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卷一之三十三、三十四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0-07 9:41:35pm

奇幻·玄幻


1-33

厄臨沒有回答,但從靈魂中透出憤怒,那種要把人活活拆開才能洩憤的憤怒。

“看你的表情,好像一點也不希望我留下來呢。”古‧拉爾苦笑,聲音越來越輕鬆,影像逐漸淡化。”開…玩笑的,我是很擔心…沒錯,不……還比不上重新開始的興奮……”

“走好,不送。”厄臨冷漠的說,古‧拉爾有一種被晚輩氣死的感覺,終於知道以前那些氣憤子孫不孝的人是多麼的可憐了。不過也不可能死第二次,這次真的要死透了。

“你真的是一個…的孩子,…要到什麼…才會清醒啊?我最心疼的…孩子。”

“心疼?你還有感覺喔!”厄臨發現新奇的事物,露出好奇的神情。”不用擔心,我雖然不喜歡那些複雜麻煩的事情,但繼承一個名字我還有辦法。”不打算繼續刺激古‧拉爾,免的遭受到死人的怨念攻擊。

“如果…不快……那就找…人繼承……”聲音非常微弱,已經完全聽不清楚內容。

“古‧拉爾?老師?”厄臨直到數分鐘過後,這才緩緩的問,但卻已經得不到任何回應,空氣中只留下了屬於秋天的蕭瑟,清冷的月光之下在也沒有那個陪了他數年的老師的蹤跡。

顯得冰冷的月光讓人心更冷,厄臨看著主人已經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的靈魂殘片,最後張開嘴把那塊碎片放進自己的口中,藉由這個動作接收這片碎片,閉上眼睛緩緩解讀著。

雖然一開始訂下這個契約是為了取得更多資訊,但沒想到這個契約竟然要這麼多年才達成,現在已經不需要這些東西了。但這是古‧拉爾留給他的東西,嘴上不說心中不想,但厄臨還是潛意識中直接把這個東西放進最珍貴的靈魂上面,在這個「掛飾」掛上自己的靈魂,古‧拉爾早在萬年前骨頭就化作灰燼了,現在唯一能夠證明他曾經存在過的也只有這個靈魂碎片吧!

裡面的東西厄臨沒有去動,直接觀賞別人的生命紀錄是十分侵犯隱私的事情,以前會要求這個是為了能夠迅速的保住自己能夠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但現在的他已經沒有那個必要了,當然就要好好的保護別人的隱私權,雖然以他所會的跟習慣的,還有他擅長的,都是在破壞這樣的人權。

想著這幾年來的時光,一直都是渾渾噩噩的度過,雖然很充實的不停的吸收著這個世界的知識,但閱讀了這麼多的書籍,厄臨也懂得什麼叫做精神上的成長,反省自己,自己似乎完全沒有成長,還是跟以前一樣。古‧拉爾曾經說過心疼,厄臨翻遍了記憶卻找不到這樣的感情,也無法模擬,突然有個衝動想要去看看古‧拉爾的記憶碎片,但最後還是嘆息著放棄了。

終究還是要說再見,雖然從一開始就非常的短暫,但短暫的時光卻凝聚了無法忽視的情感。

莫名的心情煩躁,厄臨躺在床上卻無法闔眼,明明平日古‧拉爾一樣很安靜的,怎麼今天的安靜卻是這樣的令人心服氣躁,厄臨翻來覆去好一陣子,最後還是爬起來,開始瘋狂的訓練,書上說的,訓練的時候就不會想東想西了,一直運動直到身體終於熬不住疲倦,這才稍稍休息。

1-34

想不到,還沒休息超過3個小時,瑟西的身影直接出現,用力推開門窗後,把厄臨抓起來!

「小厄臨!走!陪老頭子逛街去!」不由分說的把厄臨從床上拉起來,瑟西就住在隔壁,當然知道厄臨一整晚都沒有休息,但厄臨不能出來太久,瑟西還是只能把他拉起來,抓著他上了馬車,帶他到了城裡的市集。

雖然厄臨累翻了,但還是打起精神來好好的陪瑟西逛街,瑟西買了一大堆吃的,充當兩人的早餐加上午茶,厄臨只能拼命打呵欠,然後把那些東西全往自己的懷裡放,沒辦法,瑟西說這些東西都要讓他帶回宮裡去。

終點是與熱鬧的市集相反的夜宮,瑟西帶著厄臨回到那裡時,只見一大堆工人正在忙碌著,因為瑟西在帶走厄臨的時候不小心砍斷了一跟主樑柱,若不好好的修理的話這個夜宮會很危險,對此瑟西只能尷尬的笑笑,就連厄臨臉上也有些微的不正常,早知道當時就不要這麼用力的掙扎,現在弄得自己有家回不得。

他第一時間掃視四周,確認自己的密室、小盒子……

瑟西搔搔頭,反正已經有人在處理,他決定直接進入下一件事情。把一個小心裝在盒中的戒指交給厄臨,那個是刃公爵府的通行證,就算裡面沒有厄臨認識的人,憑著這個戒指也可以隨意進出,沒辦法,刃的血統似乎造成了家族成員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天旅居在外,剩下的五天是過年時節不得不回家。

所以他們很常這樣做,雖然安全性上不太好,但有另一個方法可以處理。

然後瑟西才把厄臨送去給總管,這是厄臨第一次見到總管用服侍人的態度對待他,還真有點新奇,接下來的事情厄臨也不想管,反正等到夜宮修理好之後就像以前一樣,過度時期就忍忍吧,沒辦法。

趁著兩人討論著接下來厄臨該住哪,厄臨離開了那個房間,掛著王子的腰牌基本上也沒什麼人敢攔他,就這樣厄臨跑到了傲炎的炙宮,一路走來聽著宮女對自己的指指點點,內容都只有一個,那就是厄臨終於被剝奪了王儲的資格,對於這個消息厄臨臉上輕輕的掛起了微笑。

一直沒有這樣的消息是很奇怪的,先不提厄臨沒有母親那邊的勢力,再來王妃現在正當權,還擁有另一個國家的支持,最重要的是厄臨還是個啞子,不管哪個國家,都不可能接受下任國王身體有殘缺,而這樣的情況厄臨竟然能夠到現在才被剝奪資格,實在十分奇怪。

而現在終於如他預期地得到應有的解脫。

在後花園找到傲炎,他正蹲在地上玩泥巴,難得沒有人照顧,厄臨常常偷偷跑來找傲炎,有時後幫他帶些玩具,有時候陪他玩,但幾乎都是沒有人在的時候,這次這麼光明正大的跑過來還是第一次。

看著傲炎衣服弄的髒兮兮的,厄臨皺了皺眉頭,走過去抱起他,也不管自己身上穿的是瑟西今天買來送給他的新衣服,就這樣把傲炎貼在自己身上的抱起來,傲炎還小,沒有認出厄臨是那個晚上常常偷偷跑來陪他玩的那個人,但卻一點也不怕生,厄臨原本還擔心會不會嚇到了他,但傲炎竟然大大的張開手,可愛的眼睛眨個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