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一:傳說開始 - 6-3 成為勇者吧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1-20 7:46:11pm

奇幻·玄幻


……

聽了這國家發生過的慘事,心情不由得沉重起來。

『一個月前,黑教皇對全國人民實施了【永生之術】。瞬間,人們真的失去了靈魂。』允希忍淚含悲地說道。

聞言,我驚道:『失去靈魂?妳是指街上的人嗎?』

允望訝異地看著我,點頭道:『你和村民說過話了?沒錯,一個月前,黑教皇發動最泯滅人性的禁忌魔法——永生之術。全國人民的靈魂瞬間被抽走,他們只會記得最後所想的事情,並永生永世重複做著一樣的事情,不會衰老、不會思考、不會有生理需求,就像個失去靈魂的人偶般無意識地活著。』

『我和妹妹之所以沒事,是因為我及時開啟了聖魔法防護罩,阻止永生之術的襲擊。但我的魔力並不足以保護全村村民,加上永生之術的魔力真的太強,我連維持著防護罩也已經用上全力……所以村民成了現在這副模樣都是我的錯……』

說到這裡,數滴晶瑩的淚珠滑過允希漂亮的臉蛋。

她伸手拭去淚珠,繼續說:『他們失去靈魂之際,我們立刻想起那則預言。我利用【鏡月術】尋找白清帝國可能成為勇者的人物,期間,總共有五批人在白清帝國各自同時前往各地的傳送門,但他們還未到傳送門的所在位置,就已經被路上的強力魔物給打敗了。

『就在心灰意冷之際,我們發現你們正往其中一道傳送門前進,可偏偏駐守此處的魔物是實力排名第三強的琉牛。但看著你們一路上展現出的強大力量和堅持信念的精神力,我們心裡不禁燃起希望,或許你們就是我們尋找的勇者。

『但是,琉牛的實力果真太強大了,在戰鬥中幾乎是單方面壓制你們,雖然我們心裡很焦急,卻沒有任何辦法可以到白清帝國去。我不斷施展【心之音】,想告訴你們避開琉牛直接逃到傳送門去,但還是徒勞無功,你們並沒辦法聽見我的聲音。

『最後啟人先生將琉牛打倒,逆轉了戰況並奇蹟地在關鍵時刻聽見我的聲音,於是就誘導啟人先生你們穿過傳送門來到天鳴國。』

我們四人陷入沉默,一陣微風打在我左臉上,允希和允望漂亮的長髮隨風飄逸,一股清香味從髮際中飄出,那是一股清新且不受污染的怡人香味。

我突然理解了什麼似的猛然抬頭,瞳孔放大好幾倍,說:

『勇者……該不會指的是我們吧?我們要負起拯救世界的重任?』

允望壞笑地望著我,說:『嘻嘻,你終於捉到重點了。』

۞۞۞

允希試圖說服我們成為預言中的勇者。但經歷剛剛那一戰,我徹底了解自己的斤兩,也明白剛踏出村子的自己,在這個世界是有多麼地渺小。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有了自知之明,於是我婉拒了她。

黑袍女突然像是換了個人個似的,對我撒嬌:『別這樣啊~你們是目前最有希望成為勇者的人,請拯救我們的國家嘛~』

試過被一個絕世美女撒嬌嗎?我沒試過,所以腦袋瞬間發熱,慌張又結巴道:『為、為什麼是我們?』

天啊,我竟然還往後退!糗死了!

『那段預言是這麼說的啊,要我再說一遍嗎?當世界的靈魂燃燒殆盡,勇者將從未知國度,踏上七彩階梯來到失去生機的天際,揮下手中長劍,將世界從束縛中解放。』黑袍女……一直稱她黑袍女似乎沒什麼禮貌,還是稱為允望好了。允望指著我背上的夜行者說:

『喏,長劍。』再指著我,『你,勇者。』

『但我是穿過傳送門來,不是踏上什麼七彩階梯來的耶……』

允望再次展現瞬間轉換人格的好本領,換上兇巴巴的表情,道:

『你是不是男人啊?拿出點氣魄來好嗎?我姐可是救了你朋友耶!』

『雖然很感謝妳們救了神武,但是面對琉牛這種被派遣到白清帝國看守傳送門的魔物,我們都幾乎喪命了,怎麼還能打敗妳們口中的黑教皇呢?』

『啟人先生。』允希對著我微笑,說道:『你知道琉牛的等級是多少嗎?』

我搖頭,心想雖然我們都差點死在琉牛手上,但能夠被我勉強打敗,那等級應該也不會高得太離譜,大約二十五級左右?

