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一:傳說開始 - 6-4 冒險再啟程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1-21 12:01:58pm

奇幻·玄幻


沒錯,我們就這麼簡單成了勇者。算了,我也不想吐槽什麼,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麻煩又傷腦筋的事交給神武去想,我只要盡自己劍士的本分就好了。

我們暫時兵分兩路,兩姐妹回家拿旅途用的道具,而我決定陪神武去武具店買一把新的弓和箭。

武具店就在昨天我去的藥店後面的巷子,我讓神武自己進去選購。不久他提著一把冰藍色的弓走出來,那把弓和他用了好幾年的長弓、甚至和后羿之弓完全不一樣。因為實在太漂亮而且顏色和夜行者好相近,我便詢問他能不能借我仔細觀摩一下——他平常最討厭其他人碰他的弓箭——,出乎意料他竟爽快地借給我。

指頭剛碰到弓身便傳來微微冰涼感,完全握住後甚至覺得手心有點冷。我不斷將弓上下翻轉、仔細觀察,其弓臂末端向外彎曲,是我從來沒見過的弓。

『【魅雪碎冰弓】。據說能更容易聚集冰和水的魔力,而且老闆還說這是反曲弓,弦拉得越開,所需的力量便會顯著增加。經過那一次的瀕死之戰,我深刻了解到自身的不足,需要好好鍛煉力量值。』

我點頭表示明白,將弓還給神武,他繼續說道:『弓臂末端設計成向外彎曲,是為了讓弓在承受更大的拉力的同時增強其反作力,但缺點是射出箭時會產生更大的噪音,非常考驗弓箭手的技術。』

我再次點頭表示明白,然後突然想起一個問題。

『老闆說?為什麼老闆能夠和你對話?他沒被抽掉靈魂嗎?』

『只要能夠說到關鍵詞,再多問題老闆都能回答。【永生之術】讓失去靈魂的人只會重複做腦海裡想的最後一樣事,如果一個武具店的老闆最後一樣事是在經營武具店,那所有有關武具的資訊都刻畫在他腦袋裡了,只要能夠說出讓老闆回答的關鍵詞,便能說出不止一句的對白。』

原來如此,腦袋好就是不一樣,明明和我聽著一樣的內容,卻能得到更多隱藏的資訊。唉,我還是乖乖當個熱血劍士好了,頭腦派什麼的不適合我。

回到允希允望的家,兩姐妹坐在床沿等著我們回來。允希捧著一碗熱氣騰騰、不時冒出氣泡、看起來非常噁心的深綠色藥湯遞給神武,說道:

『神武先生,喝下這個可以加速治愈斷裂的三根肋骨喔。』

『謝謝妳,允希小姐。』神武接過藥湯,對上允希水汪汪的大眼。兩人臉頰泛紅,前者像是為了趕走湧現的害羞,一口氣灌下藥湯。

……喝碗藥,你們臉紅個什麼勁啊?

我低下頭,百分百確定允希這條戀愛線與我無緣。

允望走過來我身邊,推了我肩膀一下,說:

『誒,你怎麼了?臉色看起來很糟耶,難道你也要喝姐姐煮的藥嗎?』

我搖了搖頭重新振作,將所有煩惱都甩掉,答道:『不必了,看起來味道就很糟……』

允望將嘴唇湊到我耳邊,一隻纖纖玉手擋在旁,不讓允希他們看見,說道:

『不喝是對的選擇,雖然姐姐煮的藥,治愈功效奇好,卻超級無敵難喝,我勸你沒什麼事還是別受重傷的好。』

嗯,我相信妳。因為我好像聽見神武嘔吐的聲音了。

中午時分,我們在熾烈的陽光陪伴下,離開村子。

根據允望的說法,我們來到天鳴國之前,她們得知黑教皇復活一事,不斷嘗試離開村子到其他地方打探情況,但村民都會在村子入口處阻擋她們。後來【永生之術】的詛咒到來時,好幾個村民受了村長的委託守在村前,防止她倆偷偷離開。於是就發展成除非村長點頭下令,否則她們沒辦法離開村子。

