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家族比试 - 第十三章:龙殧蹴的第

鹴霖≪重神诀≫  - 发布于2019-04-14 6:38:47pm

Not Specified


  但是没想到陈得智踢这一脚时,竟然掺杂了沙石。陈麒安再快,但是六岁的身躯还是快不过这些沙石。陈麒安的眼睛不幸中招。

  陈昊锐眼尖,一看便看到了陈得智的手法,他大喊:“太卑鄙了!”

  “呵呵,卑鄙?贤侄,兵不厌诈啊。再说了家主教陈麒安龙殧蹴的事儿,我们可没有和你们计较哦。”陈文智笑着说道。

  “你们一直龙殧蹴龙殧蹴地说来说去,我是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爹…家主他绝对不可能会这么做的。”

  生在较为安全的〈百炼时代〉的陈昊锐,自然是不知道在当时已经失传了的龙殧蹴。

  “老哥,再让麒安这样打下去可不行啊,他只是战者,而且六岁和十岁打架本身就不公平嘛!”陈昊锐示意让哥哥停止比赛。

  但是陈昊殷却说:“你还是战宗时,天天吵着要和已经是战尊的我打,那时我说什么了吗?霸野家,霸道和不服输就是一切。你可以做到,为什么我儿子不能?”

  “还有,陈文智长老。这招我一丁点都不知道,虽然这么说会有点可笑,但是我坚信这个龙殧蹴是麒安自己领悟出来的。”陈昊殷坚定的眼神说出了这句话。

  他说对了一半,也错了一半。龙殧蹴后面八九七十二脚确实是需要陈麒安领悟,但是前面九脚却是由华医生教给陈麒安的。

  “哼!”陈文智冷哼了一声。

  所有长老均认为这是无稽之谈,虽然他们有些人是后来才加入霸野家族的,但还是知道当年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龙殧蹴。

  龙殧蹴乃是〈乱魔时代〉前,霸野家族外门八大长老和内门九大长老一起讨论了三个月,试验了三个月,改了六个月,十七人足足用了一年才研发出来的结晶。

  这种传奇级般的战技,怎么可能会被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想出来呢?

  “好吧。”陈昊锐安静了下来,但是他又意识不对,他站起来,一把抓着哥哥的领子,“什么叫我可以做到,为什么你儿子就不能?我比你聪明好吗?!”

  “这两个爱逗的大人什么时候才会长大啊?”陈麒安在心里这么想。

  “第一名,看来是我的了。”陈得智又再挑衅陈麒安。

  陈麒安可不幸运了,他的眼睛已经因为沙石的原因,暂时是睁不开了。

  “估计暂时是用不到眼睛了。”陈麒安心想。

  闭着眼睛的陈麒安喘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喂,你如果运气不错的话,你应该可以做第二名。但是可惜你现在对上我了。”

  但是他的位置根本不是面向陈得智的,他面对的位置明显是偏左侧的。

  “哦,那我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陈得智一跃而起,拍动背后的翅膀,竟然飞了起来。

  陈得智的睿翼金刚虽然不是顶级的战魂,但也是不赖的,从他庞大的身子和翅膀就可以看出来了。

  陈得智飞向陈麒安,陈麒安没有片刻的犹豫,当陈得智飞到他眼前时,眼睛张不开的陈麒安踢出了右脚,这是龙殧蹴的第四脚,右脚作鞭,鞭向了陈得智。

  本来这第四记鞭脚是强力的,但是由于陈麒安是直接越过前面三脚来踢,龙殧蹴的每一脚都是配合了前一脚的攻势,借力踢出,再加上陈麒安的眼睛看不到,只能够所以这脚的效果有点差强人意了。

  但是差强人意又如何,陈麒安闭着眼睛踢出的这一脚,还是结结实实地踢到了陈得智。

  “奇怪,他不是看不见吗?难道是…鬼惧鹰现形。”

