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一:傳說開始 - 6-5 磨合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1-22 3:44:55pm

奇幻·玄幻


散發濃烈死亡氣息的斧頭來勢洶洶朝我右側腹揮來。

我放棄抵抗來自上方的巨大拳頭,任由它施力把我重重打趴在地,身體陷入地面的同時,也把湧上咽喉的鐵鏽味吐了出來。

天命——1。

靠夭,這是什麼怪力?高防禦的我竟然一擊連扣二點天命?

『啟人!』

聽見神武叫我名字的同時,也聽見身後怪物的怪叫。應該是神武怒射數支箭插在怪物身上所引起的哀嚎吧。

我用左手撐起身體,正好看見允望把最後一隻流氓兔給解決掉,而神武再往我身後連射三支寒冰箭,允希則把魔杖指向我:

『生命之光·回!』

溫暖的白光頓時包覆我的身體,接著一股力量從身體內部不斷擴散,直到剛才受到攻擊的痛覺完全消失,白光才消退,而天命也恢復成最大值了。

治愈的感覺好舒服,而且也不必吃苦得要命的憂麝草,我在心裡盤算以後若是遇到相同情況都叫允希幫我恢復天命好了。

就在邊調整狀態邊陷入自個兒的思緒中時,允望突然大喊:『後面!』

眼角閃過一個影子,我立即決定捨棄確認影子的正體,迅速往前翻滾數圈,銳利的斧刃咻的一聲與我擦身而過。

我在翻滾中單手撐起身體跳向半空,來到神武他們身邊,這時我才得以看見怪物的全貌。它是一隻全身披滿米色毛髮的兔子,身形相當魁梧,右手握著巨大斧頭,目測身高超過兩米,二頭肌甚至大過我的頭,毫無疑問是流氓兔的首領。

『首領級魔物,瑪瑟雷畢,別名——肌肉兔,和狂暴兔一樣,瀕死時全身體毛會轉為紅色,並進入憤怒狀態。』神武邊說邊放出箭矢,阻擋對方往我們畢竟,但肌肉兔卻把斧刃平放在胸前一一彈開射來的箭矢。

我快速下達指令:『你們拉開距離,在後方輔助我,我去前面牽制它,不讓它靠近你們。』

『好!』

得到回應後,我往地面用力一踩,再次往肌肉兔巨大的身軀前去,夜行者從左到右來一記橫掃揮砍。它像是看破我的攻擊路線,格擋錯開夜行者的劍軌,接著高舉巨大斧頭,猛力往我的頭劈下。

『轟雷!』

一道炫目的雷電隨著巨大轟隆聲在肌肉兔的頭上降下,威力比起雷鳴大概強了一倍左右。遭雷劈的肌肉兔表情整個扭曲,身體僵在原地,高高舉起斧頭的右手停留在半空,看樣子應該是被電到麻痺了。

我不放過這難得的機會,繞至肌肉兔後方,劍尖垂放至接近地面拖行,接著用力跳起并把劍往上挑,在肌肉兔背部劃出一道S型傷口——昇龍斬。

當我跳到最高處時,神武正從弦上放出兩支箭,箭矢上分別包覆著水藍與深黃的光芒。疾馳的箭在空中散發寒氣與環繞電擊,準確地插在肌肉兔雙腳的膝蓋上。左腳立即被冰凍成了冷凍兔腿;右腳則慘遭電擊,以致產生痙攣,不斷抽搐。

——畫面怎麼看起來有點滑稽?

肌肉兔出現短暫的失神,手上的斧頭也因為握不緊而鏗一聲掉在地面。

『各位,再來一記大招!』我大喊。

我們各別往它身上轟炸威力最大的招式。正常來說,別說肌肉兔了,普通魔物受到那麼大的傷害,應該無一例外都會進入憤怒狀態才對。但礙於我們怒濤般的凌厲攻勢,它根本沒時間進入憤怒狀態。