順利離開村子後,允望還說了一大堆希望我們不會太弱之類的話。由於她在耳邊聒噪不休,我覺得有點受不了,於是大步流星走到隊伍前頭。

太陽發出的熱真不是普通的熱,就算是正午也未免太熱了,迫使我一直都低著頭走路,讓陽光灑在我的後頸項上。

看著地面時,猛地想起這裡是浮空之國,距離我們生活的地面足足有一萬米,也就是說我們往太陽靠近了一萬米,難怪那麼熱啊……

我拋開勇者的威風形象,學小狗那樣伸出舌頭散熱,汗珠全都滴到地面,忽然感覺一陣涼意,地面的影子映照出有朵小雲正跟在我頭上。

……等等,這雲朵也未免太小了吧?而且跟在我頭上?

正當我想抬頭時,後方傳來一道聲音。

『雷鳴!』

一道閃電打在我頭上。

我茫然地看著前方,頭上傳來陣陣燒焦味,身體感覺有點酥麻。

『哇~【天命偵測】顯示,他的天命真的都不會扣耶~』這讚歎外加一點敬佩,其中包含更多的是旺盛好奇心的聲音,來自允望。

我回頭無語地望向她,接著——

『雷鳴!雷鳴!雷鳴!』

轟!轟!轟!

三道閃電陸續打在我燒焦的頭上,身體一陣麻痺,動不了。

『真的都不會扣耶!好強的防禦!』這次是驚嘆的聲音。

『妹妹,別玩了,啟人先生似乎麻痺了。』允希輕描淡寫地說。

妳好歹也罵罵她啊!

後來允希施展【去麻之術】幫我治愈麻痺狀態,我獨自生悶氣地走在隊伍後頭,眼睛死死盯著允望纖細的背影,以防在這晴空萬里的大白天再次遭雷擊。

沒想到這性格扭曲的妹子竟故意放慢腳步,讓我不知不覺和她並肩走著,再次展現她旺盛的好奇心問:

『誒誒,輕拍你肩膀,你會不會死掉?』

『不會。』

『那跌倒呢?』

『不會。』

『一記耳光呢?』

『不會。』

『那要怎樣你才會死掉啊?』

妳到底是要我拯救天鳴國還是要我去死啊?

面對這莫名其妙的問題,我在心裡默默嘆了一口氣,完全不想解釋。

雖然我的天命最大值只有3,比起正常人來說是異常地少,但在防禦、速度、力量等能力值上可是比同等級的人高出許多啊。要是跌個狗吃屎就會死翹翹,那我怎麼活到現在?

嗯……雖然在神武找我去玩摔跤前,我真的認為不小心跌倒一次就會死掉啦。不過那只是小時候的無知。

『雷鳴!』

閃電再次打到我頭上啊!

『妳夠了喔!雖然不會痛,但麻痺的感覺讓人很不爽耶!』

『是這樣嗎?其實被雷鳴打中是會很痛的耶,但你只是感到麻痺而已,好厲害喔。』

突如其來的稱讚,讓我頓時找不到生氣的點,只好轉移話題,說道:

『妳是怎麼呼喚雷雲的啊?都不用念誦咒文嗎?』

『其實啊,普通魔法師是需要念咒文的,但我只需要在腦海裡想像施展魔法後的情景再說出魔法名稱就可以了。雖然由自己來說好像很厚臉皮,但我和姐姐是天才魔法師,基本上沒什麼魔法需要我們念誦咒文。』

不但是個好奇心旺盛的女孩,還要是天才魔法師。

我在心裡對自己說千萬不要惹她。

『雖說如此,但比較高階或者複雜的魔法,我們還是要先把咒文背得滾瓜爛熟才可以隨心所欲使用。』姐姐補充道。

『既然說開了,那就說明一下我和姐姐的戰鬥傾向吧。我擅長攻擊類的黑魔法,多數都屬於直接傷害類,讓人中毒睡眠之類的狀態魔法並不熟悉,因為我覺得那些對即時戰鬥似乎沒什麼幫助,所以乾脆省下腦容量的空間,不學。而姐姐擅長白魔法,恢復天命、消除狀態類魔法也很在行。有姐姐在的話,只要一股腦往前衝解決眼前的敵人就好。』

