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三 - 17、18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1-18 9:30:31pm

奇幻·玄幻


3-17

被早晨的陽光吵醒,厄臨還有些茫然,想坐起來卻全身酸痛無力,這才發現自己躺在一床溫暖柔軟的棉被上,不遠處落地窗傾瀉陽光,暖暖的灑在身上,這裡是哪裡?為了讓幽靈們住的舒服,厄臨的夜宮中是絕對不會有這麼明亮的地方的,這裡絕對不是夜宮,這是哪?

厄臨掙扎的爬起來,才發現這張床真是大,相對於厄臨的小孩子身高來說是個很大的負擔,感覺到自己全身筋骨酸痛,兩眼昏花,頭暈想嘔吐,這樣的情況之下也不用想下床了,甚至連現在是什麼情況也沒力氣去想。

無力的倒回床上,厄臨反射性的閉上嘴,畢竟裝啞巴裝了這麼久,這已經有些寫入習慣之中了,閉上眼睛忍受著那頭暈的感覺,還有隨之湧上的倦意,厄臨免強張著眼睛看著這房間,很大、很寬敞,佈置精美而不奢華,最重要的是,這裡很白,雖然沒有白到刺眼,但幾乎所有東西都是白色或者是淺暖色系。

頭暈的感覺稍微退去後,厄臨不敢直接爬起來,全身無力的倒在軟綿綿的棉被之中,開始思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當一開始回想,那刺骨心痛的疼又開始蔓延,眼淚又不知不覺的留下。

發生了什麼事情他都還記得,也記得那每日陪伴他們的靈魂們,不管是聰明的,陰沉的,甚至是破損的,那都是日日夜夜陪著他度過每個夜晚每個清晨,他的眼睛,他的聲音,甚至是他的存在,都憑依著這些幽靈們才讓他覺得自己是存在的,不被允許發出聲音說出話看見事實的他,靠的都是這些幽靈替他發出意見,甚至惡作劇,而身為厄臨‧費齊—旋靈國第一王子,他唯一能做的事情竟然只是陪他的弟弟以及躲在一個永遠沒有人的宮殿裡面腐壞。

怔怔的看著天花板,雪白明亮的反射外面的陽光,看來他們是成功了,自己的小命保住了,但為什麼一點也不快樂?快樂?這麼抽象的人類情感為什麼會存在在自己身上?為什麼之前沒發現這件奇怪的事情?自己好像忘了什麼很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什麼?

開始思考,腦袋就陣陣的發疼,厄臨倔強的繼續想下去,若是現在不想,以後可能就在也想不起來了!潛意識裡有個聲音這樣告訴他,讓他忍受著痛苦也要想起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咬著被子,捂著腦袋,身體蜷曲成團倒在床上,不停的冒著冷汗,汗水流到了眼睛,模糊了視線。

慈的心情很好。好不容易解決的事情,接著又是扯喉嚨拉領子的談判,他幾乎是用搶的將人搶到手,雖然靠著他們光明教會那頂尖的治療技術才把人弄到手上,這點讓黑暗同盟的人用很不善的眼神看著他,不過自己又不是教皇,只是一個小小的教皇候選人,要發脾氣也不回發到自己頭上,被戮血歌那雙眼睛盯了整整三分鐘非常的驚人,但人搶到手了不是?

更令他得意洋洋的是,回到聖殿之後,他把厄臨的外袍拿掉,終於確認這就是他那可愛的小侄兒,趁著厄臨沒醒過來,旁邊也沒其他人的時候,慈好好的把他抱起來親了又親,摸了又摸,若是被厄臨知道在他昏迷的時候被自己的舅舅好好的非禮了好一陣子,厄臨臉色肯定很難看吧!

不過跟厄臨打小報告的那些幽靈們也消失了,所以慈肆無忌憚的玩了自己的姪子好一陣子,這才戀戀不捨的放開他,把他抱去洗澡,至於有沒有趁著洗澡的時候多摸兩把就不清楚了,誰叫厄臨平常就是那副樣子,被誰碰到還會像是炸了毛一樣亂咬人,連自己的老爸,一個劍聖也敢打下去,自己哪敢在厄臨清醒的時候玩他?而且厄臨的那兩個堂兄也被玩過,這次終於輪到厄臨了。

3-18

而當慈享受著「玩」厄臨的樂趣的同時,莫終於趕回到皇城,這陣子皇城中人都中了睡眠藥劑以及恐懼藥劑,雖然做了場可怕的夢,但硬要說來其實也還好,沒人受傷也沒有什麼大問題,雖然魔法陣沒有抹掉,佈置沒有撤掉,但是所有人都撤離或者是暫時隱入各據點中緩慢的離開,頂多就造成一些茶餘飯後的談資。

但外面就不是這樣的和平景象,這一路上盜匪四起外,連魔獸也是一大堆,這些驚慌的魔獸四處攻擊村莊,造成大量的傷亡之外也讓秩序大亂,更別提因為氣候異常而造成的恐慌,現在城外亂的一蹋糊塗,原先還對於被下了安眠藥劑跟恐懼藥劑的事情不滿的人也立刻轉為慶幸,幸好他們當時在城裡,只是做了一場有點長的噩夢而已。

噩夢嘛,過個兩三天就沒事了,頂多就兩三個月,要是沒有這場夢的話,現在城市裡說不定也是一片混亂,死傷無數。

就在這一片混亂之中,莫原本要談的生意當然也談不成了,又收到慈的傳信,在護衛的保護之下千辛萬苦的趕回來,就看到自己的哥哥在那玩小孩,而且玩的是家裡最兇暴,最沒機會玩到的小厄臨,真是太令人羨慕…不,真是太可惡了,相較之下自己累的快吐,還要努力趕路,實在是太沒道理了。

這麼好的機會慈是絕對不會放過的,雖然接收到莫那哀怨、憤怒,還帶著點鬱悶的心情,慈還是無法暫時放下厄臨不玩,但最後在莫的強力哀怨眼神攻擊之下還是嘟著嘴暫時放棄自己的玩具。

「莫,看你的樣子,外面不好過啊!」看莫這樣風塵僕僕,臉上身上滿是疲倦,慈連忙將位子讓出來,把厄臨放到自己的床上去,然後對著自己的弟弟丟上三五個恢復性的法術,確認他沒有大礙之後才繼續問:「外面情況怎樣?」

「你們教廷應該很多消息吧,怎麼問我?」莫不滿的問:「而且我才該問吧!什麼事情這麼急?一定要把我叫回來,你不知道我很忙嗎?」

「一件一件來吧!我親愛的弟弟。」慈無奈的半閉著眼睛問,他知道強求自己的老弟半天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趕上以往需要整整兩天才能趕完的路,而且路上還兵荒馬亂的,也難怪他有怨氣,但這時候可不是鬧性子的時候,而且他也很疲倦。

雖然他沒有在一開始就趕到現場來,但他在天變之前就已經熬了好幾天的夜在祈禱,試圖與光明神溝通,希望能夠得到更多更明確的旨意,但無論他與老師如何努力,光明神殿下還是一語不發,隨後天變開始,為了避免混亂老師不能親自過來,但他還是派了自己趕來,現在的他若不是有個高強的光明之力在身,早就倒下了,哪還有機會在這與自己的老弟爭吵。

感覺到自己的老哥這次是認真的,莫收起了遮掩疲倦的玩笑神態,眼中不免的露出痛苦與疲倦,對著慈說:「外面的情況就一個字,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