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三 - 21、22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1-20 9:08:43pm

奇幻·玄幻


3-21

  接獲到弟弟不善的威脅目光,慈只能哀嘆現在越來越找不到人玩,接下去說:「我先把情況解釋完吧!那些亡靈法師們沒有人指導、控制,最後犯下了一個大錯,事實上,這些罪也是我們光明教會所犯下的。很久很久以前,這世界上還有一個職業,亡靈聖者,我們光明教會的同行,也是宿敵。」

  

  「說起來,那也是個很可笑的事情,光明祭司服務活著的人,而亡靈聖者們悲憫亡者。說起來,亡靈聖者就是亡者的醫師、指引者、保護者,但是亡者的靈魂的特性就是黑暗,成天混跡在黑暗之中,每個亡靈聖者都怪裡怪氣而且充斥著黑暗的氣息,他們行走在黑夜中,在沒有月亮的夜晚裡踏著飄渺的步伐穿梭在城市、曠野當中,在當時,光明教會就很不能接受這樣的行事作風的人與自己是同樣層級的同行。」

  

  「光明祭司與亡靈聖者們幾乎是以一樣的方式在傳教,你知道的,那時代並不是每個地方都有大量的人,也不可能每個地方都有教堂,所有人都是隨性行走過一個又一個村莊間,通常,很少會有兩個教會的人員剛好撞在一起。」慈就是在他的老師進行這古老的傳教活動時遇見他的老師的,所以他也品嚐過這光榮傳統,這種傳教的方式跟在教堂裡是非常的不一樣的,付出的更多,收穫卻不一定成正比,卻能讓他更加堅定自己的信仰。

  

  「不要跟我說那些東西,你要是敢對我傳教我就去跟父親說!」莫煩躁的低吼,這個慈就是傳教傳瘋了,一天到晚就是光明神,說話還越來越不著重點。

  

  「好吧好吧!就要說到重點了,因為光明祭司跟亡靈聖者有太多的共通點,生活習性喜愛卻又是天差地遠,所以互相看不順眼,但更糟糕的是,亡靈聖者呆太久的地方,普通人類很容易生病,因為他們身邊總是有太多的幽靈以及屍體,而長時間駐紮光明祭司的地方,幽靈會變的很虛弱甚至死亡,說到這,你應該明白光明祭司跟亡靈聖者的仇恨來源了吧。」

  

  「明白是明白,但是……這又不是我想知道的!給!我!說!重!點!」莫覺得自己的青筋正在瘋狂的跳動,有下一秒就會血管破裂中風的感覺。

  

  「呃!所以光明教會就趁對黑暗勢力攻擊的時候順手把根本沒參戰的亡靈聖者也滅掉過了數百年後卻發現幽靈越來越多卻沒有人能出面處理能放著讓他們繼續飄盪或者是派出光明祭司強制摧毀那些幽靈所有光明祭司疲於奔命累死了好幾個高階祭司後沒辦法之下就找來一些精神力比較高的人試著培養亡靈聖者來處理幽靈結果卻培養出亡靈法師偏偏亡靈法師根本就不是亡靈聖者最後還被那些亡靈法師們逃走加入經過戰爭後恢復了點元氣的黑暗同盟最後就變成現在這樣了所以光明教會承認亡靈聖者不承認亡靈法師亡靈聖者不在光明教會的滅絕範圍中小厄臨是亡靈聖者不是亡靈法師這樣懂了嗎。」為了保護自己弟弟的血管,慈一秒也沒停的說完這一長串的話後,累的吐出舌頭來大口喘氣。

  

3-22

  「早這樣說不就好了。」莫白了他一眼,兩人又繼續癱軟在軟綿綿的椅子中休息,腦中轉阿轉的。「所以,厄臨沒事?」

  

  「沒事。」慈肯定的點頭。

  

  「沒事阿。」莫發了一下呆,久到慈都覺得他睡著了。

突然,莫跳起來破口大罵:「沒事你叫我回來做什麼!你知不知道你老弟我差點死在路上?嗄?現在路上一大堆發瘋的魔獸,以前找個兩年也找不到的頂級魔獸我這一趟路遇到五六隻,天空中還有一大堆龍在飛不知道要飛去哪,這種時候我不是坐鎮商會總部而是跑來這裡聽你廢話!」

  場面瞬間尷尬,只有慈間歇性的發出乾笑,莫當然不放過他,怎能讓他如此輕易的逃脫,但因為沒啥力氣,所以莫只能持續的發出視線攻擊,看的慈頭皮發麻肌肉痙攣,心跳如雷鼓。

  

  「老、老弟,你這樣看我做什麼?我又不是美女。」

  

  「老哥,你說笑了,你弟弟我已經好幾年不看美女了,更何況,若是你是美女的話,我就要去找光明祭司檢查一下眼睛,還有找皇宮中的聆聽者好好的詢問一下我是不是出現了什麼認知異常的問題。」莫皮笑肉不笑的說。

  

  「這!小莫莫阿,這我一時之間也很難說起,要不然我們先去睡一會,或者是一起來玩孩子?」慈頭上開始冒出斗大的汗水,拼命轉移話題。

  

  「……哥,不要叫我小莫莫!還有,你既然叫我回來,就應該做好心理準備了吧,有什麼好不好說的?」一輩子都離不開的家人,慈到底在想什麼莫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吞吞吐吐欲言又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

  

  慈終於敗退在莫堅定的眼神中:「今年,小莫萊跟小莫雅幾歲了?」

  

  「16,怎麼了?」提到莫萊跟莫雅,莫僵硬了一下,神色有些不自在。

  

  「好像到了那個時候了,趁這次機會,把事情告訴他吧!」慈看著莫,眼中有鼓勵也有落寞根擔心,但他還是堅定的說:「告訴他們吧!至少在他們成年之前。」掙扎的從椅子上爬起來,慈走到莫的身邊,拍著他的肩,用它那低沉安定的聲音這樣說。

  

  「但是……」莫猶豫了,雖然早就知道這一天遲早會到來,但還是在心底祈求著這一天不要這麼快到來,一轉眼兩人也快成年了,該讓他知道事實了,但這樣以後該如何面對他們?自己這個做父親的真的不知道,這秘密也不可能瞞一輩子,終於,到極限了嗎?「會不會太早了?」

  

  「早?我親愛的弟弟阿!小莫萊跟小莫雅快成年了阿!成年禮舉行過後,他們就是大人了,拿掉髮帶,綁上不熟悉的繁複髮型,從此以後獨立的成年人了,他們有權知道自己的人生,自己的未來,還有自己的……」慈沒有說完的話,莫都明白,但他還是不願意告訴自己的孩子這些殘酷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