允希伸出四根手指頭,臉上盡是如同看著自家孩子考取好成績般的驕傲神情,道:『等級40。』

噢,四十,難怪我能贏……等等,四十?

『40?』要是眼珠子能夠掉下來,那我的早就掉下來了。

我誇張卻又無法自制地瞪大雙眼——無法相信,甚至覺得允希一定是在騙我。

『怎麼可能?我那時候的等級不過19,就算再怎麼僥倖也不可能打敗等級40的魔物……』

『你不信就檢查基礎能力值,等級應該大幅上升了才對。』

即使聲線一樣,但這種口吻,我不必回頭就知道是允望說的。

『對啊,啟人,檢查能力值,我也想知道。』神武的語氣中充滿好奇,可臉部卻沒啥表情變化。

當我看見視窗裡的數值時,那已經不是嚇一跳那麼簡單了。

啟人(劍士)等級27

天命:3 魔力:89

力量:121 防禦:157

速度:172 命中:71

魔攻:105 魔防:98

『數值好高喔……』

我依序把數值念出來,允望的語氣中有著藏不住的羨慕。

神武撫著下巴,若有所思:『果然我們的猜測是對的,每十級就會升一點的天命。』

你表現得興奮點好嗎,上星期我升上十級時,你至少都還有牽動嘴角笑了一秒啊!罷了,反正有了三點的天命,我實在壓抑不了雀躍的心情,手舞足蹈在原地蹦蹦跳跳。

『從19級升到27級,各項能力值獲得飛躍性提升,這樣的基礎能力數值,估計正常人的等級都應該來到35以上……不,說是等級40的能力值也不為過。這說明啟人雖然是個笨蛋,但卻擁有非常高的潛力嗎……這無疑是天命異於常人的補償。』

神武右手食指在人中來回磨蹭,這是他認真思考事情時的慣性動作,同時也會喃喃自語。

『不過啟人先生,沒想到你的天命竟然只有3而已。』

允望接話道:『對啊,你可以活著真是神奇。』

『他是小強。』神武補充。

我停止手舞足蹈,不悅的死魚眼瞪著神武。

允希低頭沉思了一會,漂亮臉蛋露出煩惱的神情,兩道劍眉也皺在一起,接著像是想到了什麼,對我說:『啟人先生,如果你執意不想當勇者的話,我也不勉強你。不過……』

是我的錯覺嗎?感覺允希的嘴角勾起一個很邪惡的笑容。

嗯,一定是錯覺。允希是仙女,邪惡的笑容只會出現在她妹妹臉上。

『不過什麼?』我問。

允望叉著腰,哼哈哈哈笑道:『你打算怎麼回去?』

說完,又是一個仰天長笑,就像童話故事中的反派那樣的誇張長笑。

『那還用說,當然是穿過傳送門……』

……

…………!

絕望感瞬間湧上心頭,我大叫:『傳、傳送門下不去!』

『唉,你終於想起了。剛才聽到一半時,我就已經知道沒辦法下去了。目前唯一的辦法就是去到黑教皇的所在地,穿過唯一、而且是天鳴國最初的傳送門,才能回到白清帝國。』神武一副事不關己地說。

