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事件3:血腥玛丽 - 53.背叛者玛丽

爱钻脑洞的少年≪都市冒险特攻队≫  - 发布于2019-02-24 10:30:49pm

灵异·鬼怪


“血腥玛丽,你把我的朋友隔开,将我独自关在这片空间当中,究竟是什么意思?”

“丹尼尔,我都已经准备要对你下手,你现在才来问我这么愚蠢的问题?”只见血腥玛丽犹如阴谋得逞般不停在狂笑说道。“你真的是魔法之子?”

“如假包换!”

“呵呵!”血腥玛丽罕见露出虚伪的笑容。“如果真正的魔法之子都是像你这样的街边货色的话,那还不如让我们的路西法大人来取代你的位置好了。可惜路西法本人无法亲自降临这个世界……”

“说人话!别在这里跟我扯些有的没的。”我咬紧牙关问道:“你到底把我的朋友关在哪里?还有前几天死在厕所的女生是不是你杀的?”

“你的朋友很安全,至少目前是这样。至于前几天厕所那名女同学的死,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血腥玛丽你这王八蛋!这间学校有位女同学因为你而死,你居然跟我说出这种话?”

“首先我不叫王八蛋,然后有件事情你必须得了解,那名叫雪神的女同学虽然是在召唤我的时候死的,不过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我不是杀死他的凶手。我不需要他的灵魂,更不需要她的血液。我的实力比你高出太多太多,她那一丁点的血液,对我的一身魔法一点提升都没有。至于收集别人的灵魂?那只有像路西法大人跟其他一些较为强大的魔鬼才需要它,我只不过是一个半魔半鬼的四不像而已。”

“你不是一直都是鬼界的大佬级人物吗?为什么你会一直称呼路西法大人?你和七宗罪到底是什么关系?”

“是,我是鬼界的大能没错,不过我的存在多多少少和魔界扯上些关系。你们知道的所谓血浴,其实就是一个魔界的一位盟友为我量身打造的魔界法术,血魔大法。透过吸收少女的处女血液,我就能够从中提升自己的魔力和延缓自己的年龄衰老。”

“而我说的这位盟友,你应该也认识。他就是魔界的王,撒旦魔君,也是七宗罪的头领之一。”

“所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些头领都是什么路西法、利维坦海怪、撒旦之类的,在世俗世界当中被认为和七宗罪存在挂钩的魔王类反派?”

这是什么烂桥段啊?我上网谷歌百度找一找就完事了啊!所以这个桥段到底是谁写的?

给我滚出来,你信不信我把你给打出屎来?

“你查过百度?”血腥玛丽问道。“小子,谷歌百度这些网站上的资讯不能尽信啊!要不然在你的人生道路上,你会死得很惨的……”

“不过关于七宗罪首领的身份你倒是猜对了,除了你刚才提到的这三个魔君以外,还有在人间沉睡的怠惰魔君贝尔芬格、统领鬼界的鬼王别西卜、在阿修罗界各个战神身边周旋的淫欲魔君阿斯莫德,以及在魔法六界随处游荡的贪婪魔君,也就是所罗门七十二魔柱之一的玛门。”

还有所罗门七十二魔柱?果然还是所罗门造的孽啊……

“玛门原本是和其他魔柱一起被所罗门封印在耶路撒冷的一个荒郊野外之地,不过后来古时候的战争波及到那块封印之地,破坏了所罗门在那里所佈下的部分魔法阵。于是所罗门在之后便试图将七十二魔柱给封印到他的本命魔法容器,然而在转移那道魔柱封印的过程中他出了一些差错,于是玛门便从他手中逃脱,遁入其他六界位面成为亡命之徒。所罗门逼不得已,只好把他身边的一道幽魂封印在内,以便补全所罗门那道魔柱封印残缺的部分。”

“而所罗门的本命魔法容器在所罗门去世以后,便是被后人所传承下来。那个本命魔法容器其实就在你身上,不要以为把它变成555笔记本我就看不出来。别忘了,我可是鬼界的大佬。”

妈了个蛋,没想到所罗门之书居然来头这么大。亏书灵还跟我说魔法书的威力只有C4那么大,敢情我是被他给忽悠了!

这根本就是核弹级别的威力好吗?只要所罗门之书一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怕也是要完啊!

再者就连血腥玛丽都能够看穿我那本555笔记本乃是所罗门之书所变化,这更加让我肯定一件事情。

要从血腥玛丽手中逃脱,这简直是没戏!

“看来你也是识时务的人,知道无论你怎样都好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既然这样的话,不如你就留在这里陪我一段时间。陪得我开心的话,我说不定就会放你离开哦!”

