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四 - 留下来的伤害

十月十日≪如果世界还有彩虹≫  - 发布于2019-03-14 7:33:12pm

Not Specified


男孩久久还是没有从梦里缓过来,他还记得他与母亲的对话。的确,他的母亲是出于爱,不断地想要用:要一直快乐,这一段话来表达自己对孩子的爱,可是她却没有想到,这句话会让男孩一直压抑着自己的不快乐,一直遵守着母亲的话,要一直快乐的活着,放弃了悲伤和恐惧以及其它的情绪,或许他自身也不知道,一直快乐,这句话究竟让自己放弃了什么。此时男孩的眼神空洞,充斥着黑暗,就好似死人般的眼神,如果有一个人凝视着男孩的眼睛,那人或许会觉得自己看到的,不是人类,而是一个没有表情的玩偶。

男孩的脑海里不断回忆起母亲和他说过的每一句话。

”你要每天开心。”

“人活着就是要开心。”

“我不要求什么,只希望你开开心心。”

每一句话,不断地出现在脑海里,男孩不想回想,可是回忆的片段,不断地闪烁在他的脑海里,无论男孩如何回避也好,最终还是回到了与母亲的回忆。男孩是知道的,母亲说的这些话是出于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可是为什么现在的他却无法理解呢。现在的男孩,心里有一股说不上的力量,它在挣扎着,就好像要把心脏压碎一样。男孩不知道这股力量到底是为何物,或许是因为之前的梦境而出现,或许是其它的因素。男孩知道自己无法压抑这股力量,它想要挣脱男孩给予它的束缚,它想要从男孩的身体,破蛹而出。

男孩闭上了眼睛,用尽全力,毫无保留,嚎叫,呐喊。

“啊!!!!!!!!!!!!!!!!!!!!!!!!!!!!!!”

男孩想要把那股力量掏空。可是那股力量不断涌上来,于是男孩又用尽全力把它释放出来。

“啊!!!!!!!!!!!!!!!!!!!!!!!!!!!!!!!!!!!!!”

一次又一次,一次接着一次。

这到底是什么,这股力量到底是从何而来,为什么就是无法掏空,为什么会一直出现,你究竟是什麽,随着它不断地出现,男孩开始有了疑惑,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男孩想让自己不再有所压抑了,可是这股力量像是利用男孩不压抑的机会一样,掌控着男孩。男孩站了起来,向着一片黑暗,又喊了。

“啊!!!!!!!!!!!!!!!!!!!!!!!!!!!!!!!!!!!!!”

黑暗依然还是与之前一样保留着自己的冷漠,完全没有理会男孩的嚎叫,无论男孩在这里有什么举动,黑暗就是当作男孩不存在一样,忽略着男孩的存在,沉浸在自己想要看到的世界。男孩在这黑暗之中,喊了又喊,而这股力量也完全没有想要收敛,它就是不断地像泉水一样涌出心头,就好像它是无私的,不断地献出了它自己给予男孩。于是,男孩开始奔跑,想要用自己运动的方式,把这股力量掏空,他没有迷茫地向前奔跑,然后用尽全力地呐喊。

是悲伤吗?

不是。

是恐惧吗?

不是。

那这股力量,一直不断涌出的这份力量,它会是情绪吗?如果是情绪,那会是什么呢?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梦境,母亲出于爱所说的话,因为爱,说了那些话,想要男孩开心,希望男孩可以一直快乐生活下去。处于爱所说的话,正因为是别人的好意,所以男孩就必须接受吗?男孩无法拒绝吗?在没有厘清这份好意究竟会给男孩带来什么的时候,男孩就应该毫无保留接受别人给予的爱吗?又有谁能保证那份爱是无私的,又有谁能保证这份爱是男孩真心想要的,又有谁能保证这份爱不会是束缚着男孩,难道这份爱注定就会男孩穿上盔甲?这份爱,如果是男孩需要的,那会是很好的武器,如果不是男孩所需要的,那么这份爱,也只会是给予男孩的枷锁,一份慢性的致命伤。

一个无私的爱,变成了伤害。在面对这份伤害,在面对母亲给予男孩的无私的爱,男孩知道自己是应该接受的,可是男孩却不想要接受,他觉得这份爱非常沉重。男孩知道世界上有很多人渴望母亲的爱,可是母亲的爱,有些诡异,它就好像参杂着母亲的私心,想要男孩一直开心的目的究竟是什麽呢?难道不是母亲自己不想要理会伤心的男孩吗?如果男孩不开心,母亲需要烦恼,所以才想要让男孩一直开心,然后自己就无需要烦恼了。

所以母亲会说,啊,真好,你就是一个我不需要担心的孩子啊。

因为这是母亲想要的,所以男孩必须保持开心,当男孩不开心的时候,那就是违背了母亲的意愿,这就造就了愧疚,男孩就好像做错的小孩子一样,愧疚着,而这份心情无处可去,所以才会不断地涌出,因为对于母亲的愧疚,一直都在。母亲给予男孩的爱,男孩无法完全接受,因为男孩知道这份爱,参杂了母亲的一点私心,对于自己无法回应母亲这份希望的自己,感到抱歉,男孩无法完成母亲的期望,他无法一直开开心心地活下去,男孩需要恐惧,男孩也需要悲伤,这两份情绪,男孩无法抛弃,因为男孩知道它们都是自己的一部分,它们塑造了男孩,男孩给予它们生命,它们之间是紧紧相连的,是共同存在这个身躯之中。

男孩开始明白了自己的愧疚,而这份愧疚,继而造就了男孩的伤害。母亲的爱,给予男孩伤害,所以这份说不清的力量,是在填补着男孩的愧疚,如果没有这份力量,男孩或许会被这份愧疚压抑着,然后再次舍弃自己所有的情绪,会回应母亲的期望,依照母亲想要的样子活下去。男孩明白母亲的好意,同时也看清母亲的私心,其实男孩想要和母亲说,母亲,你也无需再依附在男孩的身上了,男孩已不再是婴儿,需要的帮助下才可以进食,也不再是个小孩,需要你严厉的教导下才会不犯错。

是时候了。是时候了。

男孩明白,是时候了,是时候把母亲的期望,母亲的希望,从自己身上移除,他不再是和母亲共生,他早已经是一个独自的个体,他可以照顾好自己,他可以很好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情,男孩也会好好的,母亲啊,就相信男孩吧。除此之外,母亲,你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了。

那股力量停止了。

失去力量的男孩,跌倒在黑暗之中,可是男孩此时最为放松,那份愧疚消失了,男孩开始意识到,不是所有无私的爱,自己都必须接受,或许那份所谓无私的爱,里面包含着一些看不清的目的。如果不是男孩想要的爱,或者是男孩做不到的,无论这份爱有多大,有多么浓,男孩也依然不需要啊。

原来如此。

“我是在生气。”

男孩是在生气自己,生气自己无条件地接受母亲给予自己的东西。即使知道自己无法完成,也去接受,然后渐渐地,因为无法完成母亲的期望,变成愧疚,继而衍生了愤怒,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母亲,男孩把愧疚变成愤怒,愤怒就好像没有尽头一样,不断地像泉水般涌出来,直到男孩需要不断释放。

此时的男孩,又认识到了另一个新的情绪,那就是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