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一:傳說開始 - 7-3 暴走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1-26 6:57:06am

奇幻·玄幻


『你還好嗎?』

當我把眼前最後一隻巨怪禿鷲給一分為二時,允望這麼問我。

我壓抑不住從心底湧上的興奮,咧嘴笑著說:『很好啊,從沒試過這麼好。』

允望向神武使了個眼色——那麼明顯打暗號,你們當我是瞎了嗎——接著神武像是意會到什麼說:

『但你剛才斬殺上百隻巨怪禿鷲時,不但沒喊出你最喜歡的劍技名稱,偶爾還大笑著揮劍,這樣的舉止……你真的還好?』

我頓時收起臉上的笑容,將夜行者收回劍鞘。

『不相信就算了。』

他們像是被我的反應嚇到,不知道該說什麼。

允希率先打破沉默:『可能沙漠太熱了,導致啟人先生的心情不是很好,我們快趕路吧,過了這片沙漠便是搭乘雲船的碼頭了。』

大家一路上也沒怎麼說話,而我只要看見魔物,便不理會他們的勸阻,一個人往魔物的方向衝去,用全身的力氣揮劍,廝殺眼前的一切,在毀滅與碎片爆裂的聲音中得到慰藉與痛快。

『對了,就是這樣,毀滅一切,你才是最強的。』

『嗯。』

我像是習慣腦海中的聲音,在心裡回應。

۞۞۞

『喔啊啊啊啊!哈哈哈哈!』

看著魔物被我輕易幹掉,想逃跑卻無法跑得比我快,最後只能露出恐懼神情屈服於我的力量,成為劍下之魂變成碎片的瞬間,感覺真是爽啊!

自從做噩夢的那天起,神武他們便經常帶著怪異的眼光看我。

魔物襲來,為了保護夥伴,我全力殺敵有什麼不對?

不放過想逃走的魔物,以免它招來更多同夥,有什麼不對?

沉浸於打敗敵人所帶來的興奮與滿足,有什麼不對?

無論我做了什麼,他們總是用看待異物的態度對待我。

有時候發現他們會在我身後竊竊私語,目光同時看向我。

我承認在剛開始的幾天讓我覺得自己像是被排擠的人,這種感覺真的讓我很受傷。但現在我也不去理他們,全副心神放在斬殺敵人身上。

你們愛怎麼看我就怎麼看我吧。

但現在我面前的是一隻叫土狼的生物,擁有四條強壯的腿,全身披滿黑色柔毛,下巴直到腹部的毛髮不是黑而是灰。從它深紅的眼眸中我感受到讓人不悅的輕藐,彷彿嘲笑我無法對它造成傷害。

火大。

它的速度和反應能力肯定在我之上,因為無論我如何揮劍,始終砍不中它。

咻!

一支箭精準地插在它側腹,我猛然回頭,看見神武正抽出第二支箭準備發射。

『我自己解決!』我怒吼。

神武神色凝重地看著我,允希輕輕按下他的手,他才放下弓與箭。

——又是這眼神。

沒關係,當我是怪物也沒關係,只要我相信自己的力量就好!

『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發出怒吼衝向土狼,它吃力爬起來,接著往反方向逃走。

可惡!連魔物都看不起我,認為我追不上是吧?

我往地面用力一踩,朝土狼逃跑的方向追去。

隱約聽見身後兩女一男的呼喊,但我不想去理。

這匹狼的腳力真不是蓋的,即使我用盡全力也只能勉強看見它的尾巴,隨即又一閃而逝。而且這裡是第八座島嶼——稻穗之鄉,除了城鎮,郊外所有看得見的地方滿滿都是高過人的稻穗,視線說不上是好的。

當再一次捕捉到土狼的身影時,我使盡所有力氣追上去。

這次絕不會再跟丟!

『啊嗚!』

貌似土狼的悲鳴貫穿天際,接著隱約聽見魔物化成碎片的熟悉聲音。

我粗野地撥開重重稻穗,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男人身影。

他身穿深藍色的緊身長褲和短袖外套,內搭黑色背心,深褐色的靴子與手套,雙手此時握著一對匕首,刀面上還殘留著些許血跡。

看見我從稻穗中突然出現,他微微往後退了一小步,隨即發現我不是魔物而是人類時,則露出有點驚訝的表情。

『是你把我的獵物殺掉嗎?』我劈頭就問。

他霎時瞪大了雙眼,表情更為訝異,說道:

『你可以正常說話?你的靈魂……』他停頓了一下,像是思考如何正確表達接下來的說辭,繼續說:『依然健全嗎?』

我怒視迎上他游移不定的視線,再一次開口:

『是你把我的獵物殺掉嗎?回答我!』

我握緊夜行者。

『等等等等,我是有看見一隻土狼從你這個方向跳出來,可它突然撲向我,無可奈何下我才還擊自保。而且我也不知道除了我們,天鳴國竟然還會有靈魂健全的人。聽著聽著,我不是故意要搶你獵物,抱歉。』

男人看我的表情像是在看一頭即將失控的野獸,接著邊警戒著我邊對我微微鞠躬表示歉意。

這時,腦海中的聲音再次響起:

