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07 有点自知之明吧 - 怎么得意忘形起来了?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1-19 11:15:18am

都市·爱情


张星宇把脸越凑越近,一双明亮透彻的眼睛专注地注视着李瞳的脸。

李瞳此时已经忘了呼吸,整个人就像是冻结了一样,全身的神经和肌肉都紧绷着,动弹不得,只能睁大眼睛瞪着张星宇好看的嘴唇,呆呆地等待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一片空白的脑袋瓜只悬挂着一个大问号:要是他吻我,我该怎么办?

“你刚刚吃饼干了吗?嘴角好像有饼干屑。”张星宇终于停止趋近,这样说道。

这话完全就刺中了李瞳的致命伤,她马上反射性地用手捂住了嘴巴,然后立刻站起来往后退,拉开和张星宇之间的距离,站得远远的。

张星宇料不到李瞳会有如此巨大的反应,吓了一跳,也站了起来,惊异问道:“怎么了?”

此时此刻,李瞳窘迫得只想哭。

自己究竟是怎么了?自我意识是不是太好了一些?明明就是一个不会有人注意的饼干屑女孩,竟然还以为张星宇刚刚是想要吻她?她好气,气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得意忘形起来了?就因为张星宇对自己友善了一些,竟然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她不停地在心里骂着自己道:醒醒吧,你这个不自量力的丑八怪!拜托有点自知之明,好不好?人家又高又帅,怎么可能会看上你啊?

张星宇见眼前的李瞳虽然半张脸已经被双手盖住,但是还看得到一双大眼睛像是盈满了泪水。他根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怎么说才好,只能沉默地站在那里与她无言对望。

不行啊!得赶快逃走才行,李瞳心里这样想道。再不走的话,已经在眼眶里打滚的眼泪好像随时都会滴下来了!

于是李瞳二话不说,赶忙转身奔出人事部的办公室,头也不回地朝着电梯走去,留下一个一头雾水的张星宇。

他应该不会追上来吧?李瞳一边焦急地等着电梯时,一边在心里想着。

幸好,电梯君非常之配合,不消片刻就到,李瞳这才放下了心,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岂料,她是开心得太早了。

那电梯的门一开,里头站着的竟然是她那个暖男学长林志伟。

更要命的是,林志伟身边站着的是李瞳的“僵尸”主管江诗诗!

林志伟见到李瞳一脸慌乱的模样,眼睛又好像湿湿的,关心问道:“李瞳,你没事吧?发生什么事了吗?你怎么会在17楼?我帮你打包了云吞面,正想上楼拿给你!”

李瞳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只好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对他们俩摇了摇头。

电梯门关上后,他们三人沉默地站在电梯里,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林志伟因为担心李瞳,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他没想到这一幕完全都被站在他另一边冷眼旁观的江诗诗看在了眼里。

刚刚江诗诗在吃午餐的地方遇到了林志伟。她见他一个人坐在那里吃东西,就欣喜地走过去一屁股在他身旁坐了下来。她对这个新上任的人事部经理很有好感。林志伟不但人长得好看,听说也十分受到董事长的器重。根据公司里的知情人士通风报信,林志伟和董事长的交情匪浅,甚至还有人看过他和董事长单独吃饭呢。更有人说,他现在担任的这个人事部经理的职位,只不过是踏脚石罢了。

他真正的身份虽然没人知道,不过听闻他过后还会陆续调到其他部门去,目的是借此熟悉公司里的人事和运作,就像是古装片里头那些微服出巡、视察民情的御史,为了日后担任公司CEO执行总裁这个职位做好准备和铺路。对于这些传闻,江诗诗私底下自己也调查了一番,发觉林志伟的确毕业自美国名牌大学,而且学习成绩斐然,一毕业后就在凯加集团美国的子公司担任高职,堪称前途无量。

这样的青年才俊,这般的蓝筹股,江诗诗当然不能轻易放过了!

因此,刚刚当她见到林志伟自己一个人用餐时,以为自己今天自己是走运了,机不可失,于是想也不想就自己送上门,想趁此天大的好机会和他坐在一起慢慢地好好地吃顿饭,拉近彼此的感情。

谁知道那林志伟就像是赶时间一样,草草吃了一碗面之后,就说抱歉还有事,立马就丢下她一个人,起身去叫了一包外带的云吞面,接着就匆匆走人,完全就不留情面,不给她面子!

不过,江诗诗也不是省油的灯。

她怎么说都是公关部的经理,必须不时应对外界和媒体,早已练就一身死不要脸的本事,于是就厚着脸皮跟上了赶着回公司的林志伟,陪着他一起走,不放过任何可以跟林志伟独处的机会。

江诗诗原本以为林志伟赶着回公司是为了忙公事,现在一听林志伟说为李瞳打包了云吞面,这才知道原来他赶回来是为了给李瞳送午餐。

江诗诗的心里因此开始不平衡了起来。

江诗诗狠狠地瞪着站在林志伟另一边的李瞳,在心里忿忿不平:李瞳算什么东西?林志伟竟然为了她这么不给自己面子?

此时正深陷在妄自菲薄中的李瞳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一双咒怨的眼神已经盯上了自己,只是自顾自地沉溺在自卑的情绪里。

到达34楼公关部办公室的时候,电梯门打开了。

江诗诗率先走了出去,而正当李瞳也要跟着出去时,林志伟一把拉住她说道:“你别出去,和我一起上顶楼透透气。”

旋即,他也不等李瞳回应,就马上按了标明顶楼天台花园的电梯按钮,电梯门速速关上,扔下一个恨得咬牙切齿的江诗诗站在电梯外!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