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家族比试 - 第十一章:家族比试

鹴霖≪重神诀≫  - 发布于2019-04-14 6:36:51pm

Not Specified


  三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

  对于三个月都过得充实的陈麒安来说,更短。

  家族比试的会场在霸野宗家,霸野宗家自然是十分地热闹,热闹的程度和新年时无异。

  霸野一族身为【亚托兰斯国】三大家族之一,【亚特诺兰城】第一战者家族,自然是许多势力依附的对象。

  毕竟是三大家族中第三代的家族比试,今天比试的孩子们,将来必定会各领风骚数百年。

  所以【亚特诺兰城】的所有豪门世家都纷纷派人来送礼。

  甚至连【亚托兰斯国】的皇室都送来了几颗极品丹药,这估计是里面最好的礼物了。

  其他豪门世家送的礼不是珠宝,就是丹药,再不然就是几只百年的白银战兽。

  但是要论起珠宝,家族成员过万的霸野家族怎么可能会在乎这点小钱呢?丹药除了皇室送来的丹药之外,都是中下等级的丹药。不过这些已经是他们能拿出来中最好的了。

  有些没送礼的直接就是家主亲访,这是最聪明的做法,既不用送礼,又可以亲眼目睹未来的风云人物现在的比试。

  智、诚、勤、勇、忠、孝、仁、义,八大分支的长老纷纷到来,八人身后都带着一两个年纪尚小的孙子和几名家仆。

  今天可是他们孙子的大日子,他们可都是第一个到的。

  不过除了诚和忠分支的长老外,其他长老的脸色都有点难看。毕竟他们在三个月前还扮演了一次小丑。

  他们的孙子却没有这种感觉,毕竟都是小孩子嘛。

  宗家家仆对勇分支的长老陈百勇问道:“勇长老,您要不要试试我们的炒饭呢?”

  “笑话!我陈百勇就是饿死,死外边,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吃宗家的一点东西!!”陈百勇貌似因为三个月前的事,还在恼羞成怒。

  “好的,那您要吃的时候,请到那边用餐。”家仆指了个位置,那里有着一盘盘的食物。

  “哼!”陈百勇冷哼了一声。

  陈文智在旁说道:“饿就吃,不用傲娇。今天可是有许多的外人在,别给别人看笑话了。”

  “拜托大哥,我又不饿。”陈百勇嘴上说,但是他的肚子却开始咕噜咕噜地叫了。

  三分钟后,

  陈百勇吃着手中的那碗炒饭说着:“真香。”

  陈文智对着他身后的陈瑜智说道:“你给我记住,今天可别再给你爷爷我丢脸了。还有如果对上陈麒安,要是我比一,就给我放水,赢他也要赢得难看点。我比二,你就给我拼命,给他难看,知道吗?”

  “是的,爷爷。”年仅六岁的陈瑜智声音颤抖地回答。

  “知道为什么我要你这么做吗?”陈文智问道,他十分地靠近孙子,希望清楚地能够听到孙子的回答。

  “知道,第一种情况是因为要给宗家面子,赢的时候得让他们记住这个恩情;第二种情况就是要让他们丢脸。”陈瑜智倍感压力地说道。

  陈文智将脸抬起,“很好,虽然你没有你哥哥的天赋,但是在智力这方面勉强赢过他,你最好不要违背我,否则你接下来的三天就别想吃饭了。知道吗?”

  “知道,爷爷。”陈瑜智将头低了下来,他白嫩的脸庞向着地面。

  “得智,你就给我拼命地上,最好是拿到前三。知道吗?”陈文智对着他身后另外一个孩子说道。

  “是的爷爷。”陈得智有自信地回答道。

  他看起来比陈瑜智大个几岁的孩子,大概十岁左右。

  “很好,让他们看看睿翼金刚的厉害,不要像你弟弟,给我丢脸了。哼!罗汉狒狒?”陈文智走向客人群,和每个人打了个招呼。

  陈得智对着陈瑜智冷哼了一声后,便跟上了他的爷爷。

  陈百勇对着他身后一个大概八九岁的孩子说道:“境则。”

  “爸爸,我叫勇则。”那个男孩回答道。

  “啊,抱歉抱歉,你可要好好表现啊。这不只是给爸爸争光,还是给你文智伯伯长个面子,当然对上你的得智哥哥就要认输了,知道吗?”