“你休想!”我破口大声说道。“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做。我要找到杀死我父母的凶手,我要阻止最后的审判降临这个世界。我不能浪费时间停留在你所谓的镜像世界,这样对你、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

“你说你想要找到杀死你父母的凶手对吧?”血腥玛丽问道。“你说的是哪一个?”

“什么哪一个?”

“养父养母,还是你的亲生父母?”血腥玛丽再次问道。“不要问我怎么知道这些,你会怕!”

“你还是收回这一句话好了,你那些神秘的手段我一点都不想知道。”我说道。“我只想知道我的养父母是怎么死的。”

“如你所愿。”然后血腥玛丽便是掐诀结印,刹那间血腥玛丽面前便是出现一道黑白魔法阵。血腥玛丽熟悉地运用魔法阵上的能量,隔空操控一面落地玻璃镜移到我和她的面前。

“血腥玛丽,你生前到底是魔法师还是女巫?”我好奇问道。

“呵呵,我都已经是个死了好几百年的幽魂,生前的记忆早已跟我无关。我生前究竟是魔法师还是女巫,这一点真的那么重要吗?”然而血腥玛丽不仅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还在我的问题上做出反问。

“等一下我会用黑白魔力混合,然后凝结出一道精神魔法阵探入你大脑深处的记忆。到那时候,你只需要在我祭出这道魔法的时候回忆起你养父母的样子就行,剩下的就交给我来处理。”

“好。”于是我便是站在镜子面前一动也不动,一直到血腥玛丽凝结出一道黑白交融的魔力往我眼前的镜子上打去。刹那间,两道熟悉的投影顿时浮现在我面前。

那是我养父和我养母!那个留着山羊胡的男人,和留着一头灰色长发的女人在镜子当中挽着彼此的手,一副非常恩爱的模样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

然而他们依旧只是魔法下产生的投影。时间一久,养父和养母的投影在我长时间的凝视之下逐渐扭曲,最后形成一道深不见底的漩涡。那道漩涡不仅只是在我眼前旋转而已,而且在长时间凝视着这道漩涡的过程当中我感觉自己的精神消耗得非常快,有一种想要昏迷不醒的感觉。

“怎么样?是不是有种想睡到天荒地老的感觉呀?”血腥玛丽此时缓缓说道。

“没错,真的好想睡……不对,你是鬼界的大佬,你不应该会这种魔法才对。”

鬼界修炼的是怨气,即便一个人生前曾经修炼过魔法,那也不表示他死后化为幽魂的时候仍然可以使用。他唯一能够修炼的还是怨气,除非血腥玛丽的修为达到恶灵级别以上,达到脱胎换骨境界的要求才能够像黑烟西蒙那样修炼怨气和魔力,逐步掌握其他六界的力量。

况且就算是血腥玛丽的实力达到如此高的境界(她必须要,因为在鬼界的排行榜当中黑烟西蒙与血腥玛丽的实力其实是旗鼓相当的),血腥玛丽还是无法修炼黑白魔法,因为黑白魔法在魔法师修炼体系当中,是唯一一个只有人类能够掌握的魔法。

而黑白魔法之所以无法让其他六界的种族种族是因为一来,魔法师修炼体系是建立在人类与路西法交换超自然力量的契约上面,除了路西法和魔法师之外没人可以使用这类体系的力量。二来则是因为黑白魔法是魔法师修炼过程当中最基本、却也是最弱的魔法力量。其他六界的种族即便有人能够符合修炼黑白魔法的资格,在修炼的过程当中他们自身修炼出来的黑白魔法也会被同化成自身原本的超自然力量,总的来说就是相当于白练了吧。

所以按现在的情况来看,我是不是中计了?

“血腥玛丽,你到底对我做了些什么?”我对着血腥玛丽声嘶力竭地问道。

“对不起丹尼尔,这不是我的本意。有人想要你死,而你现在唯一必须要做的事情就是,确保自己以后不要站在七宗罪的对面……”只见血腥玛丽此时一身通红、一脸无辜的对着我说这些话,就像是在对我告别。

又是七宗罪?魔法界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连如此强大的鬼修血腥玛丽都臣服在七宗罪的淫威之下?

我是不是错过了些什么?

想到这里,我感觉此时自己的精神力量开始消耗殆尽,一阵疲惫之意就犹如滔天骇浪向我扑面而来,让我无处抵抗。我两眼一黑,便是陷入到深度的昏迷当中。

他丫的还晕?这剧情到底是谁写的?我都已经晕了N遍了好不好?那个作者给我把你的脸伸出来,看我不一巴掌给扇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