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六:我居然出不去了 - 回四十九

柠檬≪老天!突然变成守护者≫  - 发布于2019-03-23 10:17:27pm

其他·同人


从几天前开始,母亲就不断哭泣。是因为我的关系吗?在男孩未察觉的时候,女人擦了擦眼泪,快速整理仪容。

噢,她起身了。

她朝我走来了!

快跑啊,快跑啊傻瓜。你会被妈妈骂的!他心里叫道,尝试让自己逃跑。不过身子原封不动地呆坐着,手越来越冷……眼前的女人是我的妈妈吗?他居然怀疑起母亲来了。当他截断了自己的思想时,母亲已经站到自己面前。然后,蹲下。对上眼的,又是平时充满慈爱的母亲。

男孩不住把视线转下,发现母亲紧紧地握着一样东西。

“小缘,干嘛呢!”她微笑,摸了摸男孩的头。男孩错愕的表情中缓缓吐出几个字:“我饿了……”

“呃,妈妈刚才在玩哦!那是给小缘惊喜的,想吓吓小缘。小缘,没吓坏了吧?”母亲苦笑着,抱起了男孩,“走吧,带你去吃你最爱的煎蕊!”

男孩随即被喜欢的食物覆盖了刚才的“惊魂记”,微笑并大力点头。

之后,女人就再也没提起这件事,没再哭泣过。他以为他忘记了这件事,却发现,这件事一直都深藏在他的心底。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

“到底该不该去找他们呢……”

攀元坐在床上,苦恼地双手抱臂,紧盯地面。想起毓渊得意洋洋的笑容,还有握在手里的水晶球,“碰”一声站了起来。

“决定了!”

×

一高一矮的一男一女正站在地图前,一人双手叉腰,一人伸出手指指着地图。她把食指移到右下方处,不禁露出胜利的笑容。

“就是这里。”

被指着的地图上正写着某某图书馆。一下定决心,往右方走去。

“喂喂你怎么找到的?我都没发现到咧!”卜缘摸摸头发,露出佩服的表情。

“lucky.”她转过身来,一脸得意地打个响指。

“哦,你还会说英文啊……”卜缘睁大眼,“再试试说几个?”

“这……”安锁迟疑了会儿,突然生气地走开,“你不会自己说啊?英文那么差,老师教的全都到哪儿了?”

说白了英文就是差……喂喂!你说差的是哪位呢!

×

攀元飞奔着,跑得好快好快……

胸口因为长久不运动而变得疼痛,并且发出阵阵抗议声。她紧抓胸口前的衣服,喘着粗气。脚步越变越慢,直到蹲下,并贪婪地吸下周围的新鲜空气。

她用手顶在柱子上以平衡身子,又慢慢起身。

“拜托让我遇到他们……”

她带着喘气边重复道,又不知往前走几步。良久,她不住大口呼吸,直接靠在柱子。

“到底在哪里啊!?”她抱怨道,眼珠不断左右移动。蹙眉了一会儿,干脆不动了。

“难道真走了?不,你们不能走,我还需要你们……”

攀元嘀咕道边阖眼,不想看这个残酷的世界。明明这么好的机会已经到身边了,为什么偏偏要让它溜走呢……若当初不那么做,未来一定不同吧?

呐,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气喘吁吁、手足无措吧?

她想起了昨天夜里,朋友带着兴奋的、发给她的关于水晶球消息。当她看到时简直想翻白眼,但看在朋友至少还愿意与她分享讯息的份上,翻白眼的冲动姑且忍下来。

攀元知道朋友想利用她,发这讯息不过想游说她与其并肩作战寻到水晶球。不过看到讯息的内容时,她不住微微睁大眼……

那是红色水晶球的消息!她快速往下滑,心情陡然跌下谷——

杉勒密室。

那是多少个想要得到里边的宝藏,又有多少人命丧其下。密室里的布置者也就是杉勒先生,为了玩乐而制造充满险峻的陷阱。她敢保证那是个变态,不然怎么希望别人走入这个陷阱!如今红色水晶球已经落入他手中,又不知有多少个人为其争夺,届时将血流成河,杉勒阴险的笑容让她毛骨悚然……

不对,重点不是这个。据说杉勒密室有十大关卡,就连过第一关都困难。对于她而言,简直是绝望!虽然目前为止从来没有人能破完十关卡,不过红色水晶球没拿到绝对不甘心,更何况被杉勒用了怎么办……即使攻略杉勒本人,杉勒也是个和卜锁卜缘一样有力量的人,而且他的来头还是……还是……

“你在睡觉吗?”

一把熟悉的声音从攀元耳边传来。攀元不住开眼,赫然发现卜缘就在自己眼前,吓得她跌了个踉跄。她马上用手顶着地才不让自己跌倒,边骂道:“你靠我那么近干什么!”

“啊?吓到你啊?哈哈抱歉啊,我以为你晕倒了。”卜缘带着歉意地笑,转过身问:“喂,都说没事的吧,你那么着急干嘛啊?摔得这样还能平衡身子,证明没事的啦。”

“她都跌成这样,你还不扶她!”安锁不满地囔囔道。

两人正拌嘴的时候,攀元硬是挤出和善的笑容,并自己起身。对,现在正是请求他们帮忙的时候,千万不可生气。若生气了,便功亏一篑。她调理好自己的心情,并友善地说:“哦,真巧啊。”

当然是特意寻找你们才能遇到你们的。要过那十大关,要得到红色水晶球,非得得到你们的帮助不可。

“当然!哪里知道我们酱有缘呢,哈哈哈……”卜缘回过头来,心虚地问:“呃……哈哈,你知道杉勒吗?”

杉勒?

他们说的,难道是……

“啊,你说的,是杉勒密室里的杉勒!?”她睁大眼,一脸不可思议。

“是。你可知道杉勒这个人?我们在找他。”安锁说道。

我们在找他……这句话一直在攀元脑海里不断重复着。她要去杉勒密室,两人也要去找杉勒,那么说,那么说……

他们三人简直在互相利用。这么想着,她心里乐开了花。她原本正为自己利用朋友而烦恼着,结果却出乎意料。她心中的大石,也终于放下。

说白了,他们是在互相帮助啊,别说什么互相利用之类的鬼话!攀元极力隐藏笑意,一本正经地说道:“你们找他有何用意?”

“这个……我们在找一样重要的东西,不得不找他。”安锁敷衍道,就是为了不让她知道两人的身份。不想攀元却脸色聚变,干笑道:“你说的……是红色水晶球吧?”

红色水晶球,什么玩意儿?为了不让自己在这个世界里显得未知让攀元怀疑,只好豁出去了:“是。你也在找?”

眼见攀元依旧微笑,终于能放心了。

而攀元心里已掀起狂狼。他们也来寻找红色水晶球?那么说,眼前的就是她的敌人。可是,没有他们的话,攀元根本就是零胜算。与他们结盟,又害怕他们来夺走水晶球……独孤攀元啊,你怎么就是如此矛盾啊!

算了,以这个情势来看,是非并肩作战不可了。他们可以击退敌人,而到时候又是另一回事了!

她知道这么做不对,良心也在谴责着她,可她毅然转身,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我也是啊,真是有缘呢。不如我们现在去找吧?”她挤出笑容,尽量不让别人看透她。安锁突然不说话,只是板着脸。她好奇地问,心也不断碰碰跳着,“怎么了吗?”

难道她发现我的动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