  “知道了。”陈勇则也自信地回答道。

  随后两人都跟着吃了一口炒饭,“嘻嘻,真香。”

  在场所有的人都有着自己的想法,陈麒安也不例外,他在思考待会儿该怎么装逼,啊不,是待会儿的战斗。

  三个月,他回来已经三个月了,他前一世在这场比试中,第一场就被打下场,右手也留下了一辈子的伤疤。

  他要雪耻,还要让所有人记住他陈麒安。

  比试前,

  所有人都聚集到了一个广场,那是个战斗场地,战斗场地后方有个贵宾席,这是给访客和长老们坐的位置。

  而陈云茂父子三人端坐与贵宾席的最上座。

  广阔的场地直径接近一百米,九十米内被一个圆形的红线围住,地广到就算让所有家仆在那里跳舞也可以。

  家仆们则围住了战斗场地,这对他们来说是幸福的。可以无条件休一天假,不用做工谁不高兴。

  而且战者的战斗是少之又少的,战尊以后的战斗,对于旁观者来说又太危险,稍有不慎就会被流弹打中。安全观看战者战斗的地方只有要花钱的【争霸台】。

  现在能够休息,又能够观看这种战斗,何乐而不为?

  老罗走到了战斗场地中央,凝聚战神力后,说道:“现在开始进行比试,有请家主致辞。”

  看来老罗也是一名战者啊。

  陈云茂站了起来,没有走向中央,原地说道:“我作为霸野家族第三十五代家主,能够在此看到新一代的比试,我感到十分欣慰。想当年我也是在这场比试中获胜的,现在的你们还小。但是十年后,二十年后,时代就是你们的了。在那里偷笑的,说不定你就是下一个至尊,带领我们霸野家族走向光辉的未来。在此我宣布,比试开始!!”

  战帝就是不一样,声音醇厚,在一瞬间便凝聚了战神力,在场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所有人都给予清脆的掌声,陈云茂坐下了。

  老罗见掌声停下后,说道:“好,为了不影响大家的兴致,赛制顺序早就决定好了,第一场是宗家的陈麒安对勇分支的陈勇则。容我先说比赛规则,只要谁先出界,败。倒地超过十秒,败。丧失战斗能力,败。现在开始。”

  陈麒安率先抵达战斗场地,所有人对他的指点形成了吵杂的氛围。

  陈麒安也开始凝聚战神力,他大吼:“各位不用担心了,因为有我在,你们都是来争第二的!!”

  陈麒安的话让在场的人都开始兴奋起来了,寞虎的强大所有人都知道,看来他的气势汹汹哦。

  “呵呵,这小子。哥,你的儿子。”陈昊锐对着他哥说道。

  “这小子不错,霸道就是霸野家。昊殷,他和你当年有点像哦。记得你当时喊的是‘冠军是我的,谁不服我就打到他服’。”陈云茂也跟着调侃道。

  “麒安弟弟,你可别太嚣张,等会可别被我打脸。”陈勇则握紧拳头,他被陈麒安惹怒了。

  “第一个是你吗?勇则,你就好好地当我的绿叶吧!”陈麒安微笑道。

  “我陈勇则,战魂乃雷鸣马,十二级御速型战师,多多指教。”陈勇则拱手。

  “陈麒安,寞虎,九级强坦型战者。”陈麒安也拱手回礼。

  他的自报家门引起了在场的访客的一些质疑,质疑他的实力了。

  听说这位少爷觉醒时便是天生九级战者了,还没成为战师,就表示教导他的老师是个庸才。

  竟然不打算帮学生得到战骨,还期望家族的战骨,这是哪门子的老师。

  在听到他是强坦型战者时,访客们真的惊呆了。

  寞虎,一百三十三年没有出现过的顶级战魂,竟然让他去做炮灰?这个老师到底会不会教啊?

  而且这小子也太自大了吧?刚刚还在那里嚣张,现在难道没有被打脸的感觉吗?

