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三 - 33、34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1-26 6:17:54pm

奇幻·玄幻


3-33

正當他百思不解時,第一個想到的當然就是厄臨的安危,尤其他知道,厄臨喜歡到處亂跑,雖然還沒到開學的時候,但他有極大的可能會出現在學校觀察學生的生活,若是這樣的話就太危險了,正當他打算出門時,剛好看見慈率眾打算掀了祭爾帝家,確定厄臨沒有跟他們在一起後,祈冷就直奔城內,靠著兩人那冥冥中的牽引,在光明教會外頭徘徊。

  

  就在祈冷思考該不該冒著生命危險,用他那小小的身子殺過這堆信徒們進入裡面找人,認真思考自己到底進不進的去的同時,祈冷同時感應到厄臨正在移動,他連忙跟著移動到光明教會的側門,莫萊與莫雅背著厄臨走出來恰巧被他看見,就這樣一路跟到了公爵府,從後門溜進去轉了一圈後,祈冷才鬆了口氣,轉身離開。

  

  離公爵府一段距離後,祈冷才有心思去想到底發生什麼事。當然,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回去問長老,但想到剛才慈大人與莫萊大人兩人的氣勢,現在長老應該在安撫他可憐無辜遭殃的家園吧!所以還是先自己打聽好了,真的找不到再回去問。

這時,祈冷注意到無論是慈、莫甚至是厄臨,都異常的疲倦,那種疲倦是自骨子裡透出來的,眉眼中也是滿滿的睏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與之相比,莫萊大人就好多了,只是好像受了什麼巨大的刺激,做事有些不穩定的大手大腳。

  

  正想著,突然一個聲音叫住他,那是個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在喧鬧的街上依然傳入自己耳中,雖然以前有聽說過這種技巧,但那聲音也絕對不可能自心底傳來,還帶著虛幻縹緲的感覺吧!祈冷只覺得全身發寒,掙扎著站在路中央,不知道該不該回頭,回頭的話會不會被抓走啊!可是不回頭要是那東西就這樣跟在後面好像更可怕。

  

  這時候,一個人來到了祈冷的身後,輕輕的往他的肩膀一拍:「年輕人,我叫你等等,你這到底是有沒有聽到啊?」

  

  「嗄!」祈冷嚇的跳起來,轉頭一看才發現一位老婆婆穿著全身上下包的密不通風的衣服,就站在他的後面,手還舉在半空中,原來是人啊!祈冷抹去臉上的汗水,苦笑著說:「這位婆婆,人嚇人也是會嚇死人的啊!」

  「什麼嚇人不嚇人的,真是沒禮貌,年紀大了說話當然就比較沒力氣,現在的年輕人怎麼一點都不會尊重老人啊!」老婆婆用力的朝祈冷的肩膀一拍,力道之大讓他立刻蹲了半個身子,這力道算什麼老人啊?而且剛才罵人的時候中氣十足,既然可以這樣為什麼一開始要嚇人,但這只能在心中抱怨,祈冷還沒有那個膽量挑戰輕輕一拍就讓自己站不直的人。

  

  「是,這位老婆婆,你找我有什麼事嗎?」可惡!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過天空,跟上了年紀的老人計較最後倒楣的永遠是自己,還是只能忍了啊!

  

3-34

  「什麼老婆婆?我很老嗎?」老婆婆繼續說,祈冷已經快要忍不住將她扔出去,就算明知自己是不可能打贏,還是很想要這麼做啊!就在祈冷認真的為逞一時痛快還有自己的小命之間抉擇的同時,老婆婆突然變回原本的那詭異聲音問:「身為替身,你想要更了解自己的主人嗎?」

  

  聽到這話,祈冷全身僵硬,就連原本放鬆的手也瞬間握在自己的手腕上,那裡戴著一只手環,是他的儲物手環,雖然沒有厄臨的高級,但用來裝一些東西還是能用的,例如裡面放的武器。

  

  「小孩子,不要這麼緊張,你的天真無邪死光了嗎?」老婆婆不知道什麼時候,手也按在祈冷的後頸,另一手按在祈冷握著手環的手上。「至少,你也聽完我說什麼吧,乖喔!」看著祈冷放開手環,老婆婆才笑瞇瞇的放開她,緩慢的往前走:「唉呀!人老了就走不太動了啊!」祈冷猶豫了一下,趨上前去扶著老太太往前走,不管怎樣,他一定要知道是誰洩露了替身的事情。

  

  兩人走了一段路,越走越荒涼,已經進入城裡的貧民窟中,這讓祈冷亦發警惕四周,不懷好意的目光不停掃過,老婆婆卻在這個區域中像在自己家裡一樣的左拐右彎,繞到了一個破舊的小房子前,祈冷記得這個地方,這裡是厄臨租的屋子,他大概是覺得這裡龍蛇雜處,在這複雜的環境之下較容易隱藏自己,卻苦了保護他的人員,堂堂帝國騎士卻要打扮成乞丐或者是流氓。

由於這個特殊的地方,讓祈冷記住這裡,以後要找厄臨這個地方也是其中之ㄧ,想不到第一次來卻是這詭異的原因。旋靈城中,皇宮的位置在中央偏東方,學院在北方,這個貧民窟在中央偏西南,刃公爵府邸卻在南方邊緣,剛才兩人從南邊穿過了四分之ㄧ的城市。

路上經過的混亂以及浮動的恐懼氣息讓祈冷皺起眉頭,厄臨的屋子位置在貧民窟的最北邊,十分的接近學校,只是仍然屬於貧民窟的範圍之內,環境依然說不上好,讓第一次過來這邊的祈冷不停的思考該如何勸厄臨搬出這個地方,又不是缺錢。

  

  老婆婆直接走到門前,手在門鎖上擺弄,沒兩下打開了門,像進入自己家一樣自在的走進去,祈冷跟上順手關上門,訝異的發現屋子裡非常乾淨,像是有人時常來打掃一樣,但厄臨整日在皇宮中,怎麼會有時間來打掃?

  

  厄臨在祈冷眼中,是個永遠的謎題,他公然違抗他父親的旨意,小小年紀就在這裏買下一個小小的秘密基地,錢哪來的?身分呢?這些東西都在完全不知道的地方冒出來,若不是知道他母親死於難產,所有知情的人都會覺得那是他母親留給他的私房錢。

  

  祈冷在一個凳子上坐下,看著老婆婆,他的打扮完全沒有破綻,什麼都看不出來,但他相信這個人對他暫時沒有惡意,又或者是這惡意不是直接而明顯的,在這個走不掉的情況下,不如看看這個人想做什麼,回去也好報告,同時還要追查他身分外洩的原因,雖然他也可以將這件事情交給其他人處理,但人家都找上門來了,很明顯目標就是自己,這種情況下跟來看看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