师的顾虑与及两个配置的出现,那如此显而易见的主因,诗琪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连饰演配角都被当成「牺牲一角」… 我的实力距离最低标准到底有多远啊……

诗琪如今还能留在演员组,只因为自己长得很像女主,而已!

和靠真材实料的天生演员晓雪完全没得比。

如果时间推移,离演出的时间已经不多的时候,女主谁会当演谁不会,答案可是明摆着的。

『老师在近期内必需在实际和心愿之间做出抉择,所以到那之前,你们两人都必须同时饰演女主角,直到老师心中的最佳人选出来为止。』

这是回忆里的最后一句话。诗琪明白话中的寓意:这是老师能给的最后一次机会。

短时间内加强演技,除了加紧练习就只有熬夜练习。

压力让她感到身心疲惫,喘不过气,毕竟她从小到大都不曾为某件事情努力过。

但她不想就因此放弃。

「放弃的话就失去意义了,来到这里……」

然而,只有她一个人想多练习是没用的,与搭档的配合也是极其重要。

男主的候选人,正是微微一笑可倾城的刘翔,也是她不太想去面对的前男友。他的时间排的可满了,每次的练习除了得跟晓雪与诗琪对戏,刘翔也需要时间练练他非常不拿手的舞蹈部分。

是他往舞蹈的努力,害得诗琪不够时间与他对戏吗?

导致自己练习不足的主因,多半是因为自己在逃避吧,避开与刘翔单独的画面。

——逃走的话,我又能逃多远呢?

诗琪望着风扇循循转动,一直想逃离中心,却只能绕着其转动的扇叶,自己似乎能理解那个感受。

够了。

多想无用。

决心起身。

随手拿了桌上的房门钥匙和翻得皱巴巴草写满满的剧本,诗琪走出房门,直直走到走廊尽头的洋灰护栏边。

那里的荧光灯虽然早已损坏,与二楼同高的街灯可以提供足够的光源。

也正是因为坏掉的荧光灯,很少人会接近那里,是诗琪练习的秘密基地。

没有月光的虫鸣之夜,女子宿舍的墙面上,

街灯的暖白光照映出的长长人影,

随着女子的道道台词而舞动着。

——自己的价值,只能自己去证明!我才不是只会受照顾的大小姐!

诗琪在默默地在心里刻下深深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