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三 - 43、44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1-31 8:17:08pm

奇幻·玄幻


3-43

剛睡的迷迷糊糊,醒過來還沒能思考就被慈跟莫這樣嚴行逼供,萬幸厄臨本來就很會說謊,要說出個真真假假的謊言不是難事。「沒多久,成為亡靈聖者之後。」

  

  「什麼時候跟那種人搭上關係的?」這問題問完,慈也有些忐忑,他知道這樣問太過強硬,但他真的很害怕,怕厄臨因此墮入了黑暗之中,雖然他知道並非每個行走於黑暗中的人都是邪惡之徒,但他仍然希望厄臨不要與那些人走的太近。

  

  上次淒演的事情過後,慈回到聖殿查閱了龐大的書籍,發現了些事實,慈語氣也和緩了下來:「我知道你在害怕什麼,這幾千年來,光明教會不停的打壓黑暗同盟,而亡靈聖者跟亡靈法師太過相像,所以你不敢表露出來,別擔心,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有舅舅在。」

  

  「除了淒演以外,我沒有遇到過任何黑暗中人。」這個回答,讓慈臉色大變,難道那個傳說是真的?

  「小厄臨,你到底要我怎樣呢?」慈跌坐在床邊,用力的盯著厄臨的臉,似乎這樣子就可以讓結果改變。「你真的沒有遇到過其他的黑暗使者?」黑暗同盟中吸收新人的人被稱為黑暗使者,當然,這是指普通的人才吸收,真正的傳承者還是要由眾多的高階人員深入民間,靠著緣份來找到傳人,這些人全部通稱為黑暗使者,看見厄臨毫無遲疑的搖頭,慈深深的嘆息。

  

  「怎麼了嗎?哥?」莫不知道慈在煩惱些什麼,但他從慈那雙眼中還是讀出些什麼。

  

  「現在,全世界都在找亡靈聖者,黑暗同盟、光明教會、各國首領,只要有足夠的實力在天變中分出人手的組織沒有ㄧ個不這麼做,而這次的祭典又在旋靈城,怎麼可能瞞ㄧ輩子?到時候各式各樣的殺手、盜賊找上門來,我又要回聖殿,你還有工作要忙,誰來保護小厄臨?」慈無奈的說。

  

  「那就趕快培養出其他的亡靈聖者不就好了,到時候每個組織分一個。」這當然是玩笑話,但在現在也是唯一的辦法。「亡靈聖者,這名字聽起來就跟黑暗同盟有關,我不相信這麼多年他們沒有培養出半個來。」

  

  「莫!你是還在睡覺是不是?」慈暴躁的跳起來。「那是亡靈聖者啊!亡靈聖者,你沒聽到我剛才問小厄臨的話嗎?亡靈聖者不是黑暗同盟培養的出來的,甚至光明教會也不可能!你以為這跟那些騎士劍士ㄧ樣,辦一間學校,等個三五年就會自己冒出一堆的普通職業?這是亡靈聖者啊!」慈被莫的話氣的不輕,他當亡靈聖者是大白菜?種子灑下去就可以等著收割?

  

  「哥?是不是有什麼我不知道的?」看慈的樣子就知道,事情沒有那麼單純,由其慈那莫名的焦躁。

  

3-44

  「亡靈聖者是……」慈說到一半,苦著臉看著厄臨。「其實我也不太清楚,我所知道的都是光明教會的記載與推測,真實情形誰都不知道,因為亡靈聖者已經消失了,據我所知,我們家的小厄臨是最後一個亡靈聖者。」

  

  「什麼!」接獲這個消息,他之前故作輕鬆的臉瞬間扭曲。

  

  「這是光明教會的醜聞。」慈頹然的看著莫,厄臨爬起來,打開他的戒指發現裡面也有一套亡靈法袍,朦朧的記憶中他確實把進行儀式時的法袍收回到戒指中了,那身上這套是什麼?厄臨跳下床去,ㄧ面聽著慈緩緩敘述,ㄧ面直奔在房間裡的保險箱。「當年,光明教會做了ㄧ件,讓所有知道詳情的人都痛惡的事。」

  

  「那個年代的光明教會討人厭的要命,這個事實還需要你說嗎?只要有讀過書的人都知道好不好,不過光明教會都承認,也都做出彌補,現在的行事作風也沒有當年那麼誇張,你這不是廢話嗎?」沒有那麼誇張就能逼的自己完全不敢曝光亡靈聖者的身分以免被當成亡靈法師抓起來燒?那誇張還得了,厄臨一面在心裡發出強烈的怨氣,ㄧ面尋找著保險箱的鑰匙。

  

  「那個時候,光明教會全力撲殺所有黑暗勢力,卻不小心誤傷了ㄧ個教派,冥神神系教派。」看見莫皺眉,慈明白這麼生僻的知識除了神學人員以外是不知道的,只好略為解釋:「冥神,掌管所有死去的靈魂,而冥神手下的祭司的工作就是引導迷途的靈魂回到冥神的懷抱當中。」

  

  「等等!引導靈魂到該去的地方這個工作不是光明神的工作嗎?」莫開始頭大了。

  

  「那是沒辦法之下光明教會做的宣傳!」慈暴躁的皺眉,不讓莫打斷他,突然,他感覺到衣角有人在扯動,轉頭過去看到厄臨正不滿的看著他,正確說法是看著他腰間的鑰匙串,慈不由的露出尷尬的神色。

  

  厄臨回到公爵府的時候確實穿著普通衣物,但慈為了逼厄臨不能避開,老老實實的招供,只好出此下策,偏偏派回去教會找衣服的人說亡靈聖者袍已經被拿走了,怎麼找都找不到,不知道是被哪個不知情的人員拿走還是被已經開始動作的那些組織動手偷走了,不得已的情況下,慈只好在厄臨的房間裡翻箱倒櫃,他相信,厄臨一定有在這房間裡放亡靈聖者的東西,最後他只好拿備用鑰匙打開保險箱,裡面果然有一套亡靈聖者法袍,雖然是厄臨之前穿的,非正式亡靈聖者的法袍,但還是能騙騙人的。

  

  「不、不這樣你這小滑頭會乖乖說話嗎?」慈只能這樣解釋,然後在厄臨的威脅目光之下將備用鑰匙交出去,ㄧ面唉嘆現在的小孩脾氣一個比一個大,還是繼續跟莫說話比較好,反正那是光明教會以前的醜事,又不是他做的。「當年,在光明教會的打壓撲殺之下,亡靈聖者們全數死亡,然後,事情就開始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