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二:破碎的记忆 - 第15章:你是谁?

幽月≪孟菲斯城的秘密≫  - 发布于2019-04-16 12:46:25am

奇幻·玄幻


冥使听到这道声音,全身瞬间感受到那股冰寒至极的冷。

怨魔已经直接被吓得连魂体都开始模糊不清了,想逃却已经逃不了了,她和冥使都动不了了,一种难言的恐惧顿时侵蚀了怨魔的思绪。

“嗒…嗒…”清晰的脚步声传来,仿佛在反复狠狠地敲打着怨魔的心脏。

微弱的火光下,赵槿淮只能模糊看到一个高挑的身影正缓缓而来,入目皆是那一片犹如地狱般的黑色。

赵槿淮此刻已经被锁灵链折磨得全身都痛,微微低声呻吟,即便如此,他脸上依旧一片淡定神色,仿佛那声声低吟并不是从他口中传出的。

“冥使,你好大的本事,竟敢叛变!”那道黑色身影缓缓走到灯影下,赵槿淮终于能看清来人到底是谁。

可惜,站在他面前的男子穿着一身密不透风的黑衣,脸上覆着黑金面具,只能看到他冷厉的薄唇,以及那双凌厉的赤眸,赵槿淮也看不出他是谁。

周围的空气瞬间冷得冻结,赵槿淮却没有感到一丝寒冷。

“你是谁?”赵槿淮有气无力地看着黑衣人,苍白的嘴唇吃力地动了动,仅动了一下身子,锥心刺骨的痛就立即刺激着赵槿淮的神经。

黑衣人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在空中微微抬手,束缚着赵槿淮的锁灵链立即轻易地断开了。

“嘶……”获得自由的赵槿淮倒吸了一口冷气,看着自己身体上深深的伤痕,翻了翻白眼,他这是造了什么孽,最近接连不断地受伤,想他堂堂灵使,竟然落得如此狼狈不堪,真的憋屈啊!

黑衣人听到赵槿淮发出的声响,那双凌厉的赤眸转向他,探究地上下打量着赵槿淮,不久才开口道:“你还好吧?”

赵槿淮闻言吃力地抬了抬眼皮,看着黑衣人一双关切的赤眸,扯了扯嘴唇:“死不了。”

赵槿淮现在脑海中一团乱,眼前这个黑衣人他既熟悉又陌生,他刚刚那双赤眸中有着明显的关切。

他俩认识吗?

黑衣人不再看他,将视线转移至旁边被他定格住的冥使和怨魔,那双赤眸危险地眯了眯。

“冥使,你可知背叛冥界的后果是什么刑法吗?”黑衣人缓缓靠近冥使,冥使惊恐地瞪大眼睛,灵魂仿佛被狠狠撕裂着。

“怨魔,上次从我手上侥幸逃出来后,你还有胆凑到我面前,我是不是该佩服你的勇气?”黑衣人那双赤眸闪着诡异的红光,让怨魔全身的灵魂都在恐惧地呐喊。

黑衣人看着冥使和怨魔的反应,薄唇一勾,冷冷一笑。

“背叛冥界,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轮回。”淡淡的一句话却让冥使和怨魔极致地惊恐起来。

魂飞魄散,粉身碎骨,永世不得轮回,从此消散在这世间,这是冥界最严厉的刑法。

一旁静默的赵槿淮吃力地站起身,缓步走出牢门,斜靠在门口,饶有兴致地看着瑟瑟发抖的冥使和怨魔。

“幽冥兽是冥使大人你自己放出来的吧?还有附身校工威胁我也是你干的吧?故意不回信是要引我自己前来冥界,就想让我死在冥界对吧?好一个引蛇出洞啊。”赵槿淮似笑非笑地看着低头不语的冥使。

黑衣人清冷的目光停留在赵槿淮苍白的脸上,这家伙脑子还真的好使,这么短时间内就想出了其中的弯弯绕绕,不愧是万里挑一的灵使。

“其实我早就怀疑冥界出了事,却没想到是冥使你叛变了。”赵槿淮冷笑道。

黑衣人抿了抿嘴唇,开口说道:“委屈灵使了,以后冥界的来信不可再信了,如今冥界再也没有冥使了。”

赵槿淮扭头看着黑衣人,疑惑地说道:“你到底是谁?”

这黑衣人一看就不简单,在冥界地位也不低,都能处置冥使了,而冥使还毫无抵抗之力,证明他的实力很强。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建议你先开了你身上的追踪器,你的朋友很担心你。”黑衣人巧妙地转移了话题。

赵槿淮见状只好不再多问,伸手往口袋里的追踪器一摁,追踪器发出了红光,看来又恢复了信号。

“今日我就清理门户!”黑衣人不再废话,一眨眼就闪到了怨魔和冥使面前,一身恐怖威压的黑雾瞬间笼罩在他们身上,抬起手就要灭了他们。

怨魔恐惧地尖叫了起来,刺耳的声音刺激着赵槿淮本就痛的神经。

“等等!”赵槿淮突然出声打断。

“怎么了?”黑衣人动作一顿,转头询问地看着赵槿淮。

赵槿淮走近,那双黑白分明的漂亮眼睛来回扫着冥使和怨魔。

“你们的幕后主使是谁?”赵槿淮嘴角微微上扬,虽然他知道他们不会说出来,可是他还是想试试。

冥使终于抬起头,那双如狼的眼睛静静看着赵槿淮。

“一个你们倾尽全力都无法打败的人!哈哈哈哈哈!你们注定是这个游戏的失败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冥使疯狂地大笑着,那双眼睛里尽是鱼死网破的意念。

