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31:放下才是解脱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19-06-05 11:26:08pm

奇幻·玄幻


余音方落,硝烟味四起。

君幂不由主打了个激灵,顿时觉得无一处不是森冷的杀气,原本还抓住君幂的大婶眼看事情趋向不对,拉起男孩快步离开。

若在太砚汌单凭一个眼神便可夺人性命,那无数利剑般的眼神必将她刺得体无完肤,千苍百孔。

三缄阁阁主,徐焉,素来神秘,从来没有谁见过她的全貌。不过,仅凭她一双眼睛多少都能看出单单一个美字不足以形容其貌。

故此,每天慕名而来的公子哥多不胜数,希望可以得到她的点名好进一步接近她。

若非三缄阁建得高,他们老早就按捺不住,翻墙窃美了。

然而,在太砚汌从来没有谁曾被她点过名字。

这一次是第一次,徐焉破天荒地指明要这突然冒出来的凡人丫头进入三缄阁,凭什么?

论能耐,守在阁下的公子哥们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论先后次序,怎么也不应该是这凡人才对。

这谁也绝对想不到的结果怎么让人不恼羞成怒,不对这外来者萌生杀意。

徐焉自然也猜到阁下的公子哥们接下来会有所行动,公子哥们才向君幂抬起腿迈出第一步,三缄阁厚重的大门就开了。

出来的是徐焉的贴身侍女,身后还带着至少六个便服侍卫雷厉风行地走进剑拔弩张的群众中,让那些对君幂萌生杀意的人自觉让开出一条路来。

“姑娘,请随九一进入三缄阁。”

君幂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在嫉妒与羡慕的眼光中进入了三缄阁。

大门再次关闭,彻底隔绝三缄阁外各怀心思的群众,君幂走在九一和侍卫中间小小地呼了口气,心里五味杂陈。

与其说她是受邀进三建阁,倒不如说她是逃进来的更为贴切。

太砚汌对她来说,太过危险,要在这里生活有如行走在峭壁上的兔子,身后围着一群狼,身前是万丈深渊,而在这两者之间只要她稍不留心下场都只有一个。

那就是粉身碎骨。

至于这三缄阁明显就是那个深渊,往里摔摔死了也就一了百了,怕的是她不知道这深渊里是否会有比狼更凶狠的野兽甚至怪物在等着她。

毕竟太砚汌不是人界。

思量间,已经落后一大截的君幂被后头的侍卫无声催促,加快脚步赶紧跟上。

九一领着她,拐了个弯,走过了长长的阶梯后又是另一个狭长的长廊。长廊灯光昏暗,九一顺手拿下墙上的油灯方便照个路。

不一会,耳边筝音幽幽,分不清喜怒哀乐,认人不禁猜想抚琴者此时此刻的心境。

“前方尽头那处有间厢房,我家小姐就在里边。九一还有一要事得办,请恕九一无法随姑娘一同前去。”

言罢,九一将油灯交给君幂,和侍卫的身影一同消失在昏暗的长廊中。

厢房前,君幂敲了敲门后便推门而入。

就在同一时间,原本幽幽的筝音骤然变更,节奏快而急,弦上一拨一弹的动作格外轻柔,弹出的每一个音韵却形成无形的一股劲力将刚进门的君幂给冲击得飞出房外。

耳畔余音切切,眼前视线模糊不清,隐隐地君幂看见房内正中央的串串珠帘后,抚琴者薄如蝉翼的睫毛始终半垂,拨动玄线的手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垂直的珠帘被劲力打乱,道道劲力化成劲刃直劈君幂。

一阵吃痛后,君幂只觉胸前一阵暖流不安分地打转,翻涌而上。

浓浓的血腥味顿时充斥着整个喉咙、口腔,君幂口吐鲜血,定眼一瞧惊见鲜血呈不自然的黑色。

身后侍卫不知何时押着两个极其熟悉的人从她身旁经过,由房内出来的劲刃对于他人似乎不起任何作用,侍卫押着人穿过劲刃,一进房内就是将那二人毫不客气地扔在地上。

地上的二人一高一矮,凭着身上的衣物估计是一个妇人还一个男孩,被五花大绑还蒙上了双眼,心里除了懵就无其他,压根儿不知自己即将大难临头。

也不知道为何无故就被绑了进来。

九一上前取了二人头上的布套,松开缠着二人嘴上的布条,二人间的小男孩哭喊找妈妈“娘亲,娘亲。”

另一人闻声,寻着声音蹭到孩子身旁,张嘴对九一是一阵咒骂“哪个杀千刀的敢这么恶整老娘,还不赶紧给老娘松开。”

此话一出,帘后的筝音瞬间中断,由于断的太突然隐隐还能感觉那最后的音韵方外长。

“是我。”此时沉默已久的抚琴者只是淡淡道了两个字,那头原本还在发怒的妇人如闻响雷,愣了一会儿才缓缓回头往珠帘后望去,视线正好对上了正将面纱摘下的抚琴者。

原本对上那双勾魂摄魄的眼睛仅仅只是让她心生不妙,当面纱完全摘下的那一刻,妇人浑身抖如筛糠。

是她。

面纱的主人掀开珠帘走了出来,声音依旧如梦似幻,一双无辜的双眼再加上那朱唇榴齿,别说那容貌有多唯美,多惹人怜惜就连君幂这女生看了都有怦然心跳的感觉。

“多年不见,徐焉还没去找姑姑,姑姑却自己送上门来了。”

“你......你真的还没死......”

徐焉饶有深意的笑道,听似淡然的话中蕴藏杀气“尘世间蛇蝎之心的人还在四处作恶,徐焉怎能死。”

这番话的弦外之音,君幂很快就悟出了徐焉和妇人之间有些过节。

妇人对徐焉怕归怕,但在气势上她丝毫不甘落后,拔高声量又道“你想对我做什么!”

“没做什么,就想让你也尝尝亲人被千刀万刮的滋味。”

听了徐焉的话,男孩心生畏惧,下意识抓紧娘亲的袖子将自己藏在娘亲的身后而这句话就像在下令般,静静站在一旁的九一猝不及防地将男孩从妇人身边拉开。

任凭男孩哭闹着挣扎,依旧无动于衷。

不知哪来的力气,几乎浑身散架的君幂咬牙跑到了男孩的身前抢过男孩护在怀里“冤冤相报何时了,徐焉姑娘,放下才是解脱!”

不想的是,徐焉挑眉一笑原先的一脸无辜荡然无存“她俩可是差点就将你生吞活剥的怪物,你不恨他们?你一个将死之人,还是好生把心思都放在自救上吧。”

君幂不语,护住男孩的动作依然。

虽然不解,为何徐焉会如此恨他们,也不解徐焉口中的将死是什么意思但君幂救她们一方面是出自于真心,一方面是因为她真的不希望徐焉一辈子都困在报复这个死胡同里。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妇人伤害徐焉,徐焉伤害妇人的孩子,倘若这妇人还有孩子那么那孩子又会伤害徐焉抑或是她的下一代,只要没有谁愿意主动打破这个循环,这个循环一直持续下去没有终点。

徐焉叹了口气沉默了,拂袖而去临走前留下了一句话“若事情重来,你和她相遇之际,只要她还心存一丝善念不伤害你,那么往事种种恩怨便一笔勾销,今生今世我徐焉便放她一条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