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三 - 39、40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1-29 10:14:31pm

奇幻·玄幻


3-39

  銘泌抬頭想斥責那位無禮的人,卻看到一臉疲倦的鳴電就站在門口,一旁的侍衛手中還提著藥劑,他很累沒錯,但他沒那個資格可以休息,他跟慈是不一樣的,身為國王要是無法在這時候站出來,那樣只會導致更大的災禍,所以他只能加入藥劑當水喝的行列,而且看起來還要持續一陣子,現在的他有著濃濃的黑眼圈,眼窩深陷之外,毫無血色的唇有些發抖。

  

  忙了一陣子過後,鳴電稍微處理完事情,但他必須等待各地的報告,在這期間他還是不能休息直到確定事情已經穩定下來,一切開始恢復秩序後才能休息,在這等待的期間,他終於想到他可憐的家人,總是在第一時間備忘記的家人,這時間他們應該會出現在課堂上,所以他直接來到銘泌的教室,已經不太能正常思考的腦袋讓他直接進門,然後走到傲炎旁邊的位子坐下。

  

  突然看到旁邊的位子上多了人,傲炎當然會以為是厄臨來上課了,這讓他精神一振,但當他轉頭,卻看到自己的父王坐在原本哥哥坐的位子上,看起來快要睡著了的樣子。

  

  「父王?父王?」由於銘泌沒阻止,侍衛也不敢阻攔這位未來的國王,傲炎開始進行他的騷擾,鳴電原本快要睡著的腦袋清醒了一下,伸手搶來侍衛手上的藥水再灌一口,然後才看清楚這裡的狀況。

  

  「傲炎,乖乖回去坐好,老師還在上課呢。」把都著嘴的傲炎趕回位子上,鳴電終於注意到異狀:「厄臨呢?」

  「今天早晨慈祭司派人來通知厄臨殿下正在他那邊,由於城中混亂路上危險,今天先請假,午安陛下,能見到您真好。」銘泌皺眉,鳴電現在的狀況真的非常的不好,會不會天災過後又來人禍?想到這,銘泌更加擔憂,但只能委婉的勸告:「陛下國事煩忙,是否要小憩片刻?若是陛下倒下,恐怕會有更大的災禍啊!」

  

  鳴電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大手一揮:「第十個人這樣說了,等事情忙完我就會去睡了,而且我會睡到自然醒,誰吵我我就砍誰。」看著鳴電的樣子,銘泌真的覺得他會立刻倒地身亡,但最後還是默默的鞠躬表示明白了。「你說厄臨在慈那邊?」見銘泌點頭,鳴電皺眉回頭問:「他怎麼出去的?」

  

  鳴電的問題讓侍衛詫異極了,但在皇宮工作的人都生得精明的目光跟腦袋,絲毫猶豫也沒有的回答:「是老公爵大人賜給大王子殿下一枚玉珮,吩咐他有空時常去公爵府遊玩。」侍衛突然停了一下,然後開口:「但小的未曾接獲殿下離開宮殿的消息。」當然沒有,厄臨原本是呆在皇宮中,直到天變開始才在劍靈的幫助下直接離開的,怎麼可能被那些普通的守衛看到。

  

3-40

  鳴電原本鬆開的眉又皺了起來,那侍衛也是從小侍奉鳴電的人,只是沒有旋靈那樣親密,他精明的退到後面不多說什麼,此時外面傳來些許騷動,那侍衛抬頭一看,馬上伸手在隱密的角度推了鳴電一下。

  

  感覺到侍衛的動作,鳴電頓了一下後快速的做出決定:「那就隨他去吧!」說完,鳴電又接著問:「有沒有什麼新的消息?」

  

  「目前沒有,陛下。」侍衛垂目不語,外面的騷動逐漸接近,直到穩定的敲門聲響起:「銘泌閣下打擾了,皇后來找傲炎殿下。」

  

  鳴電看了一眼銘泌後,用他平穩而疲倦的聲音說:「讓她進來。」由於擔心鳴電實在太虛弱,聲音傳不到外面,侍衛連忙走出去通知,但他一直十分不解,為什麼鳴電要求他無論何時何地,只要皇后出現就要立刻提醒他,就算是違反了規定也一樣,所以剛才他才敢推了鳴電一把,雖然這舉動非常不合宜,但鳴電如此要求他就該做到,只是他心中還是不免疑惑。

  

  長年跟在鳴電身邊的他其實對於各國局勢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雖然他們跟皇后的祖國並不是那麼融洽,但嚴格說來還算處於和平狀態,只是兩國就在隔壁難免有些摩擦,並沒有必要讓陛下做出這種近乎於防小人的舉止。

但若說陛下非常的緊張皇后也不是,因為沒見過陛下專門派人監視皇后,除了必要的護衛以外,皇后甚至可以隨時接見來自於祖國的人員,無論是普通人還是高官貴族,這裡面要說沒有間諜是誰也不會相信的,但陛下沒有絲毫阻止的打算,那到底是為了什麼?又或者,陛下只是在警惕皇后接近自己的時候,那又是為什麼?

皇宮裡沒有溫柔的情愛,侍衛非常直接的將與男歡女愛的選項全部刪除,才發現完全沒有蛛絲馬跡,讓他頭疼不已,他可是受到旋靈的指示,要他好好的照看陛下,他卻連陛下真正想做的事情也摸不著,若是旋靈大人能夠自己跟在陛下身邊,想必一下子就能明白了吧。

  

  推門出去小聲的傳達命令後,皇后緩緩的走進房間中,一直以來,無論從哪個角度看來,皇后都做的很好,無論打扮、言行,都做到符合自己的身分,唯一可惜的地方就是跟他們陛下貌合神離,對生活沒有安全感,也不想想她只需要在家裡相夫教子,偶爾發發小脾氣,他可是要看人臉色工作,主子心情不好還要扮傻裝呆,賣命還賣笑,侍衛在心裡發牢騷,但跟再鳴電身後這麼久的日子,別的沒學會,做出一臉嚴肅樣可是基本功夫。

  

  「妃雅。」點頭讓永遠雍容華貴的皇后坐在自己身旁,侍女立刻眼明手快的拿來一張椅子,輕輕挽起裙襬坐下,完美的禮儀教條,但這樣美麗而溫柔卻不是永遠鳴電想要的,他要的只有那個會在公眾場合不合時宜的大笑,然後驚訝的捂住自己的嘴一臉難堪害羞的女孩,她知道的,永遠都明白在鳴電心底自己是半點位置也沒有,即使當初娶她,也只是因為一個卑劣的陰謀,他的心中永遠住著那個乾淨美麗的女孩,萊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