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琴之章 - 二二、墓室空棺

黄泉碧落下之者≪持伞者≫  - 发布于2019-04-15 2:55:30pm

奇幻·玄幻


坐在那张椅子上,祈樾扶额沉思。他想不透这个世界宫为何会选在这种时刻认可他成为持伞者,而最主要的是哪怕他再怎么不愿意结果还是被强制性地成为持伞者……不知为何,他忽然想起“真持伞者”的事情,甚至有点怀疑自己该不会刚刚好就是“真持伞者”吧?

猛一摇头,他赶紧将注意力重新放在如何逃出这个地方。

再继续被困在这里也不是办法,但偏偏他们俩跟谭枢三人分散,也不晓得另外三个人身在何处。

“你不打算趁机假死脱离四艺殿吗?”墨问忽然提出这个问题,不过面无表情,似乎方才那番问句并不是很重要的提问。

默然片刻,他摇摇头,苦涩一笑。然、那抹笑容看在墨问眼里却是如此的美,也幸好墨问定力还算不错,不至于痴迷那副绝世姿容。

“没用的。当初我被路大叔绑走的时候,他们依然在找我,所以我没法假死。甭管我的事了,先想想怎么找到他们。”祈樾制止墨问再劝自己,转而提起这件事。

现在的重点是要想办法找到谭枢三人。他们三个不晓得是还在一块儿,又或者像他们两个这般分散开来。当然,他比较希望的是他们三个并没有分开,要不然找人这种事可是非常辛苦的。

墨问也没那个打算多劝他,就这样站在一旁静待,毕竟他也想不出离开世界宫的方法,因为他没进过这个地方更不知晓这地方的存在。最后负责行办法逃出生天的只有祈樾一人,他负责站着等待便好。

思索良久之后,祈樾犹豫了一下,忽地起身,抓着手中的伞,旋转起来。

一圈、两圈、三圈……

待他转到第九圈之时,金与银的光线突现并且交错在一块儿。紧接着,那一条条交错的光线指向了某个地方——一面只有纯粹漆黑的墙壁。不过,祈樾不管,他示意墨问跟上自己,二人便朝着那面墙走去,由祈樾先行,他们来到了那面墙前。

他把伞伸过去,伞端没入墙之中。

深吸一口气,他腾出另一只手,不给墨问反应的时间,迳自抓着他的手,踏入那面墙之中,直至身影完全消失。而在他们俩离开后,世界宫里的光也随之暗了下来,暗到直到再也看不见这个宫殿的存在。

至于没入墙中的祈樾和墨问万万没想到他们会来到一间墓室。这墓室虽有一副棺材,但里面的尸体不知所踪。两个人环顾四周,最终发现棺材下边有个熟悉的人,只是那人似是陷入昏迷状态。

祈樾立刻走上前,轻轻地将对方搂进怀里,同时也下意识地抬眸看向棺材上所铭刻的“文字”。

那是相当古老的一种文字,可惜他不懂得解读。

“这里竟是第一代持伞者守护者的墓室!”墨问震惊地说道,旋即凑上去将那些“文字”全都铭记在脑海里。

对于这是谁的墓室不感一丝兴趣的祈樾比较担心怀中的人。他抬眸,觑了眼有机关痕迹的石墙,大致上理清楚为何怀中人会在此处。但是,即便是掉下来亦不可能自己来到棺材下边昏倒。最重要的是,棺材里尸体的去向。

他总觉得这个墓室很不对劲。纵使他拥有着强大的力量,是被认可的现任持伞者(其实只是被迫成为),但他尚且稚嫩,无法预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

“管理员……顾情雪就劳烦你照顾了。”他似是思索出些什么,忽然对墨问这么一说,并直接将怀中的顾情雪交给墨问,让他暂代自己照顾昏迷不醒的她。

紧接着,他伸出手,聚精会神地将力量全都聚集在手掌心之上。不一会儿,他的手掌心上有一团由金银色的光所形成的的光团,在由光团凝聚成形,成了一个阵法。

金银色的阵法逐渐扩大,上面铭刻了许多看了也念不出的符号。

下一刻,他抛出那足足有一个人般大小的阵法,抛向墓室的门。

“砰!”

墓室的紧闭的大门被他的阵法轰然击碎,碎成石渣。

他拍了拍手,满意地点点头后,再回头看向目瞪口呆的墨问,不理他的惊愕,迳自伸手把顾情雪给抱过去,准备离开这墓室。其实他是懒惰去思考棺材里的尸体去了哪儿,满脑子只想着逃出这个地方,所以他直接把墓室的门给炸了,顺便去找找其余下落不明的二个朋友。

墨问惊讶完毕,苦笑不已地起身,立刻尾随而上,准备与祈樾一同离开墓室。

岂知,异变突发,墨问被一股无形力量狠狠击中,甚至凌空被扔,还准确无误地被扔进空棺材里。然后,棺盖自动关上,直接把墨问给关在里头。

万万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的祈樾反应过来之时已来不及。他只好一边抱着顾情雪,一边回到墓室里,迅速来到棺材旁边。

“管理员!管理员!”祈樾不断呼唤,深怕墨问在棺材里窒息。

没有回应。

祈樾一时间有些急,可这棺盖打不开。他只好先把顾情雪给放下,直接掏出伞来,并狠狠地给予棺盖一记重重的伞击。

银色的流光转眼即逝,伞击落下,却击不碎棺盖,反倒是起了莫名的共鸣。

先是愕然地感受那莫名其妙的共鸣,祈樾冷静下来,再次凝神,将力量集中在伞尖之上。他现在必须趁着顾情雪还在昏迷状态的当儿救出受困的墨问,否则她一醒来,发现他持伞,那么他的身份便会瞬间遭到揭穿。

力量集中完毕,伞尖也确实泛着凛冽的银芒。

祈樾毫不犹豫地双手举起了伞,然后再次重重地挥下。

这一次,伞尖触及棺盖之时,棺盖终于露出明显的缝隙。他轻轻吸了一口气,看着那缝隙逐渐加深,形成叶状,直至棺盖粉碎。

棺材里,墨问几乎被碎裂的棺盖石渣所淹没。祈樾赶紧把伞收起来,慌忙地把墨问给从棺材里扶出来,二人都不由自主地坐在地面上,面面相觑。

“谢谢……”墨问仍然心有余悸,但至少他已获救。

苦笑了笑,祈樾摆摆手,“不谢。都怪我不好,不应该直接破门,导致你被牵连。”

二人于是稍作休息,接着才一同离开墓室。

奇怪的是,这次他们离开墓室后便没有再发生任何事情,但墓室的门居然从石渣自动复原,将墓室完全隔绝开来。

沉默地目睹那扇门自动复原的现状之后,祈樾和墨问相互对视,最后都选择默不作声,悄悄离开,去寻找剩余的两个人。

至于那个墓室究竟为何只有一具空棺材,谁也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