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三 - 19、20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1-19 8:30:16pm

奇幻·玄幻


3-19

慈皺眉不語,最後他拍拍手,門外立刻走進一個祭司學徒,現在整個教堂也只剩下這個層級的人,因為能力不足,所以在房間裡作惡夢,沒有加入那場劇烈的勞動中,頂多也只是精神萎靡,還有力氣在這走來走去,其他能夠撐下來的人還要肩負著保護教堂、安撫信徒的重責大任,實在是分身乏術。

  

  「閣下。」這些學徒們是不知道慈的身分的,進門之後頭低垂不敢看著慈,就怕看到什麼不該看到的機密。

  

  慈告訴學徒:「傳令下去,各區教堂全面警戒並收容信徒​​……收容所有人,無分信仰給予幫助,所有光明戰士們修整後立刻出發保護群眾,可以的話能剿滅作亂的魔獸更好。」由於實在沒有那個力氣提筆,慈盯著學徒將命令寫下後,摘下頸上的項鍊,撕開其中的一小塊皮毛,掏出一只指甲大小的薄片,要學徒拿來一張紙,滴上蠟後將薄片往上壓出特殊的圖形,揮手讓學徒離開,才接著看著莫,並指了指皇宮的方向。

  

  「我一回來就派人去報信了。」莫點頭表示他已經通知了鳴電,兩人接著進行話題:「換你說說,這是怎麼回事?你們光明教會最近怎麼事情這麼多,先是跟黑暗同盟宣戰,接下來又是這個……」

  

  慈無奈的揉揉眉頭,開口接下去:「天變,我們稱呼這次的事情為天變。」慈用他快睡著的聲音開始說:「這一切,都發生在光明神大人降下了一道神諭,你應該明白,這世界上所有的職業,所有的種族,都有守護他們的聖靈,而那天,光明神大人通知我們毀滅亡靈法師。」

    已經接獲過消息的莫對於這個消息並沒有表現出驚訝,但他開始有些不安,因為慈在提到這神諭前還提到了守護之神,也就是說,光明神跟守護亡靈法師的某位神起了衝突?不對,無論神之間的衝突如何激化,這種戰鬥也只會侷限在神界,若是有了勝負,職業守護神可能就改由獲勝者來擔任,但絕對不可能下令抹殺某個職業,莫的手指習慣性的摩娑了起來。

  

  「你就跟我接獲神諭當時同樣的迷惑惶恐呢,我的弟弟。」慈微笑著說著更令人驚嚇的消息,這次的神諭是由慈接獲的?這不是教皇才能擁有的能力嗎?但對此慈並沒有多做解釋。

「我立刻向老師報告了這個消息,我們一起到聖像前詢問,這麼荒誕的訊息老師ㄧ開始也不相信,還以為我祈禱過頭了,又滿腦子都是殺了黑暗同盟的人的仇恨思想,差點訓了我一頓,但我身上的光明力量多到肉眼都能看見的程度,讓老師也不得不相信,我們一起去祈禱,而光明神告訴我們,亡靈法師並沒有守護神,你相信嗎?這個已經蔓延了數百年時光的職業,並沒有守護神。」

  

3-20

  莫想了想,好像確實沒有聽過亡靈法師們有信奉哪位神祈,雖然大家都認為他們應該有守護之神,但好像也沒有記載,莫不由的抬眼看看慈,等著他解釋。

慈回答了他的疑問:「你並不是光明教會的高階人員,所以你不能理解我當時的震驚。」慈發現莫並沒有如他想像的那般震驚困惑,稍微思考了一下才明白。

    「對我來說,亡靈法師就是冥神的僕人,打從我進入光明教會之後,老師就是如此告訴我的,冥神掌管世界上的死者的靈魂,而亡靈法師操弄靈魂,所以亡靈法師信仰的是冥神,我這麼認為,就連亡靈法師們也是如此認為的。好大的一個笑話!冥神從未認同亡靈法師是他的信徒,他該庇護的僕人。」

  漫長的沉默過後,莫躺回軟軟的椅背中,看著慈非常不解:「就算這樣,也不構成滅殺一個職業的條件吧。」只因為人家爹爹不疼姥姥不愛就把人家滅了?這怎樣也說不過去,肯定有更重要的理由,否則為什麼要冒這麼大的風險來做這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這場戰爭過後,光明教會長年累積下來的實力肯定大大跌掉一層,而且這場打完也不一定能夠真的滅殺亡靈法師,而光明教會如此強勢的舉動絕對會造成其他教會的恐慌,不管怎麼想,這都是很不划算的。

  

  「當然不構成,我剛才說的只是這場事件的開端罷了。」此放眼搜尋四處,卻沒有找到他想找的熱茶,在全身痠痛的情況下,只好放棄繼續賴在椅子上。「第二個問題,為什麼世界上每個職業都有他們的守護神?每個種族也都有守護神?」

  

  莫對於慈這種教育小孩的語氣十分不滿,但迫於自己急於想要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只好乖乖回答,哼!這慈一定是在報復自己不讓他玩厄臨。「當然是因為要指導、管理這些……」說到這,要是還不明白慈想說什麼,那莫就白當了這麼多年的情報頭子了,臉色瞬間變的慘白。

    「那小厄臨?」莫剛開口,就想到慈是不可能放著小厄臨被殺的,強自鎮定下來後,莫用力的盯緊慈,這次他要是在顧左右而言他或者是故意說東扯西的話,他就會把讓他見識看看自己在外面辛苦了那麼多年增長的實力!

  

  過年時淒演的到來讓所有人發現厄臨跟亡靈法師有往來,由於厄臨那神奇的反追蹤能力讓所有人一致推出他們的老爹出來,最後不幸的發現他們可愛的小厄臨也是玩骨頭的好手,慈花了好大的力氣才接受這事實,有好幾次都打算衝到夜宮去把淒演給砍了,看他這麼衝動讓瑟西大感寬慰,原來慈也有像自己的地方啊!

    那之後,瑟西連忙將慈趕回聖山去,慈又不能光明正大的請教他的老師,旁敲側擊的最後被自己的老師丟去書庫中,恰恰得知了亡靈聖者的事情,回到聖山後的情報兩兄弟沒有交流,但那之前幾乎所有事情他們兄弟倆都知道的,至於他們的大哥,年都還沒過完就急急忙忙的帶隊去某個遺蹟探險去了,連通知都不知道收不收的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