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一:傳說開始 - 7-2 異變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1-24 7:44:15pm

奇幻·玄幻


這是哪裡?

我睜開沉重的眼皮,卻發現原本在旅館舒服大床上入睡的我,此時正身處於一片漆黑空間裡,睡在身旁的神武也不知所踪。

怪的是,即使身處黑暗,卻能夠清楚看見自己的身體,彷彿我是無盡黑暗中的發光體。

僅此而已。

這裡除了我,什麼都沒有。

四周寂靜得可怕,時間像是停止流動,感覺不到任何氣流與生命。不僅聽見自己有些急促的呼吸聲,甚至可以清晰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怦怦……怦怦……怦怦……

平穩且規律的心跳。

我像是無意識般喃喃自語:

『神武……允望……允希……你們在哪裡?』

無人回應,無止盡的黑暗依然只有我一個人。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想不起來……

明明覺得頭痛,卻沒有頭痛的感覺,這種異樣的違和感讓我很不舒服。

『你認為自己很強嗎?』一道聽了十年以上的熟悉聲音從我身後傳來。

『神……!』

我猛地住嘴,眼前的神武正用非常的眼神看我,銀中帶黑的雙眸裡散發出詭異的氣息,彷彿我是什麼怪物。

『你……怎麼了?』

『沒了劍,你什麼都不是。』聲音來自另一個黑暗角落,然後浮現其身影。

『允希!你們在說什——』

『你只是個弱者。』

『連允望妳也……』

成員陸續從黑暗中出現,一步一步緩緩前進,手上武器紛紛指向我。

『你……你們想幹什麼?』

神武將弓弦拉盡,弦上的箭蓄勢待發。

我伸手往背後摸去,碰到了熟悉的劍柄,神武的箭卻在下一秒刺入我的右臂。

『呃啊啊啊啊!』我嘶聲大喊。

到剛才為止我都以為這裡只是夢境,但這時卻清楚感受到箭刺進右臂的痛楚。

我看向插著箭矢、無力垂向地面的手臂,鮮血不斷從傷口中溢出,感覺非常真實。

一顆小石子丟中我的後腦勺。我扶著受傷的右臂回頭看,卻看見熙月村的小孩,他們手中握著小石子,一個接一個朝我丟來。

『滾!你這個怪物!滾出我們的村子!』一個站在隊伍前方的小胖子大喊,大家也在他身後跟著起哄。

『對!你和我們不一樣,快滾!』神武也是。

『你……』

大家的殺意濃烈得仿佛肉眼也能看見,不知不覺呈現半圓的陣型將我圍困其中,迫使我往空無一人的身後步步後退。

『你不配當我們小隊的主力!』

允望……別這樣……

『只要有神武就夠了。』

允希……

神武再次抽出一支箭,瞄準我的頭部。

『滾啊!怪物!』

『你是異類!』

『滾出村子!』

『怪物!』

辱罵聲此起彼落,不知不覺中我已經從劍鞘拔出夜行者了。

『死吧,怪物。』

神武說完的同時也放開手上的弦,鋒利的箭徑直朝我額頭飛來。

我低下頭,發出連自己也覺得陌生的聲音,語氣是如此冰冷:

『一直以來,原來你也把我當怪物……』

夜行者一揮,飛來的箭斷成兩截掉落地面。

『呀啊啊啊啊啊,他反抗了!』

『看吧!果然是怪物!』

『你不應該存在,怪物!』

辱罵聲不但沒有因此停止,反而越發激烈。

哼……哼哼……

我心寒地冷笑,腦海中響起一道聲音:

『你從來就不曾進入他們的圈子,大家只是把你當怪物看。』

……不是這樣的。

『在他們眼中,你只是個需要提防的怪物。』

……別說了。

『就連你喜歡的女孩,這時卻站在你所謂的摯友身後,遠離你。』

不……

視線逐漸模糊,豆大的淚珠從我臉上徐徐滑落,我再也抑制不住,眼淚奪眶而出。

『難受吧?』

嗯。

『怨恨嗎?』

嗯。

『他們才是不應該存在的人。』

嗯。

『來,舉起你的劍,殺了他們。』

左手漸漸握緊劍柄,一股怒火從心底深處湧上來,突然非常憎恨這個世界所有的一切。

『沒錯,你比他們強,你比任何人都強,把他們殺了,證明給他們知道你是最強的。』

我抬頭,像是瘋子般衝出去,在他們身上劃出一道又一道的傷痕。

在一陣痛苦的哀嚎聲中,我竟然享受其中,并渴望聽見更多。

『沒錯,繼續吧!你才是最強的!』

腦海中的聲音越來越大,最後,我把劍插入神武的心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大喊,從床上跳起,臉上滿滿都是汗,床單早已被汗水浸濕。

神武像是被我突然的大喊驚醒,『做噩夢嗎?』

我用手背拭去臉上的汗水,右手臂隱約傳來刺痛感。

我有些訝異地去感受那小小的刺痛,發現那是夢中被神武刺傷的地方。

『你的臉色很糟,還好嗎?』神武坐起來,擔心地問。

『沒……沒事,只是做了個很真實的噩夢。』

『從小認識你,還是第一次看見你這麼驚慌的樣子。』

我低頭不語,那夢境太真實了。

神武站起身慵懶地伸了一個懶腰,『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先去洗刷。』

『嗯。』

他穿上旅館提供的白色布鞋繞過床邊,接著浴室傳來花灑流出的水聲。

我依然處在噩夢所帶來的驚慌中,雙手不自覺地抱緊自己。

這時腦海彷彿有道從地獄深淵傳來的邪惡聲音響起:

『你才是最強的……』

『嗯。』我揚起嘴角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