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01-相见不自知 - 第十二章

二十有几≪最远的距离≫  - 发布于2019-04-15 6:39:47pm

其他·同人


  一方通行愣住了,看着向他求饶的人,缓缓说道,“你叫我什么?”

  上条当麻停下哭嚎,咦了一声,调侃地回视说:“还能叫你什么,游戏界首席的大神?嗯?”

  “什么啊,你都知道了啊?”一方通行皱眉,一脸不悦地瞪着上条。

  上条当麻仗着一方通行现在修理不到他,反正他的资料都被弄没了,有点坏心眼地想不如再激一激一方通行让自己心情好过点。

  “你还敢瞪我?土御门也是知道你的身份吧?你竟然还和他联合起来骗我?钤科百合子酱!”上条当麻知道一方通行的身份后更多的是惊讶和惊吓,但也有些许不满,他被土御门坑惯了反倒觉得有点正常。

  可是这个假期他与一方通行聊得不错,他还以为他们已经很熟悉了,结果哪知道对方根本没跟他说实话,这让上条心里有些不舒服。

  “这是集团的规定,要怪就怪集团。还有别再叫那个名字!”一方通行心想他也不想用钤科百合子这个名字好吗!

  上条当麻轻叹口气,摆手说算了。他也知道一些集团会有这种手段避免有人挖墙脚。

  “那一方通行大人,您气消了没?气消了能不能把我的数据回存?”上条同学放低语气赔笑地说道。

  一方通行原本就是打算在这个刺猬头去睡觉时就把数据回存的,但是这么一看,好像直接回存给他有点太便宜他了。

  “看你表现。”一方通行恹恹地说道。

  “百合子酱——”茵蒂克丝抱着斯芬克斯回来,只叫了名字就被一方通行抬手制止了。

  “不用那动物了,上条君就把手机放在自己房间就好,不会发生什么事的你放心吧。”一方通行瞧见茵蒂克丝担忧的表情,于是补上最后一句。

  “嗯.....但是百合子,当麻是男生哦?”茵蒂克丝问道。

  “啊?我知道啊,还不明显吗?”一方通行觉得他有点抓不到这银发女孩的点。

  “当麻有可能会打扰到你哦?他时常半夜玩游戏的。”

  “放你的心去睡觉吧,他敢我老子睡觉的时候发出一点声音他就死定了。”一方通行撇了一眼旁边的上条。

  “嗯......那好吧,百合子晚安。”

  “嗯。”

  待茵蒂克丝和神裂都回房后,上条也拿着手机回自己房间。把手机放在床头,小心翼翼地询问,“第一位......你思考得怎么样啊......”

  手机里的一方通行坐在地上,一只脚直起来,另一只脚平躺在地面,一只手放在膝盖上托着腮帮子,看起来非常的豪爽。

  上条当麻只把视线转过去看一眼,就立刻转回来了。第一位我知道你原本是男性穿起女生制服会很不习惯但是这坐姿也太豪迈了!

  “思考....?哦,你是说你的数据?不是说看你表现了吗?”一方通行似笑非笑地说道,他在是在思考,但是是思考该让这个刺猬头做啥来让他回存收据。

  “第一位......明天就开学了,我不仅还有题没做完,我唯一做完的题目就是电脑文档的,只存在手机里了,你不回存我的话我会被扣分的......”上条当麻跪在床上,可怜兮兮地哀求。

  “假期那么多天你竟然还没做完?你和土御门是同一所学校吧?我有次无意间看到他的作业,那是小学生的题目吗?”言下之意,就是在惊讶为啥简单到小学生都会做的题目你竟然还没做完?

  上条当麻一口老血吐了出来。

  “请不要以你的水准来看待我们的作业题啊!”

  “能不能不要一边要哭的表情一边说话?有点恶心。”一方通行嫌弃地看着上条当麻。

  “是是我恶心,随你高兴怎么说都好,只要把我的数据全还回来就行。”上条当麻坐直身体,一本正经地说道。

  一方通行没见过这么执着的人,就算土御门惹了他,他气消了也就罢了,期间土御门绝对不敢打扰他。至于其他人......好像惹了他后就没敢出现在他面前,上条当麻真是别具一格地......烦人!