『他殺了你殺不了的獵物,這不就表示他比你強嗎?你甘心承認自己是弱者?』

『不……我不是弱者……』

我毫無預警挑起手中的劍,男人千鈞一發勉強閃躲了我的突擊,劍刃劃過他的髮際。他猛地舉起雙手,交叉護住胸前呈現防守姿態。

『喂!別突然打起來啊,我不是解釋並道歉了嗎?』

『只要打倒你,我就是最強的了!』

男人敏捷地往後跳拉開和我的距離,我則施展可以讓距離瞬間縮短的劍技——

『音速爆裂!』

夜行者閃爍淡藍色光芒,接著我瞬間來到男人面前,劍刃劃過他的左肩,濺出些許紅絲。

男人低嗚一聲後再次跳開距離,同時將手中的匕首朝我射來。

我往前急奔,夜行者由下往上挑,將匕首彈開。見狀,他再把另一只匕首也投射了出來。看在我眼裡,匕首的速度如此之慢且飛行軌跡清晰可見,我輕而易舉地再次彈開。當我來到他跟前時,男人似乎想要再次往後跳拉開與我的距離。

——既然你想要逃,那我就送你一程。

『旋風斬!』

夜行者刮起風圈,男人無處可躲正面迎上,身體彈飛至數米之遠,在地面滑行一段距離,所經之處的稻穗都被他壓成一條小道。

男人搖搖晃晃站起,銳利風圈在他臉上割下數道血痕,身上的衣物也沒有一處完好。他從身後拿出六支匕首,每支匕首皆纏上一絲黑霧。

男人抖動無力的雙唇發出微弱的聲音:

『疾走……三連射。』

語畢的同時,匕首已經貫穿我的身體。

我不可置信地看著男人——完全看不見他投射的動作與軌跡。

匕首所貫穿的部位並不是要害,兩支擦過我的肩膀,傷口滲出淡淡血跡,但另兩支刺進我的左腹,對天命造成傷害,最後兩支則從我左耳飛馳而過。

六支匕首的軌跡相當散亂,看來這高速射出的匕首缺點是無法精確瞄準獵物。

天命目前剩下4,須想辦法接近他,而且不可再讓這招命中。

我將劍平舉,劍尖對著男人,開始原地旋轉,在我周圍產生了小小的風圈。稻穗隨著風圈軌跡飛行,一時之間漫天都是稻穗,成功擾亂男人的視線。

他拼命從飛舞的稻穗中尋找我的身影,我一個箭步往反方向繞至男人身後,接著在他背部使出劍技——

『交叉二連擊!』

男人甚至來不及轉身看我,背部硬吃下我的劍技,接著身體往前方倒下,夜行者撕裂的衣服處露出結實的背肌,上面有個X血痕不斷流出鮮紅的血液。

『你果然是最強的。』

我冷笑一聲,滿足,準備轉身離去。

這時,不知哪來的白光團團圍住男人遍體鱗傷的身體。白光一消而逝,連帶男人背部的傷口也消失不見。

下一瞬間,一顆孔武有力的拳頭重重打在我的臉上。突如其來的重拳讓我失去重心,身體騰空隨著拳頭揮舞的軌道飛去。

我將夜行者插在地上,左手與雙腳死命捉住地面以減速身體繼續滑行。地面被我拖出一段距離的軌跡後才停止。

『你對我的夥伴做了什麼!』沙啞的怒吼在稻穗田中迴盪。

眼前的男人身穿鋸齒狀無袖外衣,露出結實胸肌和線條分明的八塊腹肌,同樣是鋸齒狀的過膝短褲,雙手纏著有些發黃的白色繃帶,粗曠的五官,明亮且憤怒的雙眼此時正直勾勾地瞪著我。

他身後有個披著白色長袍的嬌小身軀,雙手放在失去意識的男人身上,手心發出白色亮光。毫無懸念,他正在治療男人。

我努力凝視白袍下的臉龐,以為那是允希。結果不是,而是另一個陌生女孩的臉孔。

白袍女孩的臉上正落下晶瑩的水珠,止不住顫抖的雙手持續釋放治療之光治愈男人的傷口。

我用手背拭去嘴角的紅色液體,夜行者尖端垂向地面,黃色光芒逐漸包覆水藍色的劍身。接著以劃破空氣的氣勢用力把夜行者往上挑,劃過的軌跡形成一道半月形的真空波斬擊,往肌肉男攻去。

這是我少數的中距離劍技——【風斬破】!

肌肉男雙手交叉護住身前,準備硬接下我的攻擊,看來對自己的防禦值有很大的信心。

我冷笑,腦海裡想像他正面吃下【風斬破】後的慘況。

【風斬破】不是硬接便可消除的斬擊,它會硬生生地撕裂所有擋在面前的物體。雖然威力強大,但缺點是攻擊距離不長且要畜力兩秒。不過以我現在和肌肉男的距離,完全是【風斬破】的攻擊範圍內。

——你就等著被【風斬破】撕裂精壯的身軀吧!哈哈哈哈!

『凡丁,快躲開!』白袍女孩大喊。

哼哼,已經來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