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六:我居然出不去了 - 回四十八

柠檬≪老天!突然变成守护者≫  - 发布于2019-03-22 6:37:07pm

其他·同人


两人走到街上处,并个别靠在柱子旁。卜缘不住看着自己被拉长的影子,叹息道:“唉,第一次睡街上啊……”

“卜缘,都是我的错……”安锁低头,更加愧疚了。卜缘望了望安锁的影子,笑道:“喂,老子没那么容易生气啊,更何况你愧疚也没用嘛,事情还不是发生了。谁会知道这种事咧?”

“可是,是我贪玩……”安锁双手抱住双脚,说:“不是我极力要过来玩的话,也许你就不会流落街头了。堂堂一个守护者,岂有在街上睡觉的道理?我身无分文,让你受苦是我的过错……若回去,我必定负荆请罪的。”

“算了啦,看你可怜巴巴模样,再加上瘦瘦小小只的,怎样‘负荆’?在这里我只是整天说废话又是个穷光蛋的路人甲乙,没人理我的啦。就算我讲出来,还会被当成疯子咧。”卜缘微笑道,转过身来像摸小狗一样胡乱摸了摸安锁的头发。安锁生气地打了他的手臂,骂道:“疯子!”

“喂喂刚才不是很有礼貌的咩怎么下一刻就打我了啊啊啊!很痛的咧!”他哇哇大叫,夸张地摸摸他的手臂。安锁生气地“哼”了一声,叉腰不再理他。

“哼,变脸比扇叶转动速度还快。”卜缘蹙眉,可嘴角带着笑意。他问:“好了好了,说起刚才的事,你要怎么办?”

“我想这里或许有相关记录,我们可以去查查。不过,那个人的话……我不知他的功力到底有多高,居然能做到封锁边界线。也许……也许……”安锁说到这突然犹豫了。

“也许什么?”

“他应该也是守护者……或是有超高力量的高人。”安锁小声说道,怕得罪了某个人。

“可是你不过是区区的模拟粒子,而我只是守护者,如此关着也不值得呀……况且谁会陷害同行?”卜缘满头问号。

“那也是我想不明白的问题。不过,现在光想是谁也没用吧。我们还得找出出去的办法,才有办法抓住那个人。”安锁说道。

“好啦……”他说道,把手放在颈项后。

两人沉默了片刻,卜缘想问事情,转过头来却看见安锁一脸郁郁寡欢,“喂,你怎么了?”

“我只是想一些事……”安锁抬头苦笑,“我有些想不明白,可也没用了。唉,就算了吧。”

“什么事啊?”听安锁这么说,卜缘突然有兴趣起来了。他凑上前,准备听安锁说“故事”。

“喂,我有说要讲吗?”安锁不满地挪后几步保持距离。

“你敢说出来的东西我就敢听。”

“你赢!”安锁说,之后又警告:“你不要说出来,这事十分严重,若被属上知道……你也逃不成。”

“好啦!”为了能听到故事,他做了个拉拉链的手势后说:“可以讲了。”

“我曾经告诉过你,我不是说过我两年前出生于属殿对不?”安锁问道。

“对,你说过。”他还记得这件事咧。

“那是骗人的。”安锁压低声量,“当我有意识时,我已经在小型图书馆。那时候你们的首长大人对我微笑,并把我放进盒子。她手里还拿着前模拟粒子,之后我还没看清,眼前便一片黑暗。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前模拟粒子有着一股阴暗的气息。”

“也许前模拟粒子已经损坏了吧。”卜缘猜测。

“有可能。虽然不知道它会被带去哪里,但我判断它已经被销毁。我就静静地躺在盒子里,直到重建光明并遇见你。”她说。

“那里边有什么问题?”

“问题就在守护者大人为何向我说谎。我明明出生于小型图书馆,为何她对我说我出生于属殿?那也是我想不明白的问题。”她抬头,一脸沉思。

“说出生在属殿比较有威望吧。”卜缘说。

“总之肯定没答案。更多的,我不再透露。”安锁打了个哈欠,说:“快睡觉,明天还得想想回去的问题。”

“好啦……”他闭上眼睛,心里却还在思考。欺骗……或许是想隐瞒哪些事,还是只想让某些事情变得圆满?

×

夜晚。

卜缘翻来覆去,有些睡不着。他回头一看,安锁正躺在柱子前,双手抱膝,一身颤抖,眉头紧锁。他不住感叹道:“她还会冷啊,真难得。”说着时,他走进小巷里边寻找着能让安锁取暖的东西。他双手插进口袋里,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东看西看。赫然双眼发亮,跑到垃圾桶旁捡起一样东西。

那是久违了的记忆碎片啊啊啊!他心里激动地呐喊,眼见四下无人快速紧握在手里,并一脸若无其事地继续寻找东西。幸运之神真是眷顾他,不一会儿找到了刚被人遗弃的、虽然破旧但还算实用的被子。他走到安锁前,细心地为她盖上后,就像得到大宝藏一样心里狂笑。不过书中的世界如何跑来那么块记忆碎片呢,管他啦,吃下就是了!

他把碎片吃下后,果然像第一次一样浮出画面,不过这次却比上次更长……

×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的孩子会这样?”

一女人坐在地上哭泣,终以泪洗脸。她靠在墙壁上,“你几时才回来呀,我要怎么办啊……”

一身体偏瘦的七岁小男孩站在门外,仔细观察着母亲的一举一动。他不敢走进房间里,又不敢走开,只好像大树一样紧紧把跟扎在地下。耳朵竖起来,听着完全听不懂的话。妈妈说些啥啊,完全听不懂呢。

“我的孩子啊……难道是宿命,是永远无法避过的吗?”

宿命?

什么是宿命?

妈妈在说什么?宿命,是说住在家的命吗?想着想着,都不知道自己在说啥了。又认真地听,听到母亲从悲伤转换成悲愤,紧握双拳,“放心吧,我一定会救出你们的。我不会被区区这个宿命打败的!老天啊,我才不怕你!说什么天注定的,我才不相信!!放心吧,既然我有办法生下你们,我一定有办法让你们继续活下去!!”

母亲的坚定眼神与压低声量的狂吼让男孩呆坐在地。往后移,再往后移几步。嘴里的“妈妈”这两字微弱得不行,微弱得他也听不到自己的声音。母亲回过头来了。母亲憔悴的脸、还有未干的泪痕和加上空洞的眼神,让他不禁毛骨悚然,动也不动地直视着母亲。

这是,第几次哭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