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六:我居然出不去了 - 回五十一

柠檬≪老天!突然变成守护者≫  - 发布于2020-11-08 8:13:19am

其他·同人


安锁鄙夷地瞟了卜缘一眼,终于把手电筒交给他。卜缘耸肩,往密室里走去。

哇啊啊真暗啊!他心里大叫道,把手电筒光线照向地面。地面漆黑无比,还有几层类似油垢的黑色物质。前方铺满地面的东西像是反着光线,叫人好奇。心脏无用地越跳越快,他干脆深吸一口气,把手电筒朝向那东西——

“——!”

他大吃一惊,愣愣地盯着地面的东西。那是……人骨!后边的两人也看见了此番情景,大气也不敢出。

人骨散落在四周的地面,骷髅头还正面向卜缘,像是无声的求救。

从第一关密室处看见这些人骨,就能想象里边令人闻之丧胆的陷阱了……有多少人因为欲望丧命于此,又有多少人正奋斗着,殊不知走进了死亡之路……

“各位好呀!”一把带着“喜剧”和“诙谐”的声音,硬生生地把三人的思绪拉回来。卜缘不住抬头寻找声音来源,那把声音又传出来了:“不用找了,我就在第十关处。”

“你就是魏杉勒吧?”安锁总算找回了自己的理智。

“bingo!没想到你这个小不点还知道我的名字,”那把声音不带着任何喜悦,“哎呀,那也吓到你们了吧?没关系没关系,我久不收拾那些残局,万一那些熊孩子们被它们吓跑了,我可没了玩家。”

不一会儿,人骨们都融化成水,之后又迅速蒸发,吓了众人一大跳。

“哟,已经收拾好啦。我原本想把它们当成装饰品的,没想到被你们坏了兴致,”他装愧疚道:“啊哈,看着这些家伙生前拼命抵挡攻击的模样,那可是笑死我啦。这么拼命的孩子们,还不是化为我的装饰品,不,空气?哼,不说了,反正我的新装饰品也送到我眼前了。”

装饰品?

卜缘迟迟未反应过来。

那么宝贵的一条命,在杉勒眼里只是装饰品?天啊,这家伙也太没人性了吧!

一股怒火在心中里狂烧,他生气地说道:“好好的一条人命,却被你玩弄得毫无尊严?你不会觉得你很可恶吗?”

“可恶?哈哈——”杉勒讽刺地笑:“当你知道他们的恶行后,你们还会觉得我可恶吗?”

“什么?”

“他们都是野心甚大,做起事来毫不手软的怪物。他们为了欲望,死也不在意。不是我强迫他们,而是他们自动送上来的。我不过费了那么点时间陪他们玩玩,给他们消磨点时间。”

攀元听后,原本苍白的脸变成更加苍白。

“不过,他们也不至于死。你将他们当成玩物,你也是十恶不赦。”安锁严肃地说。

“是哦?我不过帮你们除害而已。算了吧,多说无益了,你们终究将会死在我亲爱的陷阱里。哼哼,你们准备好了吗!?”

“喂,等下——!”

在第十关的主人突然静默,等待着卜缘开口。

“老子……不,我只是来问问题罢了,没有兴趣跟你玩有的没的的游戏!”他连忙道明来意。哼,与这个变态玩脑洞大开的游戏?简直是挖坑给自己跳了!

“问问题?”能隐约感觉到对方十指交扣,一副绅士相,“你问的,是关于另一个世界的问题吧。”

“你怎么知道?”安锁感到不对劲。

“哟哟,就是你们了。”对方说得跟小声,不过还是被三人听见。静默了一会儿,他大笑道:“哈,原来如此啊!不过你们终究还是死在我手里罢了。”

“不要转移话题。”安锁皱眉,认真地说:“你一定知道什么。快说!”

“啊啊,如此命令我的口气,真是吓了我一跳。”对方夸张地喘着粗气,之后说道:“你们以为我这里是能逗留就逗留,想离开就离开的地方吗?告诉你们,绝没那么简单。”

“难道……”

“正是。”对方变态地笑了:“来这里想要得到一样东西,就要有一个交易。你们想得到我的答案是吧?那么说,你们得通过十关,才得到我的答案。”

拿一个问题答案去换经历生死边缘线、还不知是死是活的十个大关?

干脆改行去抢劫吧你!

“杉勒先生,你会不会太过分?我们只想问问题,去得去过你那危机四伏的关卡,代价是否有点太大?”安锁也觉得不公平地囔囔道。

“我也认为代价有点大,不过对于你们之中的人的欲望也带上的话,那么就公平了。”对方微笑道,那双眼睛仿佛在扫视着从头到尾都没说话的攀元。

突然被叫到的攀元浑身神经线紧绷,身子不住僵硬起来。

“我……我不过只想要红色水晶球罢了。”她颤抖地说,尽量让自己的声线平稳。

“水晶球?嗯,那是个大事呢。一个水晶球的欲望,至少也要过二十个关卡才行。”

二十个?一个水晶球罢了,过什么二十个关卡!?水晶球,满街都是吧!

可是攀元不那么想。她了解水晶球是这里最尊贵、最难得的物品,过二十个关卡都是理所当然——

没想到自己连累了身旁的两个朋友,让他们为自己赴汤蹈火,还把他们推进死坑——

我真是太可恶了!早知道听安锁的话回去,事情也不会到这副田地——

她以为两人知道此事,才没告诉两人水晶球的事。两人也以为是普通的水晶球,并对杉勒的要求感到无理。

“二十个?转行抢劫比较快不是?”安锁冷冷地回道。

“哟,你果然不太明白呢。呐,这种事还是让你的朋友向你道明吧。”

安锁和卜缘以疑惑的眼神询问攀元。攀元被这突然的问题而迟疑起来,只好微笑道:“你,你们不也知道的嘛。”

“……知道?”卜缘更加好奇起来了。攀元想要得到的水晶球,究竟是怎样的一样宝物呢——

“好了,看在某人份上,我已经帮你们去掉十关了,你们也不必要给我讨价还价了吧。能不能过,得看你们的造化了呢。”对方打断了卜缘的思想,并诡异地笑道:“那是某人带给你们的福分,你们也该知足了对吧?”

“某人……是谁?”安锁问。

“小妹啊,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难道没发现吗?”对方带着几分讽刺之意,“而且啊,你们的力量那么强,这次也许能过那十关。”

三人只是呆呆地听着前者的话,后者完全没听进。

某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难道……

三人沉默着,对方突然笑道:“喂,那边的少年哪,怎么不说说话呢?”

少年?

卜缘睁大了眼睛。

少年,是指我吗?

欲开口,对方又说:“在这里你虽然只算居民,但某些时候,却是至高无上呢。”

两人把视线转向卜缘。

安锁倒吸一口凉气,攀元脸色依旧保持着苍白。

卜缘愣愣地望着前方,耳里回响着杉勒的话。

杉勒知道我的身份。

若被攀元知道了,一切将会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