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29:出行遇袭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19-04-20 7:19:05pm

奇幻·玄幻


君幂应了声好,背上行囊随夜郇往天界的边缘动身。

这一路上,两人就跟哑巴似的,谁也没有主动开口,更别说提及去另界的原因。

“道个别吧,这里是天界的出入口了。” 夜郇跨出天门, 掏出令牌递给了守门兵卫。

对天界新来的凡人丫头也略有耳闻,值班的守门兵卫接过令牌检视一番后,瞄了眼君幂,忍不住叮咛“前往另界的路不好走,小丫头可要跟紧夜郇将护,别把小命都给搭上了。”

君幂吞吞口沫,没有回应。

一觉醒来,她的心中多了无数个疑惑。

额上无端出现火焰印记,突然就被告知得出发去一个叫另界的地方,还说她这是因为惹怒了天神大人才会被发配到另界,若真如此那和古代将犯人发配边疆有何区别?

她不过就是稍不留神将整间客房给毁了,天界这么大,乍看之下客房少说也有好几百,应该不至于将一个不起眼的客房放在眼里吧?

天神若真介怀,大不了她赔钱嘛,再不济她可以卖身为婢,干体力活,为什么非得一言不合就下令让她深入如龙潭虎穴,人人闻之色变的另界。

而且这惩罚还是她从别人口中才得知的,天神从头至尾没有露过一面,连一个让她解释的机会也不给,确实让人不舒服。

君幂原想向夜询问问去另界一事,结果这一路上夜见微风和披风的互动更胜她俩,她也没好意思再问下去了。

反正问了也不会得到答案。

罢了罢了。

该来的总会来,人总不能因为害怕而一味拒绝前进。

况且对另界有所耳闻的虽大有“人”在,真正过的却寥寥无几,或许那里并没有谣传的这么糟。

她抓紧了背上的肩带,眼神又重燃希望,坚定地点点头也跨出了天门,接着转身看了天门后的文芳和似宝。

文芳和似宝是给君幂来送行的。她俩从夜询仙居一路随行至此,脸上表情各异。

似宝依依不舍,文芳态度反常,自君幂醒来一句话也没说过。

由于出入天界必须持有令牌,所以文芳和似宝只能站在天门的一尺距离外目送君幂。

君幂笑着朝有段距离的她俩摆手道别,没想到文芳那货视线忽然落在她额上的印记脸上僵了僵。

再次露出笑容时,文芳笑得比哭还难看,她强忍着不眨眼就怕眼眶里打滚的泪水失控地往下掉。

“小姐,路上小心。文芳给小姐画上的火焰图,您千万不要拿掉,那是......那是文芳的心意。”

她家小姐额上的火焰印记真的好美,让她添了几分大家闺秀之气,但是美丽的东西,总是致命的,所以印记越是耀眼,她的心情就越沉重。

君幂面上点头答应,下意识伸出指尖去触碰额上的印记,指尖划过时微微使了力。

她不动声色瞟了指尖一眼,那头意外地干净如初。

没有褪色。

额上的果然不是画的,是烙在血肉里的印记,也许文芳的反常是因为知道了这印记的来路却又想瞒着她,自己扛下所有的焦虑。

瞧文芳失魂落魄的模样,君幂明白那多半不是什么好预兆。

君幂的心思,夜郇同样看在眼里。

她担心自己的婢女洞穿自己已经察觉到了异样,打算帮对方圆谎。

这举止让夜郇不禁怀疑这凡人究竟是什么构造。

这世间除了宋恒武神,有哪个人, 哪个神不是自私的。

可君幂,似乎又和其他人不太一样。

一旁的似宝不知实况,还以为天神是委派她家小姐和夜郇将护去办正事,正替她家小姐高兴。

只见似宝拳头搭在文芳哭花的脸颊上使劲地揉,笑道“文芳这是在舍不得小姐您呢,都哭成大花猫了,小姐您一定要保重,似宝和文芳一定会在这里等您回来的!”

