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三 - 29、30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1-24 10:35:40pm

奇幻·玄幻


3-29

  在莫雅的記憶中,十歲以前與十歲之後是不一樣的。

原本,祭爾帝家族是有為下一任的刃公爵準備一個孩子,莫在一開始就表明他只會有這個孩子,他並不打算擁有更多孩子,萬幸這次剛好是雙胞胎,否則刃公爵候選只有一個實在太過冒險。

由於莫與莉絲直接吃乾抹淨還「鬧出人命」才通知,祭爾帝家族也手忙腳亂的準備了一個有天賦的孩子,剩下的就等十歲時選出真正的刃公爵執行儀式,想不到就在執行儀式的前一個月,那孩子卻得了急病夭折了,情急之下,有人想到莫萊與莫雅也是莉絲的孩子,那應該也擁有祭爾帝家族的血統,或許也繼承了他們的天賦,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他們暗地裡對兩個孩子進行了一些測試。

  

  祭爾帝家族的天賦非常的嚴苛,第一點,他們父母必須有一個人成功舉行儀式,生下的孩子才有可能擁有天賦,第二點更嚴苛,即使測試出天賦,儀式也是有可能失敗的,這點就只能看緣份,不少祭爾帝家長老研究這個議題,他們得出的結論是儀式中的兩人也要磁場相符才行,而儀式失敗的人只能等待是否臨時發生事故導致某位替身去世,或者是進入軍隊中服務,不過儀式失敗的機率微乎其微,所以正常情況下他們也不擔心這種意外發生。

  

  祭爾帝家族是計劃生育的,只有需要他們才會有孩子,不得已之下他們才把目標打在兩個艾雅家的小孩的頭上,艾雅家團結、護犢是出了名的,所有人都做好準備要承受老公爵的怒火,想不到老公爵最後只是回家想了一晚,與莫溝通過後就同意了,令所有人鬆了好大口氣。

莫萊並沒有天賦,所以莫雅就是唯一的人選,然後就是緊鑼密鼓的訓練,儀式的訓練,儀式後的訓練,如何成為祭爾帝家族成員的訓練,要服從,沒有自我的意志,一切都以主人為主,各式各樣與艾雅家完全不符合的訓練突然降臨在莫雅的身上,不得不說,祭爾帝家族的訓練確實非常驚人,能夠讓天大地大我最大的艾雅變成為命是從毫無主見的祭爾帝,訓練成功真的是祭爾帝的一大勝利。

  

  但在這裡面出了一個小問題,當初瑟西同意的是莫雅成為替身,但他並沒有同意那些莫名奇妙的訓練,但瑟西一天到晚到處跑,根本沒有好好的留在旋靈國超過三個月,訓練又都是在祭爾帝莊園中進行,莫則是認為這是父親的意思,只好讓自己兒子委屈的祭爾帝化,只有同樣長年不在旋靈國中的慈才發現這點,他的父親是誰?他是瑟西‧艾雅,全旋靈國最霸道最不講理最寵孩子的人,同時還是劍聖,怎麼可能答應讓小莫雅受委屈?他在短暫的生氣過後,馬上想清楚了這一點,才有了艾雅家vs祭爾帝家這一幕,這次若是祭爾帝家退步慢了點,說不定祭爾帝莊園就沒了。

3-30

  再次證實了艾雅家族的蠻橫霸道無禮後,祭爾帝家族爽快的退讓,但莫雅卻陷入了更大的茫然,花了這麼久的時光,每年撥出一個月瞞著哥哥進修,每個月都要報告自習成果,好不容易在貪戀著艾雅家族的自由,哥哥的保護中掙扎出來,努力的成為一個標準影子,最後卻被祭爾帝家族如此輕易的放棄,難道他要再次學習如何成為一個正確的艾雅家成員?

  

  兩個瞬間失去目標的孩子,佇立在空蕩蕩的走廊中,這裡沒有關心他們的長輩,也沒有同儕,就算有人來來往往,也只是不認識的過客,終於找到一個地方喘息,好好的思考,兩人不約而同的快步走到房門口,直接推門入內,往椅子中用力的坐下,放鬆自己緊繃的肌肉來適應這軟綿綿的椅子。

  

  莫雅坐下之後又瞬間挺直,調整位置只做三分之ㄧ,背打直,一旁的莫萊二話不說直接往他的肩膀拍下,力道之大讓他無法保持那標準坐姿,莫萊才嘿嘿的笑著再次癱軟到他的椅子中:「我說小雅,你還那麼認真做什麼。」

  

  莫雅一僵,終於在莫萊的笑聲中倒入椅子裡,聽著莫萊那不算好聽的笑聲,終於也發出跟哭泣沒兩樣的笑聲,兩張背對著背的椅子,兩個同樣的人,一起嘲笑對方,也嘲笑自己,互相舔舐傷口。

  

  笑夠了,也哭夠了,兩人也不回頭,躺在椅背中頭抵著頭,莫萊惡意的敲了莫雅一下,雖然自己的頭也會痛,但他聽到莫雅的哀號就很開心,這種會哀號,會撒嬌,會吵架的莫雅才是他的好弟弟,讓見鬼的祭爾帝家滾遠點吧!不要來污染我可愛的莫雅,知道自己哥哥在想什麼,莫雅只能揉著頭皺著眉,剛才那一下真的好痛,眼淚都掉下來了。

  

  「雅,儀式真的沒辦法逆轉嗎?」雖然已經知道答案,莫萊還是不死心的問,莫雅不作聲,他知道莫萊其實也清楚,他相信若是兩人立場轉換,他也是同樣的反應,因為他們是雙生的兄弟,只是他繼承了祭爾帝家的力量罷了。「你知道的,我不要什麼替身,我要的是我的弟弟,如果早知道,我才不會響繼承刃,早帶著你跑了,你怎麼那麼傻,老爸跟爺爺兩個老糊塗說什麼你就做什麼。」這裡面一定有老爸跟負責指定繼承人的瑟西的份,這時候若是他們知道自己被孩子在背後這樣罵,應該也不會說什麼吧!畢竟艾雅家族眼中只有家中的孩子,孩子受了這麼大的委屈心疼都來不及了,被罵兩聲又算什麼?

  

  反倒是莫雅出聲替自家的老爸跟爺爺說話:「哥,父親跟爺爺也是不得已的,這是傳統,也是規矩啊!若不是你的繼承人資格臨時被取消,現在恐怕會更麻煩,二伯的竟然發這麼大的脾氣,你也跟二伯一起胡鬧,這樣會讓爺爺很難做事的,還有父親也會很為難阿。」兩人還不知道瑟西在指定完繼承人後已經離開了旋靈國,而自家的父親在小時候曾打架差點打到現在的國王破相,這種消息也不可能讓兩個孩子知道,所以莫雅的煩惱終究是自尋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