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三十章 - 南宫权登场

五月玫≪前世:双生月桂≫  - 发布于2019-03-27 6:10:18pm

武侠·仙侠


沐玉漓将被子摊开,简单地收拾一下,准备就寝。而顾瑶则在一旁坐立不安,有话想说,却又不说。

顾瑶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要问出自己的疑惑,此时沐玉漓突然转回头,倒吓了顾瑶一跳。

“顾瑶?你不歇息吗?”沐玉漓问道

顾瑶又再次鼓起勇气问道:“楚玉,你喜欢大师兄吗?”

沐玉漓被顾瑶的问题给愣了一下,回避道:“你怎么会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这一路上,我看得出大师兄很照顾你,也经常和你呆在一块。以前,大师兄也是非常疼我的,直到你的出现,这一切都变了。大师兄不再像以前那般对我好了。”顾瑶语气中有些妒忌道

沐玉漓自嘲了一下,“顾瑶,我虽不知道你和大师兄以前发生过什么事。但是,我和大师兄这辈子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可能?”顾瑶接着问道

沐玉漓走过去,拍了拍顾瑶的肩膀说道:“你还是不知道的好,你睡床吧,我靠在椅背上休息就好。”

顾瑶的手正打算伸出邀沐玉漓一块睡在床上,毕竟两个女孩挤一挤倒还行。但,沐玉漓却直接走到椅背上休息。

顾瑶只好将手收回,简单地梳洗一下,就歇下了。

隔天早晨...

沐玉漓一睁开眼,就见到小紫依蹲在地上仰望着沐玉漓,倒是把她吓了一跳。

“呀!小紫依,你怎么会在这啊?”沐玉漓揉着眼睛说道

“还说呢!玉姐姐你怎么把紫依留在他们那几个臭男生那呀?把人家吓了好大一跳!”小紫依嘟着嘴抱怨道

“嗯——呀——一大清早怎么啦?”顾瑶伸着懒腰抱怨道

“好了,快起来呗!咱们也该起身了。”沐玉漓说完,便去梳洗一番

沐玉漓换上了一套红色的长裙,三千青丝用一红绸带系上,额间碎发随风飘散。

“哇!玉姐姐穿红色好好看啊!”小紫依赞叹道

不只是小紫依,就连顾瑶也被沐玉漓的美貌给惊艳了一番。

平日沐玉漓总是穿浅绿色的衣裳,倒觉得清新可人。此次的穿着打扮,更是让了惊艳。

沐玉漓刚系好发上的红绸带,一转回头看到顾瑶如此看自己,疑惑道:“怎么了吗?”

顾瑶此时才回过神,说道:“没事,只是有些眼熟。”

“这世间穿红衣裳的女子多了去,或许只是巧合吧。好了,我们下楼去吧。”沐玉漓说完,拿起佩剑,便牵着蹦蹦跳跳的小紫依下楼去,顾瑶则随后跟上。

沐玉漓一走下楼,在场许多客人也都被惊艳一番,包括夜奕世三人。

“你怎么今日突然换上红袍啦?”楚风小声地对沐玉漓说道

“没事,只是一件衣裳而已。”沐玉漓小声回答道

夜奕世看到沐玉漓这一身衣裳,又再次想起当初武林大会上初见的场景,手中的茶杯还愣在空中。

“奕世,你怎么了?”顾玨喝茶到一半看到夜奕世有些古怪,便问道

这时,夜奕世才刚回过神,“啊!没事,只是在想七剑的事。”

“对了,小紫依,可有什么新发现?”沐玉漓问道

“欸嘿欸嘿!当然有啊!”

“果真?”顾玨激动道

“骗你干嘛?我也想快点凑齐七剑,这样我又能再见到主人了啊!”小紫依有些期待道

“顾玨。”夜奕世叫道,摇头制止他继续说下去

“这里的确有着一剑,不过具体位置在那,就不得而知了。”小紫依玩着自己的两条辫子说道

“没事,至少我们没找错方向。”楚风鼓励道

“好吧,事不宜迟,待会儿我们就去探索一下环境。顾玨和顾瑶一组,楚风楚玉一组,我和紫依精灵一块。”夜奕世分配任务道

三组人马兵分三路前去探索整个【南城】

沐玉漓和楚风走到一个小茶栈坐下,边喝茶边观察这四周围的状况。

“玉漓,你还记得我之前和你提过魔星谷的南宫家吗?”楚风聊道

“记得啊,怎么了吗?”沐玉漓回道

“我昨晚出去打听了一下,原来这里就是魔星谷,它是【南城】的轴心。而南宫家就在这魔星谷里头。”楚风将自己打听到的情报分享给沐玉漓

“这么说,南宫傲想必就是南宫权和剑心西观弟子南宫墨的父亲了吧?”沐玉漓分析道

“照你这么说,应该是如此。”楚风接着说道

“咚咚隆冬隆咚咚——”拨浪鼓的声音时快时慢,而拿着拨浪鼓的人,约莫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少年一身华丽的紫色锦袍,袍上绣着双龙抢珠的图案,绣龙的丝线还是串了昂贵无比的金线而制成的,走起路的时候还金光闪闪,头上戴着束发镶宝石的紫金冠。

少年样貌俊美绝伦,风姿英飒,脚步轻快,脸上挂着春风细雨般的笑容。少年风流倜傥,活泼开朗的个性更是为他带来了许多好人缘。

“权少爷好!”

