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III 伊人 - 第一章:卫家事

單華≪因果≫  - 发布于2019-02-18 8:49:32pm

其他·同人


医院冰冷的设计永远无法让人适应,冷色系的氛围和工作人员冷漠的表情总是让人打从心里觉得不舒服。

「碎片压迫到视觉神经也不无可能。」

听过他的近况后,医生面色沉重,就像前几次一样,医生苦口婆心地劝他尽快动手术把空难中意外插进脑子里面的小碎片拿出来,他又只是笑笑,听对方好说歹说,看他讲完了就起身走人。

目前,他是不会那么做的。

他叹了一口气,擦干额头的汗珠。

在这个只有雨季和夏季的国家,一离开冷气空间就会迎来扑面的热气。

他又是叹气,脑内回想起医生的建议,突然眼前暗了下来。

短暂性的失明状态总是来得很突然,这给他的工作工作带来很大的不便,好在至今还没有人发现他的异常。

他眨了眨紫红色的眼睛,抬头。头顶上是耀眼夺目的阳光,可是他睁着的双眼仿佛对光亮一点反应都没有,睁得老大,却一点都不觉得刺眼。

他甩甩头,明知不可能就因为这样而恢复视力,但他的身体还是先做出了动作。果然,眼前仍旧是一片黑暗。他低下头,怅然一笑,「现在还不行。」

手术动的是脑子,风险太大,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在失去母亲后,又失去父亲。

他自然知道卫磊那孩子听话懂事以外的那一面。卫磊还是个孩子,他可以选择任性或者撒娇,不过他没有……卫扬摇了摇头。想着如果他能够更有担当点就好了,那孩子就不用那么早就学会独立。虽然他其实对于儿子这么懂事的样子特别欣慰,但是孩子果然应该要有孩子的样子,天真无忧。

捏了捏眉头,他下意识往后靠着墙,打算等自己缓过来之后才离开。

「你还好吗?」

卫扬突然听见了女人的声音,他抬眼往声音源头一看,正好视力也慢慢恢复了。他见到一张雪白的脸庞,毫无血色的仿佛不像个活人,不过她笑靥如花的,看起来大概是二十几岁的人了。但是她长相却没有特别艳丽,还披头散发着自己一头的黑色长发,给人中不修边幅的邋遢感,更奇怪的是她在这大热天的居然穿着羽绒外套。

「我没事……」正想要谢谢对方的关心时,他突然被一个力道往旁边拉,瞬间撞进某人的怀抱中。

「你想干嘛!」气喘呼呼的卫哲瞪了人一眼,警戒地把兄长往后藏。他因为办公而来医院一趟,正好撞见他哥哥从医院里出来的一幕,接着就是一个衣着古怪的女人接近他哥。

她不是什么可疑人物啦。卫扬想要解释,可是看见自家弟弟一脸紧张的样子不得不起了坏心眼,打算看久一点。

那陌生女人掩着嘴,笑不露齿。对于卫哲这大惊小怪的反应也觉得有趣,左看看右看看的,把人看成了只动物园里的猩猩,也不在意有没有人理她。

卫扬看够了就推了兄弟一把,抱歉地和女人说:「不好意思,刚刚谢谢你了。」

「客气了,我也没干啥,你没事就好。」她摆摆手,接着就把外套的帽子穿上然后离开。

目送女人离开后,卫哲转头回来就问,「你认识她吗?」

卫扬耸了耸肩。说起来他还没个准头,「或许以前办案的时候在哪里见过吧?」只是他忘了。而且那个女人的长相也不是特别突出……这也不是说她难看,那个女人长得平凡,不是一眼就会被人记住的类型。

卫哲勉强接受他哥的回答。不过他哥为什么会在这里?据他所知,他哥应该没什么必要来医院,现在这种时间也不是他哥例行复诊的时候……

「哥,你的身体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我没事,看把你给紧张的。」卫扬打哈哈地打算蒙混过去,「倒是你怎么会在这里?」

「……」

哎呀,竟然使用缄默权。

卫哲撇过脸,拉着兄长往停车场那边走,「我送你回家,你今天也没有骑车来。」

上车绑好安全带之后,卫扬脸色难看极了。卫哲瞄了一眼,默默地叹了一口气。自从他哥一家人好几年前出过车祸之后,他哥好像就对交通工具有了阴影。

回到家里卫磊直接扑了上来,虽然少见面,但是这对父子相处起来没有什么隔膜,这都多亏了卫磊的懂事。

父子俩久别重逢一般紧紧地抱在一块,卫扬亲了自己儿子一口,露出大笑脸,「我的阿磊今天有没有乖乖的?」

「有,我很乖。」

卫扬一把将儿子抱了起来举高高,转了一圈后看见了客厅里的檀木柜子。

「阿磊,让我和你妈妈说句话。」他放下了孩子,走向柜子那儿将其打开。照片里的女人依旧是那张最迷人的笑脸,他的妻子是个美丽的人,是他选择了对方,而对方接受了他,两个人一起走到了婚礼的殿堂,然后有了阿磊,原本可以一家三口幸福生活,只是横祸飞来得太突然。卫扬微笑着,伸手摆好花瓶里的百合,「我们卫家人,是不是一辈子就只会爱一个人?」

「那样不好吗?」卫哲反问。

「也是啊……像我们老爹就算娶了我们母亲也一直心心念念着他的初恋,这样还真不懂是好还是不好。」

看着妻子的照片,他的笑容渐渐垮下。

肯定是好事的。

他想。

卫哲瞄了他哥一眼,淡淡道:「我希望我也能遇到我生命中的那个人。」就像他爸和他的初恋一样、像他哥和他的嫂子一样。他很羡慕亲人们有可以牵挂的对象,不是家人对家人的那种,而是对爱人的那种深挚感情。

可是从来没有人让他心动过。

卫扬拍了拍他的肩,对他一笑,「你一定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