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32 最幸福的女人 - 需要这么感动吗?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1-31 6:28:57pm

都市·爱情


李瞳的一颗心如同登时坠入冰窖。家里有女人的拖鞋,这不就意味着家里有女主人吗?

李瞳的心马上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一股酸溜溜的味道自然而然在心里开始迅速发酵。

是同居女友吗?一定很漂亮吧?这些日子以来自己怎么都没想过呢?张星宇的条件这么好,没有女朋友才是怪事!这段日子相处下来,他们俩的交情还算不错,怎么都没听张星宇提起呢?而且也没有见他接听过任何甜蜜的电话啊。口风这么紧,一定是把女朋友当宝贝一样疼吧?

“愣着干嘛?”张星宇见她呆呆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只是盯着一双拖鞋看,问道。旋即,他指了指那双门口的拖鞋又道:“那双拖鞋是为你准备的,换上吧。”

“啊?”李瞳这才如梦初醒,难以置信又问了一次:“这双拖鞋是我的?”

“嗯,是你的。反正以后你会经常出入这里,我就为你先准备了。”张星宇一边说一边自己先换好了拖鞋,然后就走到房子里头去。

听到他这么说,李瞳的心从先前坠落的冰窖倏地飞升到了温暖的云端,心情立马起了180度的转变,乐不可支,迫不及待喜滋滋穿上那双拖鞋,犹如灰姑娘穿上了玻璃鞋一样,心里的快乐溢于言表,嘴角露出了掩藏不住的甜蜜笑意。

她大概是疯了吧?真是无药可救了。

他只不过是为她准备了一双拖鞋,她就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换好拖鞋,她马上跟了上前去,随着张星宇来到了二楼。二楼有两个房间,他把她领到其中一间打开门:“这里是换衣间。”

门一开,李瞳忍不住低呼赞叹。

房间的四面都是镜子,两侧的开放式衣柜里,一排摆满了各式各样颜色深浅不一的男性西装,另一排挂满白衬衫。此外,衣服下方还有不同款式的名表和皮鞋。

张星宇嘱咐:“以后我随时会让你来给我拿衣服,你就趁这个机会自己先看一看,熟悉一下。我这就去换衬衫。”

李瞳听话地在衣柜前仔细地看着各式各样款式的西装。那些西装大衣:有些是单排扣,有些双排;有些后面是单开衩,有的是双开衩;有些感觉比较休闲,有些比较正式像是礼服。李瞳看得眼花缭乱,于是转头想问问那么多不同的西装有什么分别?

料不到她才一转头,就看到上身赤裸的张星宇也正巧在这个时候往她的方向看过来,登时害羞地立即错开视线,假装端详天花板中央的那盏欧式吊灯。

张星宇见她一脸囧态,萌起捉弄她的念头,于是先躲在她看不到的暗角,然后大声吩咐道:“你的第一个考试就是帮我选领带,你马上过来帮我选吧。”

“哦。”李瞳应了一声,就循着张星宇的声音走去,却怎么找都找不到他。“张先生?你在哪儿?张先生?”

“为什么这么见外,叫我‘张先生’?我们不是很熟吗?”换了新衬衫的张星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李瞳身后,这么说道。

李瞳被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的张星宇吓了一跳,更想不到他会突然和自己靠得那么近,第一反应就是往后退了一步,拉开和他的距离。

“我们以前的确挺熟,可是现在你的身份不同了,还是我的上司。尊卑有序,还是称呼‘张先生’比较妥当。”李瞳一板一眼道。

她又是和他保持距离,又说什么尊卑有序,让张星宇听了倍感无奈。

难道她还在生自己的气吗?为了弄清楚,张星宇追問:“我对你隐瞒身份,你是不是生气了?”

李瞳当即猛摇头:“没有,我早上不是说过了吗?我真的没有生气!我相信你不是故意要隐瞒我,更相信你那样做肯定有自己的苦衷。所以我真的没有怪你。”

是李瞳那笃定的语气吗?还是她说话时诚挚的眼神?张星宇立时感觉喉头哽咽,一时说不出话来。他忍不住在心里糗自己:不就是简单的几句话吗?说这样的话有什么难的?需要这么感动吗?这个丫头怎么就这么相信自己?连解释都不需要解释,她就毫无质疑地信任他。

他静静凝视她,看着看着,目光又自然而然落在了她的嘴唇。

糟糕,他又想吻她了。

她见他不作声,温柔问:“怎么了?还好吗?”