不過,允望似乎忘記我是名劍士,必須靠近肌肉兔才可以施放劍技造成傷害,所以當我說使出一記大招時,她真的放了不止威力很大,就連攻擊範圍也很廣大的雷雲。

混亂中我聽見她大喊『雷龍咆哮』,接著一道外表酷似龍的雷電從天而降,張開巨大的龍嘴把我和肌肉兔一起吞噬,我的視線瞬間漆黑一片。

۞

當我醒來時,天已經黑了。

我身邊有一堆篝火,乾柴在火焰中燒得劈啪作響。我看了四周圍,發現自己正處在一片廣闊的草地中央,但身邊一個人都沒有,只有三個睡袋,還有一些碗碟餐具等。

『你醒啦?』允望抱著一大堆乾柴往我這裡走來。

『我怎麼了?』我按住發疼的太陽穴問。

『呃……你被我放出的雷龍吞噬後便昏倒了。無論怎麼叫都叫不醒,神武只好把你扛在肩上繼續趕路,天黑了,我們就在這裡露營。』

我輕輕揉著太陽穴,有點生氣但又很無奈地說:『拜託別再攻擊我了,搞不好哪天我不是死在魔物手上,而是被妳的雷擊給劈死。』

『知道了啦,剛才姐姐已經狠狠罵了我一頓,對不起嘛。』允望扁著嘴抗議,這容貌真讓人生不起氣來。

我移開視線,『真的不要再電我了。』

總感覺手指似乎不太能照我的意志彎曲,麻痺後遺症?

『好好,對不起,我保證。』她舉起三根手指頭作發誓狀。

『對了,神武和允希呢?』

『他們在約會,我們別打擾,嘻嘻。』

這時,允望身後的陰暗處出現兩道黑影。

『終於醒了,我採了一些野果回來當飯後水果。』神武邊說邊晃著手上一串串的褐色野果。

『啟人先生,你有好點嗎?都是我妹的錯,真的很對不起。』允希一臉歉意,彷彿害我昏迷的人是她不是允望,搞得我不知該怎麼回應,只好苦笑道:

『沒關係啦,反正我還活著。』

大家圍坐在篝火旁,允希把手上堆滿肉片的盤子遞給神武,他拿起一塊,熟練地用長叉子穿過,然後插在篝火旁讓肉片慢慢烤熟。

『但是,你差點就死掉了。』神武冷不防地說。

『?』

『允望那記雷龍咆哮把你的天命減剩1,看著你的天命從滿滿的綠色瞬間變成紅色時,真嚇得我一把冷汗。』他一臉平靜說出這無法讓人平靜的話。

『你現在的表情可不是有嚇到的樣子。』我翻了個白眼,繼續道:『為什麼連你也能看見我的天命?』

『只要接受允希的支援魔法【天命探測】就可以了,非常方便團隊合作的一個技能。』他的眼睛沒離開過肉片。

我是你的摯友啊,說我差點死掉卻一眼都不看我!

我歎了口氣,『不過沒想到允望的魔法攻擊竟然那麼強,可以直接扣除我兩點天命。話說,肌肉兔的攻擊也能對我造成那麼大的傷害,看來就算升上天命3也不能掉以輕……』我看著允望的側臉,忽然打住了話。

允望一直有意無意避開我的視線。看來剛才我的語氣應該很差吧?待會找機會向她道歉好了。

可能和我們組隊之前,每次遇上魔物都是由她保護姐姐的吧。

她們兩人都是遠距離型的魔法師,如果被魔物近身包圍就危險了。因此我猜想允望的戰鬥方式應該是在魔物接近之前,用大範圍的魔法消滅魔物。

會發生連我也一起成為攻擊對象這種事,有一部分也是因為我說了大家一起放大招的緣故,所以也不能全怪她。況且允望現在看起來很自責,感覺怪心疼的。

當我回過神時,我的手已經放在允望頭上,輕輕撫摸她柔順的黑髮。

這突如其來的舉止,讓在場所有人包括我都安靜下來。

我趕緊將手抽回來,結結巴巴地道歉:『對、對不起,見妳自責的樣子,不自覺地就……』

本想著搞不好又會遭遇一擊雷劈,沒想到允望只是低著頭,小聲地說:『不要緊……』

『妹妹臉紅了耶!』允希驚呼。

『才、才沒有!姐姐別亂說。肉、肉都熟了吧,我好餓喔!』

我們四人在篝火旁聊了好久好久,也重新分配各自的戰鬥崗位。在有點尷尬但還算是溫馨的氣氛下,結束了四人小隊的第一晚旅程。

接下來,還有好長的一段日子要相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