  华医生在一旁的暗处进行战魂现形,但是现形的却只有鬼惧鹰的眼睛,这就是战帝的方便,能够现形战魂的一部分。

  “哦,原来呀。这小子还挺狡猾的。”华医生已经将原因都看得一清二楚了。

  陈得智和陈勇则一样旋转,差点飞出了界外,但是他还是在最后一步时停了下来。

  “奇怪,他不是看不见吗?难道他会听声辩位?那我就不要出声好了。”陈得智心里打定了主意,他在原地凝聚起了战神力,打算依靠四周吵杂的声音掩盖自己。

  陈麒安依旧冲上前,奇怪的是他冲刺的位置竟然是陈得智的位置。

  陈麒安对着陈得智就是一脚,陈得智被一脚给踢出了界。

  “老罗。”陈麒安示意老罗结束比赛。

  “智分支陈得智出界,所以胜利者是…”正当老罗这么说时,在贵宾席上的陈文智立刻打断:“陈得智飞在空中,所以他的脚还没有踏出界!”

  陈麒安回头一望,陈得智立刻往陈麒安的脸上挥了一拳。

  “这是还你的。”陈得智拍动他的翅膀,原来他刚刚一踏出界后,立刻拍动翅膀,大部分的人都没有看清楚。

  但是闭着眼睛的陈麒安是清楚陈得智已经出界了。凝聚战神力的过程绝对不能够被打断,否则会令凝聚者元气大伤。

  陈得智的翅膀是由战魂的原因,一旦元气大伤,翅膀一定没有办法出现。

  陈麒安在那次给的一脚,其实早已奠定了比赛的结果,陈得智的翅膀在那个瞬间绝对没有办法出现,但是陈文智耍赖。

  还有一些家仆看到了,但是无奈说没有出界的是智分支的长老,他们可不敢得罪这个长老。

  “我刚刚明明就清楚地看到陈得智的脚踏出界了!”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喊道。

  这个尖锐的声音,陈麒安一听便知道是谁了。

  是阿光,这么尖锐的声音只有阿光才有。

  “刚刚那句话是谁说的?!”陈文智恼羞成怒,怒目盯着阿光。

  “是我,我两只眼睛亲眼看到陈得智出界了!不公平!!”阿光一句话令所有看到这个情况的家仆都纷纷喊道:“不公平!!”

  “不公平!不公平!不公平!”

  “下台!下台!下台!”

  有几名家仆也跟着喊道。

  “统统都反了吗?!我是长老还是你们是长老?!你们的意思是说我偏袒陈得智吗?!”陈文智脖子的青筋爆出,他愤怒地骂道。

  陈文智这一骂和陈昊殷三个月前的方式一样,每说一个字,都掺杂了战神力。

  他把所有家仆都镇定住了,但也只能压得了一时,陈文智的做法引起了家仆们的众怒。

  “滚下台!滚下台!滚下台!”

  “文智,就算你再聪明,你这辈子也无法了解得民心者得天下的道理。”陈云茂心想。

  “反了!统统反了!”陈文智开始破口大骂,之后的内容要多劲爆有多劲爆。

  就在这时,陈麒安举起了手,众家仆都静了下来。

  高举着手的陈麒安说道:“各位莫慌,少安毋躁。就算他耍诈又如何,让他失去战斗能力不就没有问题了。”

  “哟,说的你好有自信哦。你有这本事吗?”陈得智笑着说道,他此刻不管做什么都遭人厌。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还有你刚刚的那一拳挺疼的,一点点。”陈麒安用拇指和尾指比出了一个手势,表示一点点。

  随后陈麒安立马冲了上前,奇怪的是他的眼睛明明还没办法张开,但又捕捉到了陈得智的位置。

  陈得智感叹陈麒安的速度之余,“这次也好快,他能够知道我的位置,就表示他的眼睛一定没瞎,老子立刻戳瞎他的眼睛。”