我閉上因震驚、無奈、消化不來等各式各樣的情緒而張開的嘴巴,緩緩低下頭。

『也就是說,在抵達傳送門前,如果不幸遇上敵人甚至是遇見黑教皇和他的十二魔獸,事情就有可能發展出交戰的結果嗎……』神武自言自語地分析,而我得到了一個結論。

我長長呼出一口氣,再吸進充滿芬多精的空氣,抬起頭讓陽光灑在臉上,剛巧一陣微風吹過,好涼爽。

『走吧,往黑教皇的巢穴出發!』

像是無法理解我的話語,所有人定格看著我。

『怎麼?不去也不行吧?不是嗎?』

允希猛地捉住我的手臂,『真的嗎?啟人先生真的願意幫助我們?』

我別開允希充滿熱情的視線,臉頰燙得彷彿熱水沸騰,僵硬地點頭。

允望雙手環胸,冷笑道:『哼,不去你也沒辦法回家。』

『既然決定要去了,那就在村子做事前準備吧。我也要去一趟武具店。』

啊,這才想起,神武的后羿之弓斷了。

允希像是滿意地點頭然後鬆開我的手,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非常感謝兩位的諒解和決定。在準備之前,先隨我去一趟村長家吧,不然將會無法離開村子。』

۞۞۞

叩叩叩。

『昱凱村長,我是允希。』

理所當然我們沒有得到回應。因為天鳴國的百姓皆失去了自身的靈魂,成為人偶般的存在。其實允希沒必要敲門,大可直接推開前門走進村長家裡。

我想,允希應該是覺得,即使大家只會重複做著被詛咒前、腦袋想做的最後一件事,自己還是應該保持應有的禮儀吧?

在門外靜候五秒後,兩姐妹齊聲說句『打擾了』,便推開門進去了。

站在玄關處的是個看起來八十幾歲的老頭子,頭髮斑白、彎身曲腰、雙手疊在J字型的褐色拐杖上,和我們熙月村的村長完全不一樣。一臉慈祥的村長,就這樣站在玄關,一動也不動。

說實在的,我不明白允希和允望來這裡找村長是出於什麼原因,反正村長台詞一定也只有那麼一句。

『昱凱村長,這兩位就是傳說中的勇者。』允希介紹我們。

我和神武禮貌地鞠躬。

村長彎起稀疏的眉毛,道:『呵呵,這就是踏著七彩階梯來到天鳴國的勇者啊。』

我們是穿過傳送門上來的!傳送門!

這時,村長頭上三公分處出現了一個很大的【!】符號,我和神武霎時瞪大眼睛。

『這是?』神武問。

這次不再是允希對我們解說,改為允望展開解說模式:『抽取靈魂的瞬間,無論想做的或是正在做的事情,都會成為束縛自己的詛咒。詛咒解除前,他們就只能無限重複當時的動作。【!】符號會以不同的形式出現,要理解的話大概可以解釋為【!】是委託者,希望我們可以替他們完成願望的標誌。』允望停頓了一下,給我們些時間吸收,繼續說:

『打個比方,釣魚大叔在重複放餌、拋線、釣魚、收線、放餌這個動作,雖然釣魚大叔的行動受到詛咒而無限循環,但是魚餌並不是無限的,總有用完的時候。當魚餌用完後,釣魚大叔頭上就會出現【!】符號,只要我們替他收集魚餌達成任務,便可以從大叔身上得到相應的酬勞。』

允望用眼神詢問我們是否聽得明白。

我自己的理解就是,只要對某些人說出特定相關話語,頭上便會出現【!】,而我們達成委託者的願望,便會得到酬勞,大概是這樣。

我點頭:『明白是明白了,但為什麼我們會看到【!】這符號呢?』我伸手去碰符號,手部直接穿過,完全碰不著。

『這是我和姐姐數個星期前偶然在村長身上發現的,實際情況也不清楚,或許是和永生之術有關吧。』

神武像是將這龐大的世界背景、人物設定、支線主線任務等的資料都在腦海裡整理好了,清咳了一聲,老神在在望著允希說:『那我們現在需要做些什麼?』

『請對村長確定你們就是勇者。』

就這樣?這也未免太隨便了吧?隨隨便便找個人說自己是勇者,就算村長失去靈魂,智商也還在吧!

『我們就是勇者。』

神武還真的說了!

村長沒反應,眼神依然空洞地看著門廊。

我就說嘛,怎麼可能是這種連小孩都騙不過的回答呢。

【!】符號突然以紅與黃的顏色交錯閃爍。

『勇者,請務必拯救這個世界。』村長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