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三 - 41、42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1-30 10:21:21pm

奇幻·玄幻


3-41

  妃雅暗自握緊手中的香帕,臉上的笑容沒有任何變化,含情默默的看著鳴電:「陛下。」好些天沒見到鳴電,又發生了天變,妃雅猜想鳴電的狀況肯定很糟,但她沒想到會看到這樣憔悴的他,這樣的他,好像只有在萊雅過世那時候有見過。「陛下,您該好好休息的。」

  

  「謝謝你,妃雅,這次事情你也辛苦些,多安撫下裡頭的人,我最近實在分不出心力來,脾氣有些大了點。」鳴電笑著抓過放在自己肩膀上的玉手,在手中輕輕拍。「風戰那邊最近好像來了一個舞團,只可惜發生這件事情我沒辦法陪你去觀賞,好好享受一下家鄉的氣息吧。」

  

  「陛…」…妃雅皇后想說些什麼,最後還是閉口不語,她早該知道的,也體諒的,這些貫串了他的一生,怎能不明白,站起來走到鳴電身後,笨拙的伸手在他的肩頸按壓,雖然那力道輕柔的無法察覺,那溫暖的感覺還是滲透進了體內。

  

  直到妃雅帶著傲炎離開,鳴電才收回目光,轉頭看著侍衛:「若是她不是風戰傀儡,那該有多好?」

  「陛下。」侍衛確定妃雅皇后已經帶著傲炎離開後回到鳴電身邊,輕輕低下頭來問:「還需要什麼嗎?」

  

  「不必了。」鳴電維持著極為虛弱的聲音搖頭說,抬起頭看著ㄧ直沒有任何話語的銘泌,終於想起他還在這裡,自己就這樣讓他把唯一的學生給母親帶走,真的是忙昏頭了!

  

  「銘……」鳴電想說什麼,銘泌連忙站起來。「陛下,小臣先告退了,在這動盪的時候,希望陛下好好保重自己。」由於實在太疲倦了,鳴電也就不多說什麼,就算要道歉,也只能等狀況好ㄧ點後,從侍衛手中接過下ㄧ瓶藥水,用他完全嚐不出味道的舌頭將藥水推入喉中,發出痛苦的低吟。

  

  「陛下。」鳴電回到書房後,旋靈敲門後進入,臉上也是同樣滿滿的疲倦,甚至走路還搖搖晃晃的,他出的是花體力的任務,要將趁這個危亂的時候還藉機興風作浪的人鎮壓下來,當然,他鎮壓的不是普通的平民,而是那些原本就素行不良的貴族以及他們的私兵,這更是耗體力,他不能出宮去去對付那些人,遠距離指揮更花心力,弄的旋靈精疲力盡,在這個時候,卻聽到有關鳴電的情況報告,只好拖著疲倦的身軀過來。

  

  鳴電已經完全沒力氣理會他了,兩個同樣疲倦的人就這樣默默的對看,直到旋靈積蓄些力氣,問:「今天,怎麼了?」

  

  「太累了。」鳴電不多說,盡量簡潔有力的回答。「情況怎樣?」

  

  「控制下來了,剩下的交給下面的人去打理就好,去睡覺吧。」倦極了,旋靈也故不上禮儀,瞇起眼睛大大的打個呵欠,嘴裡卻突然多出個東西,驚嚇之下差點把東西吐出來,若不是那熟悉的香甜氣味已經瀰漫在口中,只怕他就要拔劍砍人。

  

3-42

  「終於可以睡了?」剛丟出小零食的鳴電愣愣的說,這像是ㄧ句魔咒,下ㄧ秒,鳴電碰的倒在原本就鋪著柔軟的墊子的椅子中,拼命的睡,睡的昏天暗地,讓同樣疲倦至極的旋靈呆愣三秒,原本就因疲倦而轉速緩慢的腦袋整整三分鐘過後才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情,用他嘶啞的聲音發出怒吼:「你可以睡覺不代表立刻睡著啊!你至少也回房間去!不對!先跟我排班,排完才能睡!給我起來!」

旋靈發出了痛苦的怒吼,原本他發現事情處理的差不多後,就打算去休息,但想來還是跟鳴電排一下班,以免手下要找人的時候一個能處理的人也沒有,要知道,以他們現在的情況絕對是ㄧ沾枕就像死人,怎麼叫也叫不醒,不先排班到時候哪有辦法?

想不到鳴電竟然這麼直接的倒下去,旋靈只能咬牙切齒的叫人來把鳴電扛回寢室去,自己苦著臉繼續吞藥水,等著隨時有可能出現的公文,連閉目養神也不敢,因為他敢保證,只要眼睛ㄧ閉上,要在醒來就難了,在這樣的情況下,原本旋靈想要問鳴電的事情也只能無限期壓後,至於要到什麼時候才能有機會問出口,就不清楚了。

  

  這邊鳴電終於能夠安然入眠,另一邊,剛睡醒沒多久的厄臨卻臭著ㄧ張臉!看著熟悉的房間,這裡是刃公爵府,在看看自己身上的裝扮,是亡靈聖者裝,自己穿著亡靈聖者袍很正常,出現在刃公爵府也很正常,但是穿著亡靈聖者袍出現在刃公爵府就ㄧ點也不正常!正當他百思不解的時候,慈打著呵欠倚著房門出現。

  

  厄臨瞬間僵硬,維持著這個動作直到慈受不了,對外招手讓莫進來,兩人ㄧ起走到厄臨床邊,死死的盯著他,盯的他毛骨悚然,不停的扭動身子,猛吞口水,張了張嘴,最後習慣的伸手要去掏紙筆,卻被慈猛力握緊拳頭自頭上敲下,同時聽到慈火大的罵聲:「會說話就別給我裝啞巴!給我自己說!」

  

  吶吶的張嘴,厄臨用他不甘心的聲音的問:「舅舅,我為什麼會在這裡?」厄臨中就是許久沒有說話,然後又指揮工作拼命說話,弄的喉嚨有些受傷,聲音聽起來真的是非常糟糕的聲音,若是帕米薩拉爾在這裡肯定會嘲笑這是鴨嗓,還是個小孩子就有這樣的聲音真的很慘,但對於第一次聽見厄臨說話的莫來說,這難聽的聲音無疑是天籟,什麼清脆悅耳、溫爾渾厚,各式各樣的讚美都說出口了,只要求厄臨以後多說點話,不要再裝啞巴,對於弟弟這樣的反應,慈表面上非常的不屑,但心想說不是之前已經聽過了,恐怕現在的自己還會更糟糕,也就原諒了弟弟忘記正事只顧著當呆舅舅的反應。

  

  雖然原諒,但不代表事情就這樣不用做了,慈用力的發出劇烈的咳嗽聲以喚回弟弟的理智,他們還有事情要做!接獲慈的提示,莫只好苦著臉暫時離開厄臨,兩個大人在厄臨面前站定,嚴肅的問:「聲音什麼時候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