  “真是狡猾,如果不是我的鬼惧鹰,恐怕连我也感觉不到吧。”华医生没有退鬼惧鹰的鹰眼,他感慨陈麒安竟然能够想到那个“方法”。

  陈麒安借用助跑的力踢向了陈得智,陈得智也没有闲着,猩猩般的右手挡住了陈麒安的攻势,左手立刻刺向陈麒安的眼睛。

  陈麒安听到耳朵中的破风声,虽然不知道陈得智的所为,但是他的左脚还是立刻往陈得智的右手蹬了一脚。

  反作用力下,陈麒安的身体急速后退。后退之余,陈麒安的右脚蹬地,凭空使出龙殧蹴的第八脚。

  陈麒安的身体前空翻,右脚跟直直地往下踢,这记如果真的踢到普通人的后脑,不死也是半残。

  众人都认为陈麒安确确实实看不见了,连踢都踢偏,还偏离目标那么远。

  “好你个陈麒安,想要假装眼睛看不见是吧?要是我以为你看不见,直接攻击你,你一定会反击。老子就偏不攻击你。”陈得智在心里这么想到,随后继续刚刚失败的战神力凝聚。

  陈麒安利用第八脚剩余的力,在右脚落地后,双脚用力蹬地,全身极速地旋转加跳跃。

  华医生心想:“他不是已经用那个‘方法’知道陈得智的位置了吗?为什么还要白白浪费体力在那里旋转、跳跃、他闭着眼。难道…”

  陈麒安旋转了一圈,原来第九脚是旋转之后,左脚伸出的连环踢。

  陈麒安在旋转结束的前一刻,伸出了右脚,“呀!龙殧蹴第十脚!!”

  “果然,他自己研发出了第十脚。”

  华医生瞪大了眼睛,他不想要错过这个梦幻般的一瞬间。

  陈云茂惊呆了,他原本以为领悟龙殧蹴是困难的,结果陈麒安立刻打破他的想法,领悟出了自己的第十脚。

  其他长老听到第十脚,也都瞪大了眼睛,他们认为陈麒安用的是原本的龙殧蹴,而且第十脚正是舍命的开始,陈麒安真的被逼急了吗?

  但这不是原本的龙殧蹴,现在这是由陈麒安改编的龙殧蹴,只属于陈麒安的龙殧蹴。

  陈麒安的脚往下一踢,踢向了战斗场地,前面两脚的叠加,效果出现了。

  陈麒安脚下的场地龟裂,像是被巨石般的大物击中。震动波及到了四周的观众,一场地震出现了。

  正在凝聚战神力的陈得智被地震波及,他“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

  满口鲜血,看来已经元气大伤了,陈得智口齿不清地说着:“你…你怎么会知…知道我的…位置?”

  “很简单,你一开始就注定输给我了。我在一开始时不是踩了一下地板吗?当时我就将细微的战神力传到你的脚上,然后在你不注意的时候,将战神力控制住你。你一开始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动不了,那一刻你就逃不过输给我的命运了。”

  华医生在一旁感叹:“他竟然将龙殧蹴的特性看得这么透,不错,真的不错。”

  “然后我就这样踢了你几下,不过你很快就挣脱了,但我还是有一些残余的战神力留在你的身上。而你把我的眼睛暂时致盲后,我便能够更加清楚地感受到那些剩余的战神力,我无数次的踩脚,不为别的就为了补充那些已经很少的战神力。”

  陈麒安示意阿光拿水,他用水将眼睛里的沙石给清洗了干净。

  “欸,原来你在这里哦。”陈麒安恍然大悟,指着陈得智的位置说道。

  “不…

  不可能,你…你的战…神力…怎么可能…”陈得智一脸不相信,尽管他已经要撑不下去了。

  “不,这是有可能的。睿翼金刚之所以不是顶级的战魂,就是因为有个明显的弱点。”陈麒安自信地说道。

  “那就是明明是兽型的战魂,却缺乏敏感的战神力感知。”华医生在一旁想到。

  “那就是如果你没有办法专注地感知战神力,你就没有办法感受到我的战神力。你从一开始就输给我了。”陈麒安说完后,陈得智的终于撑不下去了。

  奇特的是,陈得智倒下的时候,脚是踏出界的。

  “智分支陈得智失去战斗能力兼出界,所以胜利者是宗家的陈麒安。”

  老罗话还没落,四周家仆的掌声纷纷响起。

  “哟,文智长老,可真是对不起呀,我家的儿子把你的孙子打出血了。”陈昊殷笑着说道,这口气和他弟弟有的比。

  “哼!”陈文智怒不可遏地,他心想:“哼!这没用的东西!以后智分支不用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