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六:我居然出不去了 - 回五十

柠檬≪老天!突然变成守护者≫  - 发布于2019-03-25 7:32:26pm

其他·同人


“没什么。”安锁从思想中回到现实,“只是想想如何找到他而已。”

“哈,你也会想这种事啊……”卜缘笑着调侃道,安锁不自然地打了他一下,并靠近他小声问道:“你不觉得攀元奇怪不?”

“啊?怎么奇怪法?”他好奇地问。安锁简直想翻白眼。天啊,世界上怎么还有如此单纯的人!她皱眉说道:“不是摆明了吗,她根本在利用我们啊?”

“哟?那很好啊。”卜缘微笑道,让安锁简直想揍他,不过极力忍下来。尤卜缘,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笑!

“被利用了还高兴?我真是第一次见到!”安锁叉腰骂道。

“你不要干涉啦,高人自有法子!”卜缘用手嫌弃地摆了摆,便对攀元说:“既然我们都去同个地方,那么有劳你带我们去喽。”

卜缘真的单纯吗?未必。他已经想好了对策,还有面对的情势……

这情势对他们来说绝对是最佳不过。既然攀元知道一切,那么她肯定有办法带他们避过陷阱与走正确的路线。更何况就算攀元要利用他们,绝不会将他们杀害。即使有此动机,有力量的两人对攀元一人,输的一方肯定是攀元。攀元没那么笨,她还要利用他们两人渡过重重难关,达成目的。届时她要杀害他们,他们也晓得密室的路线,还有应对方式。安锁也算是个警觉性很高的人物,他只能将其“投资”在安锁身上。自从芸毒兽的教训后,他深深明白只有依靠安锁才能找到杉勒,回到z世界。总之,攀元就是扮演军师,而两人扮演战士的角色,为对方和自己的利益而奋斗着。

啊啊,怎么看起来超级心机啊!sorry啊,没这么做,你三百年也不用回家。

对了,杉勒正是能帮助两人回到z世界的关键人物。据书本记载,杉勒正是来自“外地”的不明人物,并能来回穿越。之后他就在此定居,除此之外就没有关于他的资料。听攀元了解的程度,众人大概是心知肚明,却闭口不谈此人。停留在这世界的“在地”人大概就只有杉勒了,也许找到杉勒这个人,就能离开这里——

“哟,那我爽快答应咯。”攀元心里高兴得爆表,恨不得飞到密室那得到水晶球。三人互相猜疑与不信任对方的惨面,即将开启——

×

一青年来回疾步,不一会儿就气愤地打桌子,并赌气地坐在椅子上。另一个女生则在沙发上如坐针毡,搞得气氛紧张兮兮。

“死攀元,滚到那里去了?今天不知老子回来吗,这家伙越来越欠教训了!”脾气暴躁的青年双手抱臂,呼吸也因生气变得急促。青年有着与攀元类似的长相,可看起来偏壮。

“攀阮哥,你再稍微等等吧,也许她待会儿就回来了……”女生看来十分温柔,及腰的深褐色头发顺直地垂下来。女生长得标致,让青年相形见绌。

“毓渊你不是不知道——”青年顿了顿,特意抬高了音量:“我今天就是来帮忙调解的,结果呢?连个人影都见不到,她是不想认我这个哥哥了吗!”

“攀阮哥,你别那么想……”女生还没说完,包包里响起了讯息提示音。她拿起手机一瞧,脸色突然变得苍白——

“怎么了?”

“有人见到……攀元……”女生说话都变得不清楚了:“攀元……随着一个少年和少女……去杉勒密室了!”

×

芷恒气喘吁吁地对付着一堆朝她冲来的妖怪,不断使用术语打败妖怪。

“可恶啊……居然用模拟妖怪阻挡我的去路!田稚,你到底想闹到什么时候!”她生气地咆哮道,并以带着滚滚烈火的焰灵之剑往其中一只妖怪砍去。只听见妖怪的咆哮,似通讯不良般消失。

“你听着了,你能一时挡着我,可是不能挡着我一世……这事肯定是你做的吧?是男子汉的话,赶快给我出现吧!”她华丽地转了一圈,只见火光蔓延般闪向四周,妖怪们全都消失不见。她霸气地把剑顶在地上,并发出“锵”的声音。深吸一口气后,又往前走去。

×

“呐,就是这了。”

攀元拿起手,敲了敲山壁。之后又轻轻地把耳朵放在山壁聆听,如此反复地敲打着。此地乃是山脚下,阴森至极,连太阳光线也无法照耀进来。石头上铺满了一层层青色的厚苔藓,随时随地可以让你摔一跤。既然是密室嘛,就要有些许功夫才能打开。心想这山也许是空心的吧,不然怎么装的进十大关。问题是……这杉勒大哥怎么不住其他地方,偏偏住在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叫太阳也懒得理你的地方啊!

面对那十大关,大家也做足了准备工作。听攀元的解释,两人也大概了解到此山的构造。先是死记硬背里边的种种陷阱,之后还买手电筒啊、电池啊、毛衣(?)之类的东西,看来要回家都难啊!还有一点……

“攀元,这里看起来不对劲。”安锁仔细观察了四周后嘀咕道。

“怎么不对劲了?”

“这里……有些安静。”安锁拉低声量:“你也说过,你是接受到友人讯息才知道此事。经历那么长时间却连个人也没有,太诡异了不是?”

“也许只是他们都为地点而退缩了呢?”攀元顿了顿,坚持自己的想法:“这是个好事吧。若来了个高人,我们也没法得到水晶球了呢。”

卜缘沉默不语。两人说得对啦,可是安锁好像说得有道理……酱珍贵的东西,怎么却一个人影也没有?这里安静得诡异,这里也像……像为等待着他们出现。虽然这么说很自恋,可是气场分明加重很多,还有说不出的感觉。前面的两个少女显然有不同的选择……怎么办?该听安锁的话而回去呢,还是听攀元的话继续前行?

“你个男子汉怎么沉默?说说话,打算回去还是继续前行?”安锁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问了他心中的问题啊!欸欸,要怎样咧……算了啦,豁出去吧!东西都买了,人也在这里了,而且只是问问题罢了,无伤大雅!而攀元咧……做个人情,看看能不能请求杉勒吧!

“既然都准备好了,那么就继续前行吧。”卜缘做下了这个决定。安锁朝他丢来怨恨的眼光,他只好别过头视而不见。

不好的预感已经蔓延全身……没救了。现在,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各位,门开了,快进去吧。”不知何时,攀元指了指打开的门说道。门口里边深不见底,还传出阵阵阴风,叫人直打啰嗦。

“手电筒。”安锁接过卜缘给予的手电筒,推上按钮就走进密室里。他迟疑了会儿,马上跟上去。

“手电筒给我——”

岂有此理,自己明明是男生,为什么反而跟在后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