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三 - 23、24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1-21 8:01:10pm

奇幻·玄幻


3-23

  「告訴我們什麼事情?」門外,莫萊推門進入,皇城發生了這麼重大的事情,學校當然停課,而他回到家聽說有一台掛著父親的商會的旗子的豪華馬車衝進城裡直奔光明教會,不想一直呆在家裡的兩人當然立刻衝到光明教會。

因為兩人與慈的關係,光明教會的人也認識兩人,沒有多做攔阻就讓他們進來,沒想到卻讓兩人聽到了這段對話,莫萊激動的看著兩人,心中不詳的感覺不停滋生,他只能告訴自己這一切都是因為發生了這麼大的天災,導致自己心神不停。

  

  另一旁,莫雅的臉色刷的慘白,嘴唇泛白顫抖著,腳步悄悄的往後退,莫沉聲斥喝:「莫雅!」

  

  「父、父親。」莫雅低下頭,不敢看自己的雙胞胎哥哥,一直以來,他都假裝自己忘了這件事情,但終究逃不過這一切嗎?雖然一切都是自己自願的,但會不會以後的一切就此不同?他再也不是這個家中的一份子?而是一個不相關的、可使用的僕人?雖然他相信父親不會這樣做,但還是忍不住去想,去揣測,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著。

  

  「父親?小雅?」看見自己弟弟的樣子,莫萊不明白到底怎麼了,他感覺的到那來自心底的恐懼,不只是他的,還有更多是來自莫雅,他的雙生兄弟的心底。以往即使發生了任何事情,被刺殺、被攻擊,受到生命的危險,任何威脅只要身邊有莫雅在,那他就不會那麼害怕,因為莫雅永遠在他身邊,他們會一起度過所有的難關,打敗一切敵人,但這次,恐懼來自莫雅的心底,那樣的深切冰寒,而這一切的來源,則是他們的父親,該怎麼辦?

  

  莫萊的心中出現了空洞,好像即將有東西要消失了一樣,伴隨著逐漸退減的,來自莫雅的恐懼,形成了更巨大的缺失,嘴唇不停開闔想要說什麼挽回,卻連發生了什麼事情也不知道,淚水緩緩的順著臉頰流下,為何流淚?他也不明白。

  

  莫雅已不再顫抖,他挺直胸膛,抬腳往後退了兩步,站在莫萊的身後,慈怔怔的看著兩人,茫然的無聲哭泣的莫萊,還有他後方站的筆直的莫雅,那個位置他常常看到,在自己的父親與特芬爺爺之間,自己的弟弟還有他的妻子之間,自己的朋友與瑟芬之間,而他們共同的特色,就是站在後方的那位都有個共同的姓氏,他們都是祭爾帝家族的孩子。

  

  莫萊伸手茫然的往旁拉,卻找不到應該回應他的另一雙手,慢慢的轉過頭,原本應該站在屬於自己弟弟的位置上的人卻在更遙遠的地方,多了那兩步,兩人之間也不再如同往常,兩步的距離,從莫雅不再閃著光芒的眼中莫雅明白,這兩步的距離猶如天塹。

  

  莫開口想說什麼,身旁卻傳來巨大的聲響,慈站起來的同時也推翻了他的椅子,巨大的聲響讓厄臨蹙眉翻了個身,慈伸手,一手一個抓住莫萊跟莫雅就往房外走去,莫連忙跟上,慌慌張張的一行人衝出了光明聖殿,聖殿中的學徒們這才敢出現,將有些凌亂的房間打掃乾淨,拉上窗簾關上門,留下靜謐的房間給厄臨好好的休息。

  

3-24

  慈還沒有氣昏頭,他走到聖殿外招來忙碌的馬車,但他一上車說了第一句話,莫就知道慈不是氣昏頭,而是氣瘋了,他這樣說:「往城西,禁區提圖坦山谷,祭爾帝莊園!」

  馬匹以穩定的速度奔跑,而第一輛車中的慈與莫兩兄弟相看無言,最後還是莫開口問:「哥,你想做什麼?你應該知道這是不可能改變的,就算父親去找祭爾帝家族也不可能說服他們,更何況是我們,別鬧了,回去吧!好好開導一下他們應該就好了。」

  

  慈死死的看著莫,然後伸手往他頭上用力一拍:「這鬼話你騙誰?」

  

  在他們這一代,刃的繼承人就是莫,由於狂獅太過無拘無束,剩下了繼承人就只有莫跟慈,兩人的表現都很不錯,在年輕時,慈飛揚跳脫卻不失規矩,莫沉靜穩定也帶著輕鬆,兩個都是非常好的繼承人選,而慈這麼好的人才卻被光明教會打包帶走,最後由莫當選,這是外界所知道的。

  

  而事實上,打從一開始人選就確定了,在那女孩出現的那天,一個年紀跟莫相近,帶著靦腆的微笑以及嚴謹的禮儀舉止,穿著可愛洋裝的女孩出現的那天,瑟西帶著她走到莫的身前,他告訴他:「這是莉絲‧祭爾帝,以後侍奉你的女孩。」自那天起,莫的生命不再只有努力成為刃,而有了更多、更多,在圖書館中尋找半個月,只為了一紙逗佳人開懷的粉色書信,令花店不堪其擾也要弄到的天藍色玫瑰,一切一切,只要是她喜歡的,她想要的,莫都會廢盡心思幫她弄到手,即使只是眼中短暫的略過的渴望光芒,莫也接收的到。

  

  這樣的甜蜜之下,莫非常擔憂,他見過太多同樣是貴族的朋友們的慘狀,因為過地喜愛自己的僕人,被父母親逼迫親手殺害他們,而他很努力的隱藏這個秘密,但他不認為他的父親看不出來,每天每天,他都在擔心著,但看到莉絲的笑臉又忍不住去寵她,他問莉絲,是否將她送走比較好,莉絲只是輕笑搖頭。直到他發現父親根本沒有管他的打算,他才鬆了口氣,記得她開心的跟莉絲說這件事時,莉絲臉上的笑容有如璀璨的陽光。

  

  但一切都改變在那天。

  一整天從早到晚的忙碌,正式裝扮、儀式、接受長輩們的祝福,最後帶著滿足的微笑跟疲倦的身軀回到家後,他看到莉絲換下了漂亮的洋裝,換上了貼身而樸素的戰鬥服,一臉冷漠的站在自己的父親身旁。

那天,他最愛的女孩不再是可愛的女孩,而成為他在黑暗中的影子,而他也不再與自己的家人那樣親近,開創了自己的事業後,他遊覽於各過的風采,那時狂獅與慈已經不在旋靈國中,而他不知道怎樣面對自己的父親,只能不停的工作與旅遊,但他知道,在遙遠的旋靈國中,那棟華麗的宅邸裡,有一個曾經愛笑,現在卻將自己藏在黑暗之中冷著臉看著一切的女孩,永遠等著他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