  “吵死了!再不闭嘴我就不帮你弄回数据!”一方通行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上条当麻乖巧地闭嘴,但还是作死地开口问:“是不是我闭嘴了数据就会回来了?”

  “闭嘴!”一方通行没好气地怒吼他。

  接着,手机的一方通行站起来,对着空气点了点,随即出现了一个小窗口,上面写着是否要回存数据,下面有两个选择,是与否。

  “喏,你看着办吧,我有点累要休息了。”一方通行打了个哈欠,朝四周看去,一片空白,顶多漂浮着一些软件实体,他要睡哪?

  上条当麻识时务地不再打扰一方通行,赶紧按下“是”的按键,然后他便看到他的数据全都回到他的手机了。

  他简直快感动哭了!

  不过......

  “第一位,我的手机没这个功能啊?你怎么做到的?”

  一方通行坐到一个软件实体上,半眯着眼说:“我黑了你的电话做了些改写。”说得理所当然。

  请不要把随便黑别人的电话当做理所当然谢谢。上条当麻面无表情地想道。

  “第一位?你困了?抱歉是我打扰到你了,呃我去把手机调暗,让你先睡......”吧。上条当麻盯着已经闭眼的一方通行,心里暗笑第一位睡着后的样子像个孩子似的,他目光温柔地看着一方通行,尽量不发出声响地把手机屏幕的亮度调暗。

  做完后他轻手轻脚地把手机放到枕头边上,自己也躺了下来准备休息。

  

  可是下一秒就发生了令他措手不及的事,本该在手机里的一方通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现实中以数据形态化为一个人形,而且就躺在他旁边。

  

  上条当麻目瞪口呆地望着一方通行,这都什么美好的事!哦不对,这都什么事儿啊!

  

  柔软的白发乖巧地摊在他的枕头上,天真无邪的天使睡颜,柔和的表情,右手遮住了自己的半脸,上条当麻都想呐喊,好——可——爱!身体的衣服倒是和现实中的人穿得一样,还是那件条纹衫和长裤。

  

  上条当麻不敢想象要是一方通行以水手服出现在他旁边,他会不会失血过多。

  

  他犯难地看着一方通行,双手不知放哪,呆滞了半响才后知后觉地把被子给一方通行盖上。自己则从壁橱拿出备用薄床单和棉被,铺在地上躺上去。

  

  他转了个身,视线瞥见了床上的一方通行刚好翻了身,脸面向他。

  

  这种时候他通常会发论坛发泄满溢出来的欣喜,但是他目前不敢碰手机,只好看着眼前的人发呆。

  

  看着看着,他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在一片灰色的梦里奔跑了许久,突然间四周被头顶上的光芒照射得亮了起来。

  

  他抬头一看,是有着一方通行面孔的天使,天使的背后展开着一双洁白无瑕的翅膀,头顶上顶着光圈,笑得开心得朝他说着什么,但只见嘴巴动了,却没听到任何声音,让上条当麻有点失落。

  

  对上对方的眼睛那一刹那,四周的灰色快速被白色给取代,他的视野开阔了不少,然后他看着一方通行着地,朝他伸出了手......

  

  然后他还没伸手,他已经回到了现实。

  

  上条当麻睁开眼,进入眼帘的是已经醒来坐在床上盯着他瞧的一方通行。他立即清醒过来,坐起来抹了抹脸,正经八百地坐好。

  

  刚刚一方通行天使的模样还在他脑中挥之不去,让他不太敢直视一方通行。尤其一方通行还翘着二郎腿,一脸好笑地盯着他,眼里少有的露出了笑意。

  

  上条当麻差点看呆的。时候,一方通行开口了, “你是做了什么梦?竟然叫了我的名字?”

  

  这句话让上条哑了,张口却说不出话,梦见你是天使觉得你太漂亮了!而且他竟然没有察觉他竟然在睡梦中说出一方通行的名字。

  

  “没......梦见我追了你一路......”上条当麻弱弱说道。而且到最后连手都没碰到,想到这个上条当麻就觉得残念。

  

  “哈?你脑袋在想什么东西?”一方通行翻了个白眼。

  

  “想你啊。”上条当麻顺口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