“权少爷好!”

少年一经过,周围的小贩们都热情地打招呼。

少年也走进了沐玉漓所在的小茶栈,坐在了背对他们的位置,对老板喊了一声:“老板,来壶茶呗!本少爷渴了!”

“哟,权少爷!您好久没来了呢!”店家赶紧擦了擦少年所做的位置,热情说道

“这不是刚被我家老头子解了禁足嘛!”少年说道

“南宫城主又禁您足了呀?”

沐玉漓一听到关键词“南宫城主”,便竖起耳朵专心聆听后头少年的对话。

“别提了,我只不是和他提要出去一趟嘛。结果,他不允许就罢了,还禁我足!”少年抱怨道

“我说权少爷,不是我说您,您这是何必自讨苦吃呢?当年墨少爷一走了之,已经惹怒城主了。而城主现在只剩下您一个儿子,他能不担心吗?”

“墨少爷?南宫墨?”楚风问道

沐玉漓比了个安静的手势,继续聆听着少年的对话

“我都好几年没出城了。我家那老头子又不准我和外头的朋友联系,我距离上次和他们见面至今,都快十年了。当年啊,我还是一个小胖子呢...”少年摇着手中的波浪鼓伤感道

“都不知道阿漓他们现在过得如何...”南宫权用手托着脸颊,而另一只手则在那摇着拨浪鼓

“阿漓?这不是只有南宫家的小子才会这样叫你吗?”楚风小声问道

不错,那手拿拨浪鼓的少年,正是沐玉漓的发小,南宫权。

南宫权从小听力比一般人灵敏,尽管楚风说得再小声,可还是被他听到了。

“谁叫我?”南宫权喊道,左看看,右看看

“权少爷,怕是听错了吧?”店家回答道

沐玉漓比了个离开的手势,楚风立马会意,掏出一小块碎银放在桌上,便和沐玉漓离开。

南宫权没看到人影,只好继续在那摇着拨浪鼓,说道:“阿漓,我好想你啊...”

二人离开没多久,便有一个小厮气喘吁吁地跑来,“少爷!你怎么又跑出来啦?被老爷知道,他又要不痛快了。”

“你别管啦!我又不会跑出去。”南宫权还在把玩着手中的波浪鼓

南宫权突然想起一件事,便叫小厮过来,“欸,你替我送封信去...”

南宫权话还没说完,小厮便拒绝道:“少爷!你还想要我送信去沐家啊?人家这不是没理会过你嘛!”

“不会的,阿漓说过她绝对不会忘记我的。今年的生辰,她一定会来!你给我送去就是了,快去快去!”南宫权自信道

“是!”小厮不情不愿地跑去送信,还在那抱怨道:“都连续几年送信过去,不都是没有回应嘛!唉,谁叫咱们少爷脾气好啊!”

...

“玉漓,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遇到权呢。欸你说这是巧合呢?还是上天注定的啊?”楚风感概道

沐玉漓又说道:“是啊,转眼间都快十年了吧?”

“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客栈吧!”楚风说道,便和沐玉漓回到客栈。

谁知,客栈里也发生了件大事。

【南宫客栈】也是南宫家的产业,南宫权正好替南宫傲来店里巡视巡视,结果店里的小二不小心将茶水泼到了顾玨的衣裳。顾玨就在那依理不饶人。

夜奕世和沐玉漓两组人马刚回来,就看到顾玨准备和人打架,顾瑶劝都劝不住,只好在一旁干着急。

顾瑶一见到夜奕世回来了,便急忙跑去夜奕世身边拉着他进来。

在二楼账房对账的南宫权听见此状,本打算离开,却留在楼上看好戏。

“这是怎么回事?顾玨。”夜奕世问道

“大师兄,你快帮我劝劝大哥吧!一件衣裳而已,何必呢。”顾瑶说道

“顾玨,住手。”

“奕世!”顾玨不理道

“别让我用首席弟子的身份说第二次。”夜奕世用传音密语说道

顾玨无奈只好作罢。南宫权的好戏被打断了,有些不悦。轻功一使,便从楼上飞了下来。一飞下来,正好落在顾瑶的眼前。

顾瑶被眼前的少年给吓了一跳,她的角度也正好看到南宫权完美无瑕的侧脸,使得她的双颊有些绯红。

楚风认得那人就是刚刚遇见的南宫权,拉了拉沐玉漓的衣裳,小声嘀咕道:“是他。”

此时沐玉漓才仔仔细细观察了南宫权,常听人说‘女大十八变’,殊不知‘男大亦是十八变’。

以前的南宫权脸颊胖嘟嘟的,身体圆滚滚,而且皮肤还有些黝黑。没想到几年的时间,南宫权犹如脱胎换骨一样,脸上的肉消失了,也长高不少,皮肤也没有像以前那般黑,就是属于正常的肤色。

南宫权细细观察着眼前的顾瑶,语气有些挑逗说道:“姑娘是从外地来的吧?听口音不像我们【南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