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三 - 31、32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1-25 10:27:02pm

奇幻·玄幻


3-31

  「還可憐他們!」發現自己的老弟已經完全祭爾帝化了,讓莫萊咬牙切齒,暗中發誓以後一定要給祭爾帝家族好看,只可惜這個宏大的願望再決定執行瞬間就被他老弟發現,在還是小火苗時就被無情的掐滅了。

  

  「哥~~」可以肆無忌憚的撒嬌,莫雅當然不會放棄這麼好用的武器,莫萊幾乎是瞬間就被繳械,無奈的接受著好不容易變回原樣的弟弟變本加厲的撒嬌攻勢,任由他好好的發洩他的委屈。

  

  「好了好了,我不說就是了。」莫萊舉起白旗投降。

  

  莫萊投降了,莫雅見好就收,兩人又發了一陣子的呆後,莫雅終於提出那個尷尬的問題:「哥,以後我們怎麼辦?」

  

  「怎麼辦?」莫萊也是一陣茫然,隨後一股委屈湧上,這次換莫雅用力的把自己的頭往莫萊的頭上砸。「很痛耶!你敲什麼敲啦!」

  

  「笨!既然我們都沒事了,當然就趁這個機會出去玩啊!你不是說要去看看精靈族的女孩是不是跟傳說中一樣美麗,立下目標要去娶一個回家放著?」莫雅鄙視的看著自己的哥哥,只會說,自己都忘了還要他這個做弟弟的提醒,過年時家裡雖然住著一位精靈族的美麗女子,但一個抱著死人還笑的很幸福的女孩子實在不在他們的欣賞範圍當中,看來要見識正宗的精靈美女還是要去精靈族的領地阿。

  

  「對吼!那乾脆我們就離家出走吧!」莫萊拍手,想到了個好主意。「乾脆就直接離家出走,成年禮就不參加了,誰叫老爸跟爺爺這樣欺負我們!」

  

  沒想到自己的一番話,卻讓莫萊生出這樣的念頭,莫雅第一個反應就是反對,但隨後想想好像也不錯,既然自己不是祭爾帝家的替身,老哥也不是刃的繼承人,那成年禮應該就不用參加了,反正那儀式無聊斃了,他都看那麼多學長姐們進行過,整個就是無聊,順便跟老爸唱一下反調,發洩一下怨氣,不錯不錯!

  

  「那我們去哪?」雖然決定要離家出走,莫雅還是希望做好萬全準備。「還有行李、零用錢應該夠買裝備吧,還有乾糧……」莫雅開始計算,莫萊直接大掌一揮將他的手拍下。

「還算什麼,我們直接去找大伯不就好了!這麼有趣的事情他一定會贊助我們的!就這麼決定了!我們先把小厄臨送回家,然後趁老爸跟二伯還在睡覺的時候收拾好包袱直接走人。小厄臨呢?」莫萊說到興奮處,連忙搜尋厄臨,打算用最快的速度把他送回公爵府邸,然後趁兩位累翻了的大人還沒醒來前,直接出城去!想不到卻看到空無一人的大床,難道厄臨先他們一步離家出走了?

  「說啥鬼,你又知道大伯在哪……小厄臨怎麼不見了?」由於背對著床鋪,莫雅從椅子上爬起來,由莫萊頭上看過去,床舖的帷幕是放下來的,但裡面沒有人,莫萊大步走上前,揮手掀開維幕,裡面真的什麼都沒有,厄臨不見了!

3-32  

  「雅!快去找……人。」莫萊說到一半,就看見厄臨搖搖晃晃的從打開的門進來,用力打個呵欠後,將手中的紙交給莫萊,然後「爬」到莫雅身上,掛在他身上繼續睡。

他很累,非常的疲倦,但他喝下的藥水實在太多了,又被那惡夢驚醒,乾脆去上一下洗手間,然後再回來繼續睡,說不定還能聽到更多聲音,解開他的疑惑,他也沒那多餘的力氣去注意這裡是哪裡,只大概確定這裡應該是安全的就搖搖晃晃的出發尋找洗手間,幸虧慈已經先把他那一身亡靈聖者的服裝脫下來,否則以他現在的情況身分絕對會出事。

就在他回到房門前,卻發現房門是打開的,他確定他一定有關上門,所以他就靠在門邊聽,正好聽見莫萊跟莫雅的離家出走計畫,晃了晃疲倦的腦袋,正打算走進去確定這件事情,最好還可以順便帶他一起翹家,就聽見兩人連狂獅到底在哪也不知道,這麼不安全的計畫真的能成行嗎?厄臨十分的懷疑。

  

  拿著厄臨塞到手中的紙,莫萊滿頭霧水,紙上寫的只是一個地址,不,甚至連地址也不是,只是一個邊境的小城市的名字,若不是上課有提到過這地方,莫萊甚至連這裡是哪都不知道,厄臨免強抬起半片眼皮,掏出筆在旁邊加上狂獅兩個字,然後從床舖上抓下他的亡靈聖者袍,胡亂的塞到包包中,「爬」上莫雅的背上接著睡,任由他們將自己帶到任何地方。

  

  兩兄弟互相看著對方,然後莫萊盯著莫雅背後的厄臨,突然冒出一個好問題:「小厄臨該不對到現在還不知道大伯的名字吧!」冷冷的風從窗戶吹進來,兩人忍不住開始竊笑,卻又害怕吵醒了厄臨,只能辛苦的憋著,憋到開始發抖。

  

  過了好半晌,兩人的笑意終於暫歇,帶著厄臨回到刃公爵府中,包袱收拾好連夜出發,暗中護衛的護衛們只能苦命的追。雖然是護衛,但他們可沒有知到莫萊跟莫雅的對話的權利,完全不知道兩人要去哪,慈跟莫又睡昏了,這種情況下只能不停的追,一面通知兩位大人若是醒了給他們指令。

若是厄臨有聽清楚他們打算這麼早就出發,肯定不會告訴他們狂獅的所在地,等拖到自己養足了精神,威脅好兩人帶他一起走才會告訴他們,只可惜當時的厄臨實在睏極了,等到他睡飽醒來一切已經來不及了。

  

  兩人由於急著逃跑,也沒多想為什麼慈、莫與厄臨三人會睡成那樣,他們也沒見識到昨天那漫漫長夜的祭典,但並不代表沒有人發現,至少祈冷‧祭爾帝就敏銳的發現這一件事情。

  

  昨夜城裡發生的事情祈冷‧祭爾帝並沒有察覺,他也是做惡夢的那群人之ㄧ,但一醒來就發現城裡城外鬧哄哄的,連守衛之間也有著恐懼的暗潮流動,只能說祭爾帝家族實在過的太優渥了,就連住的地方雖然是城郊,也能被包含在城市的範圍之內,儀式進行時鳴電還派人過去特別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