  但是他们想错了,华医生不让陈麒安附体第一个战骨是有目的的。

  而作为强坦型战者,这个决定是陈麒安自己选的。

  “九级强坦型?你不是第三代弟子重点修炼的对象吗?你没有找你爸训练你吗?”陈勇则感到疑惑地问道。

  原本他打算第一战就认真对敌的,但是没想到陈麒安竟然疏于训练。

  “对付你们还需要等到成为战师吗?我现在就能赢你了。”陈麒安嚣张地回答。

  陈勇则磨拳擦掌,他的眼神炽热,被比自己小一岁的弟弟瞧不起,他要认真了。

  “那你就给我下场吧,雷鸣马,现形!”陈勇则开始双手落地,周身的毛发变成马毛,乍看一下好像马。

  他的左脚小腿上有一个青色的战骨,看来他确实突破了战者等级,成为了战师。

  陈麒安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虽然对陈勇则不反感,但是篡位的六大长老里,陈勇则的父亲陈百勇是第一个说自己无能的,他现在要让陈百勇看看到底是谁无能。

  陈麒安将双手负在后背,用嚣张的微笑和斜眼的目光面对陈勇则。

  陈勇则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的四周冒出了蓝色的雷电,他双手化脚,蹬了几下之后就冲向陈麒安。

  “雷鸣电闪!”这是陈勇则的第一战技,他左腿的战骨闪耀着青色的眩光。

  他笔直地冲向了陈麒安,他打算直接把陈麒安给撞出界。

  但是“砰”的一声后,被撞飞的却是冲上前的陈勇则。

  陈麒安只是将腰间放低,扎了一个结实的马步罢了。

  “不可能,一定是我不够用力。”陈勇则喃喃自语。

  陈麒安则是继续着他的微笑,他这么从容是因为他知道现阶段的陈勇则再怎么拼,也不可能有办法撞倒自己,陈麒安想起半个月前的事。

  陈麒安日常踢桩,踢完之后回到自己的房间。

  恰好仆人的房子正在整修,没有想到一个粗心的工人不小心将一个木头降下,结结实实地砸到了陈麒安的头上。

  结果木头碎裂,而陈麒安一点事儿也没有。

  那个工人跪在地上道歉,他现在得罪的可是霸野家的少爷,只要他动一张嘴就可以让他全家尸骨无存了。

  但是陈麒安则不是这么想的,他发现到了龙殧蹴的另一个用法了。

  而那个木工则是三天前,华医生和陈麒安聊天聊到的木工。

  他让陈麒安知道华医生为什么教陈麒安龙殧蹴。

  龙殧蹴主要是怎么训练的?将战神力传输到脚面上,然后在踢出去的一瞬间将战神力传导到桩柱上,一面破坏内部的木块,一面保护外部,以至于不会碎裂。

  但是真正对敌之际,这种做法难免过于鸡肋,而且可能会有效吗?

  华医生的目的是为了让陈麒安习惯将战神力流动到身体各处,从而形成另一种特殊的防御,这也和陈昊殷交给陈麒安的炙血诀有相似之处。

  回到场上,

  “呀,雷鸣电闪!”这次陈勇则可是用了将近一半的战神力来施展这招了。

  “砰”,可是结果还是和上一次一样,被撞飞的依旧是陈勇则。他被撞飞到了十五米开外。

  就在这时,坐在贵宾席上的陈百勇站了起来,他显然是担心儿子。

  陈昊锐对站起来的陈百勇说道:“百勇长老,可别太紧张咯,毕竟勇则和我同辈嘛。”

  “哼,难道你的意思是勇则应该要和你打吗?”陈百勇没来由地回答。

  “呵呵,您就冷静专心地看比赛吧。”陈昊锐说着,陈百勇也坐了下来。

  陈勇则心想:“怎么可能,我明明已经用一半的战神力来施展这招了,为什么倒地的还是我?”

  眼前这个比他小一岁,矮一点的弟弟。怎么感觉就好像一座大山,一座不可动摇的大山。

  陈勇则凝神汇聚战神力,这次他要祭出自己最强的雷鸣电闪了。

  战技的强弱取决于三点,等级、战兽、战神力。等级越高,战技越强这是肯定的。

  虽然陈勇则身上的战骨只是青铜,但是这是他从一只火电草魔物上得到的战骨。

  与他雷鸣马的属性接近,又只差十年就步入白银等级。这是目前他能找到中最好的战骨。

  他现在要用全部的战神力来施展这雷鸣电闪了。

  这次他毫无保留了,十五米的距离没有削弱陈勇则的力量和速度,反而还让他越冲越快。

  “吃我这招吧,雷鸣电闪!”他左脚的战骨发出了青色的光芒,奇怪的是青色的光芒中有一部分要变成白色的了。

  可惜就在他和陈麒安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时,陈麒安出手了。不,应该是出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