我停下腳步,依序望向小隊成員,說道:『這麼說的話,近身戰的人只有我一個?』

他們三個互看了一眼,接著齊聲說:『麻煩你在前面當肉盾了。』

『怎麼可以……』

話還沒說完,神武神情嚴肅地將右手食指放在嘴前示意我安靜,接著用眼神帶領我的視線去到身旁的灌木叢中。

灌木叢後方傳來陣陣沙沙聲,我們迅速拿出各自的武器備戰。

『哦呀呀丫丫!』

伴隨著怪叫聲,灌木叢中陸陸續續跳出類似狂暴兔的生物,把我們給團團包圍。

狂暴兔是擁有柔順白毛的兔子,平常很溫順,但只要肚子餓了,全身白毛便會轉為紅色,進入憤怒狀態,攻擊所有眼前會動的生物。而眼前的怪物雖然很像狂暴兔,但身形卻比狂暴兔大上一倍,且雙腳站立,手中還拿著斧頭。

我們不自覺地背靠背圍成一個圓圈,提著斧頭的狂暴兔漸漸逼近。

『流氓兔,是群聚魔物,通常首領會在附近指揮它們圍堵旅人,搶走旅人身上的東西。』

對神武淵博的知識感到敬佩的同時,也好奇他怎麼連天鳴國的魔物都知道得那麼清楚,但很明顯現在不是吐槽的好時機。

兩隻流氓兔舞弄著斧頭用力一跳來到我面前,我做好往常的準備姿勢打算使出旋風斬時,卻突然想起身後的同伴。於是趕緊取消動作,轉為用夜行者往空中劃出一道完美的橫線。橫掃實實在在劃開兩隻流氓兔的肚子,它們並沒有成為碎片消失,只是被斬擊的力道弹飛而已。

我回頭對他們說:『前面的交給我,你們三個負責後面,有問題嗎?』

得到夥伴點頭回應後,我便往前衝進兔群中大開殺戒。

我盡量不使出範圍技,以免漏網之魚彈飛到神武他們那邊。

於是我砍、挑、刺、斬地將流氓兔穩而紮實地消滅。當流氓兔真的把我包圍時,我便對著前方使出音速炸裂,徑直往前硬生生地開出一條血路。

戰鬥期間,偶爾會在兔群的縫隙中看見神武他們。

神武霸氣地擋在允希面前,舉凡想靠近允希的流氓兔都會慘遭一箭穿頭的下場;允望則是不斷召喚雷雲使出雷鳴,偶爾還會發出火球、冰錐、風刃等,但使用雷擊的頻率比較高。

有個招式我覺得很帥。

允望將雷雲召喚至身前,放出一條直線狀的雷電,所有碰到高壓電擊的流氓兔瞬間慘遭烤焦之刑,眨眼便化為碎片。

視線拉回來,我用劍身格擋朝我砍來的數把斧頭,和三隻流氓兔比拼力氣。咬緊牙根用力把斧頭彈回去後,立馬接上橫掃攻擊,眼前最後三隻流氓兔立刻成為劍下之魂。

當我準備趕去夥伴身邊幫忙時,地面的影子驀地變大了許多。我迅速抬頭看去,一隻巨大拳頭來到我頭上。瞬間判斷絕對來不及閃躲後,急忙舉起夜行者,硬把這巨大拳頭扛了下來。拳頭帶來的衝擊穿過我的身體導入地面,裂痕以腳下為中心迅速往四周輻射開來。

這時,一把巨大斧頭從右邊橫掃過來,頭上的拳頭卻還在不斷施加力道。

糟了,沒辦法躲開斧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