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九歌篇 - 廿五、年少气盛离家事

單華≪混沌之境≫  - 发布于2019-03-15 12:06:00pm

奇幻·玄幻


从小时候开始,他就把宁息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他和宁息的关系比血亲更亲。

不过在一开始的时候,其实他对宁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那时的他不理解阿爹为何会收养宁息。然而,他日渐看不惯他们对宁息的欺负,甚至变本加厉,最后才决定站在宁息的身边。

因为他所知道的正义,不是仗势欺人。

之后认识了宁息就更宝贝他了,宁息多好的人啊,不该被这样对待的。其他人对他越坏,汪葬天就越是把他珍惜起来。

不過宁息天生灰瞳,饱受歧视。

师兄弟不愿和他同房,那汪葬天就每个晚上把人领回自己屋里;师兄弟们不许宁息和他们一起用餐,那汪葬天也不去饭厅了,拉着宁息去厨房找掌厨人撒娇讨饭外面吃……是兄弟们用尽各种各样的法子欺负人,好在后来再长大一点,他们变得懂事了,便不再做这种无聊的排挤。

可是不管他怎么小心守护,那些家伙还是会找到机会欺负宁息,所以才造就了宁息內向又不自信的一面。

「我真的很奇怪。」

小少年心思细腻敏感,被人欺辱、被人指指点点的,不可能真的完全没有感受。

「你看我的眼睛跟你们不一样,我是怪人。」

宁息灰色的眼睛闪烁着泪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迟迟不落下来。

看他这幅模样,汪葬天心疼死了。

「你别理他们,你的眼睛可漂亮了!」

宁息那张脸清清楚楚地写着我不信三个字,汪葬天没辙,把宁息的脑袋摁在自己胸前,「你听听,我才没说谎吧?」

规律的心跳,撲通撲通。

他说谎就会脸红心跳,宁息知道的。

「那些人吃饱闲着没事干专说人家闲话,你别理他们!」他小胳膊抱著宁息,认真地道:「你最好看最漂亮了,谁都比不上你,真的!」

豆大的泪珠终于划过脸颊。

「你你你你别哭啊!」汪葬天胡乱地用袖子给人擦眼泪,手忙脚乱的。宁息不常哭,受罚、受委屈了也不哭,很是坚强,但是偶尔还是会受不了想发泄一下情绪。每每这种时候被汪葬天撞见了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一哭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不然我帮你去打他们!」

宁息一脸委屈,嘴上却还是说:「不用,我没事了。」

「下次再遇到他们就无视到底,你明明有我就够了。」汪葬天的心一抽一抽的痛,来来去去同样的话不停地安慰。

宁息乖巧地点头,轻轻地嗯了一声,「我有你就够了。」

可是终究还是会忍无可忍。

他的底线,他所珍惜的人……但他还保有理智。

就算杀了他們,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不会被抹去。

那么,他们离开总可以了吧?

去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过自己的生活。

可是宁息却甩开了他的手。

「宁息,弄疼你了吗?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生气了。」他强颜欢笑着,努力不让宁息害怕,「你想去哪?有想去的地方吗?没有的话我们可以慢慢想,一边走一边想,永远也不用回来这鬼地方。」

「我不能走。」

汪葬天错愕不已。

他沒有想过宁息会拒绝。

宁息头低低的,不敢看汪葬天的脸,「掌门对我有养育之恩,我不能走。」

「养育之恩?去他妈的养育之恩!那所谓的养育之恩难道就是你放任他们践踏你的理由?!」汪葬天感觉自己被背叛了,他把宁息看的比什么都还要重要,对方却!

「宁息,跟我走。」汪葬天放轻了语气,「抬起头来看着我,宁息。」

宁息那双灰色的眼睛里闪着泪光,眼眶泛红,可是那双眼里却也充满坚定。

「对不起。」

「这个地方!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你不走,我走!」汪葬天扯下系在腰间的玉牌摔在地上,从小拥有的罂粟玉牌被他摔个粉碎,「这种鬼地方!你爱待就待着吧!」

在那之后他流浪了好几个月,然后被宁息找到。

见到人的那一刻汪葬天觉得这有段时间没见的少年身上有什么东西变了。

长相清秀精致的少年脸色苍白,还有点消瘦了,他说:「你父母去世了。」

汪葬天静静地看着对方,等他继续说下去。

「苍羽汪家三千人正等着你回去主持大局。」

之后,他迫不得已继任掌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