赵槿淮看着疯狂的冥使冷冷一笑,一旁的黑衣人周身的恐怖气息更甚了。

冥使旁边的怨魔已经抖得不成形了,赵槿淮本就没指望他们会把幕后主使供出来,也就结束了这个毫无意义的盘问。

“这游戏最终的失败者是谁,现在还不知道呢。”黑衣人幽幽地说道,清冷的声音回荡在地牢里。

冥使那双眼眸里渐渐浮起了恐惧,就算经常看到他的这一双眼睛,但他心里深处依旧感到无言的恐惧感,那是深入骨髓的恐惧。

“冥使,我这么信任你,把偌大的冥界交给你掌管,自问并没亏待过你,可你终究还是无法抵抗自己内心的贪婪。”黑衣人静静地说道,但赵槿淮望着他坚挺的背影却感觉到一丝惆怅。

被人背叛的滋味,不好受吧。

冥使吃吃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却流下了泪,闭上了双眼。

“今日我亲手了结了你,也不枉我们之间的情分,从此无拖无欠。”黑衣人淡淡地说道,扬起手,周身细密的黑雾瞬间包裹住冥使的全身。

空气中弥漫着压抑的阴冷,赵槿淮心中却在叹气,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战友情,就这样结束了。

黑雾散去,原地没有任何遗留物,干干净净,灰飞烟灭,从此消散。

黑衣人微低垂着头,良久才重新抬起头看向怨魔,缓缓走到怨魔的面前。

怨魔瞬间感觉一股冷气直冲脑门,她刚刚是亲眼看到冥使是怎么灰飞烟灭的,那双恶魔般的眼睛让她感到无比惊悚。

“让我想想该怎么处置你。”黑衣人轻轻说道,轻松至极的声音中却带着滔天的杀意。

怨魔深刻地感受到死亡的感觉,那种绝望的窒息感。

黑衣人终于抬手,伸向怨魔,一团团黑雾顿时淹没了她,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就在这时,一道快如闪电的银光迅速向黑雾席卷而去,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

而反应过来后,怨魔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黑衣人仿佛在压抑着怒气,周身的黑雾狂暴地滋长,那双赤眸微微眯起。

又是这道银光!到底是谁!敢在他眼皮底下救人!这是在挑衅他的实力!

赵槿淮皱眉看着那道银光闪过的地方,连黑衣人都无法预料他的速度,是那个幕后之人吧?

“看来这世界快不太平了。”赵槿淮凝重地说道。

黑衣人没有回答赵槿淮,深吸一口气,才成功把怒火压下,周身的黑雾逐渐散去。

“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并阻止他的。”良久,黑衣人这才转头看着赵槿淮。

赵槿淮点点头,轻笑道:“嗯,别忘了还有我。”

黑衣人闻言那双赤眸似乎弯了弯,柔和了凌厉的感觉,刹那间让赵槿淮想起另一个人。

那人,也有一双柔和又凌厉的眼睛。

“你受了内伤,此刻不宜走动,先休息一会儿吧,待会儿我送你回人界。”黑衣人率先走出地牢,赵槿淮尾随其后。

赵槿淮跟着黑衣人出了地牢,回到了冥殿,他走到其中一个座位随性地坐下,一段不长的路却让他气喘如牛。

“这个你吃下,会好很多。”黑衣人突然递给赵槿淮一颗黑色药丸。

赵槿淮抬眸看了看黑衣人,随即笑着伸手接过药丸,麻溜地吞下,紊乱的气息终于平定了下来。

黑衣人饶有兴致地看着赵槿淮说:“你就不怕我给你吃的是毒药?”

赵槿淮听到这话有些哭笑不得地回道:“你要是想杀我,刚才倒可以不用救我。”

“灵使倒是个聪明人。”黑衣人的声音透着一抹凉。

“我可不敢当,聪明就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境地了。”赵槿淮紧抿嘴,想他聪明一世,却不想栽在自己人手上,真是天妒英才啊。

“灵使以后还是多留几分心眼,不要再像今天这样了。”黑衣人破天荒劝告赵槿淮道。

赵槿淮皱着眉盯着黑衣人,这家伙的口气他怎么感觉这么像某人。

他该不会是………

不对不对,不可能………吧?

赵槿淮摇摇头,把脑中某些荒缪的想法丢开。

“滴滴…”赵槿淮口袋里的追踪器突然响了起来,黑衣人也闻声侧目看来。

赵槿淮伸手拿出追踪器,便看到追踪器的屏幕上显示着迟咎的来电。

赵槿淮眉眼一跳,伸手按下接通键。

“喂,老大,你没事吧?”一接通,迟咎那大嗓门立即吼了赵槿淮一脸。

“没事。”赵槿淮无语地翻了翻白眼。

“老大,你没事就好,可是出事了!”迟咎的声音充满了急切。

“又出什么事了?”赵槿淮伸手按了按青筋疯狂跳动的太阳穴。

“刚刚还好端端的,但是突然一道红光扫过我们社的门口,大喵就突然发狂了起来,冲了出去,现在一直在疯狂攻击路人,我们拦都拦不住!”迟咎的声音已经渐渐有了哭腔。

“什么!”赵槿淮瞪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

“是怨魔干的,恐是梦魇之毒。”黑衣人慎重地说道。

“What?那我现在就赶回人界吧!再这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赵槿淮立马站起身走出冥殿。

“嗯。”黑衣人低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