他今天真的有些怪怪的,时而又如平日那样调皮活泼,时而又好像心事重重。

“我没事。”张星宇深深吸了一口气,把心里那股想要扑上前拥抱她亲吻她的冲动强压了下来。“我只是想起了一件你让我生气的事。”

“我几时让你生气了?”李瞳百思不得其解。

“昨天晚上,我百忙中抽空打了很多通电话给你,目的就是想在今天早上宣布消息前先向你解释情况,谁知道你睬都不睬我,我打的电话一通都没接。”他扮成可怜兮兮的模样申诉道。

“啊,是那件事!真对不起!因为昨晚我和学长吃饭,没带手机,所以才没接到你的电话。”李瞳不好意思解释道。

听她又提起林志伟,还亲昵地“学长”前、“学长”后,张星宇翻了一个超级大白眼:“所以是因为要和学长吃饭,怕被打扰,就连电话都不带?”

“不是啦。我是在下楼丢垃圾的时候看到他在我家楼下等我,就跟着他去了。我下楼丢垃圾不习惯带手机,结果就这样漏掉了你打来的电话。真对不起。”李瞳加以说明道。

张星宇不解:“去丢垃圾就不能带手机吗?”

“啊… …那是… …那是因为有一次我不小心把手机连带垃圾一起都丢进了垃圾箱里,结果在垃圾箱里翻了好久才好不容易找回手机。从那时候开始,我下楼丢垃圾就不再带手机了。”李瞳难为情傻笑道。

“什么?丢垃圾时连手机也一起丢掉?以后你替我办事最好小心点,万一把重要的文件当垃圾丢掉,我会不留情面马上开除你!”张星宇极力忍住笑,故意说重话吓她。“还有,燕妮应该有和你说过我的特助不好当吧?你必须随传随到,上班时间每分每秒都要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下班后分分钟都得和我保持联系,我的电话你每一通都得接,信息每一条都得回。每天的午餐和晚餐都要和我一起吃, 听到了吗?”

这些分明是张星宇为了接近李瞳假公济私的要求,可是憨直的李瞳却不疑有他,乖乖应道:“知道了,张先生。”

张星宇接着又严肃道:“最后, 在工作和正式的场合,如果你觉得叫我‘张先生’比较恰当,我无所谓。可是在私底下像现在只有我们俩的时候,要嘛你叫我的名字,要嘛叫我‘喂’也行,就是不允许你叫我‘张先生’。不然,我会很生气。”

李瞳点点头:“知道了,张—星-宇。这样对吧?”

说完,她忍不住自己“噗嗤”笑了出来:“怎么感觉好奇怪。”

见她又像以往那样开始和自己说笑了,张星宇这才开怀了,也笑着用手敲了敲她的头:“走吧,李小姐,时间不早了。”

折腾了老半天的两个人终于还是又恢复了先前的热络,有说有笑、又打又闹起来。

就先这样吧,张星宇在心里暗暗决定道。李瞳似乎对他身为董事长的新身份还很不习惯,如果现在贸然表白,大概只会让她困扰。自己就暂且先把自己的感情好好隐藏,耐心一些,直到确定她准备好后,再找个适当的机会进一步行动。

另一方面,李瞳也已经完全放弃那个自我催眠的狗屁计划了。

何必那么纠结呢?她心里想。即使不会有任何结果,那又如何?自己只要可以留在在他身边,她就很快乐了。 就纵容自己那颗爱慕他的心继续沉沦吧,直到他身边出现一个和他匹配的真命天女为止。到时,她这个饼干屑女孩一定会自惭形秽,那颗爱他的心也肯定就会跟着知难而退,然后自然死亡。在那之前,她会尽情享受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刻。

不过,李瞳绝对没料到的是,无论是家世背景或是样貌都和张星宇绝对匹配的那个女子,其实很快就会出现在她面前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