正准备出发时君幂左肩传来异动,原本压在肩上的的重量似乎又沉了一些。

“呱——呱——”

君幂没来得及扭头,走在她身前的夜郇敏捷地转身,一声低喝“灵兽,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说罢,手掌就往她左肩上搭去。

可惜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倒是肩上的灵兽更胜一筹,君幂只感觉左肩忽然一轻,重量很快地落在了右肩上,夜郇落在左肩上的手应该是扑了个空。

至于肩上重量变化得太快,君幂踉跄了几下,险些摔倒。

最后右肩上的灵兽干脆一个跳跃,跃到君幂身前的半空中就停止了动作,直直往下坠,逼得君幂不得不伸出双手接住它。

正因如此,君幂这才看清了灵兽的真面目。

那是夜郇仙居外莲花池里的青蛙,体型比一般青蛙还要大,足有成人的巴掌大小,也意外地沉。

它浑身雪白皮肤上的数个蓝光于风中摇嘠,像极了正在燃烧的火焰。

此时的它眨着幽黑的眼睛,颇有几分正君危坐的感觉,同时散发着微妙的气场。

强大,调皮,高高在上。

这是君幂在脑子里搜出最合适的形容词,面对此刻眼神冷冽的夜郇,灵兽的屁股像是被订上了钉子一样,压根儿没打算挪开,反而还仰起头瞥了夜郇一眼。

似乎在说“老子就不走,你奈我何。”

夜郇也是没辙,对着魔他还能使出九节鞭,将他打个落花流水,但他即便再生气总不能对着一只灵兽和一个凡人动枪吧?

夜郇缓了缓,道 “这是月辰君刚带到天界的灵兽,雪焱兽,你想带它上路吗?” 灵兽一般不主动亲近凡人,夜郇看它的架势应该是铁了心想和君幂想一起上路。

君幂模棱两可地摇摇头表示没意见,她只是不解青蛙怎么到天界就成了兽类?

“启程吧。”夜郇拎起君幂的衣领子就将她送上了云朵上,雪焱兽也乖乖地躲进了行囊等待启程。

君幂踏上去的时候,用脚在上面跺了一了一跺,云朵的质感很绵密而且有弹性,就像上了一个蹦床。

夜郇和君幂共乘一个云朵,夜郇站在云朵的最前端竖起剑指比划了几下,云朵就往前动了起来。

夜郇的长枪也不晓得从哪忽然冒出来,变成九节鞭蛇行般紧飘在云后。

越往前,风越大,到后来天空中出现了薄雾。

朦胧的雾气模糊了视线,压根儿无法看清云朵范围外的事物,甚至连紧飘在后的九节鞭也在他们的视线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没任何东西可以指引他们方向的情况下,夜郇不得不放慢了速度,一边观察情况一边小心翼翼地驱使云朵前进。

其实云朵才前行不久,君幂却感觉走了好久好久,久得她以为他们在原地打转,一直到眼前终于出现不一样的景象。

雾气浓度依旧却是红色的,再往前走才朦胧看见前方出现一个可疑的大红灯笼,浮浮沉沉。

灯笼的出现似乎没有缓下紧绷的神经线,反而让紧张的气氛更甚。

红灯笼猛然于空中缓缓自转起来,看上起不像是什么正气之物,夜郇连忙停止前进,脸上顿时严肃了不少。

此时消失的九节鞭,终于出现,躁动不安的身影转瞬即逝,不留残影。

由于速度极快,从身边流动的的风儿“嗖嗖”作响,应证着夜郇的猜测。

九节鞭这是发现了什么,正对其穷追不舍,划过的风儿最终静止的位置就在云朵的正下方。

夜郇和君幂两人,站在云朵上,一前一后默契地对上了视线,脸上没了好脸色。

来者何人,亦或者说不是人。

不管是哪一界生物,都让他俩感觉到明显的敌意。

灯笼的光同为红色照在夜郇和君幂的身上,那光因为灯笼的转动而有些摇摆不定,空气中浑然是一片死寂,分不清时间是否正在分秒流逝着。

君幂屏住了呼吸,重重吞咽了一下,毅然蹲下将头往下探去。

拨开淡雾,云朵下没有出现预期中的恐怖景象,只响起鼓点声,从一开始的微微声响道越发大声。

君幂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沉重起来,她喘息着想将身子往回拉,可缺氧窒息的感觉袭击全身,她只能勉强维持着原本的姿势。

直到夜郇察觉有异,君幂已眼前一黑,一头栽出了云朵。

夜郇赶在君幂消失他的视线前拉了她一把,却不曾想过身后有“人”神出鬼没,将他一并推出云朵。

他极目眺望,也捕抓不到那“人”的身影。

云朵那头传来金属互碰的声音,刀光剑影不时划断红光的轨迹。

没过多久,九节鞭受了重创变回长枪随着夜郇直往下坠。

夜郇抓住了飞远的君幂,将她护在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