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七章 - 布置之小剧情 (1)

胡须怪人≪我的生活遇见了他≫  - 发布于2019-06-29 10:25:43pm

都市·爱情


才怪!

她明明是很恐慌又害怕地看着他!!

这下好了,这条友没事找事跑来说什么没关系?不明白!礼汶慻索性选择装傻,听不懂姜岩的语言,也不想懂~

「我听不懂你到底在说什么!哎呀,走开啦~我要回去了!」礼汶慻用手推开他,却发现这家伙力气大得很,怎么也推不开,而且他又用那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了啦~!

「下次看到我,记得叫我的名字。」闻言,姜岩也不气恼,顿时迷起眼睛,不知在心里想了什么,随后自认用了蛮温柔的语气地说道。

「为什么?叫你一声学长是我这后辈该给你予的尊重!」闻言,礼汶慻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立刻摇摇头,强烈表示不赞同,瞪着眼睛说道。

「哦?尊重吗?」姜岩听了便扬起眉,嘴角不自觉勾起了一个迷人又好看的弧度,漫无经心地随着礼汶慻的“需求”,放下双手,解放了她,小声在嘴里说道。

瞧,手才放下这小妮子就一副从监狱逃出来的模样。

不知他在想什么的礼汶慻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刻拉开彼此两人的距离。

呼呼,礼汶慻决定下次在校园里逛的话, 要小心注意这号人物,见到就要立刻撤!

————————————————

隔天——

好不容易等到了放学时刻,礼汶慻马不停蹄地回到家里带了她的宝贝们到学校帮忙出力啦~

所谓的宝贝们就是她平时都有在用着的手工工具,平时就热爱绘画和手工的她也只能在这种时刻才能尽情地发挥自己的长处。

然而礼汶慻早就把姜岩这号人给丢到远远去了,所以就在这个时候,她抱着宝贝们一路蹦蹦跳跳地,一脸笑眯眯地路过了一堆人,心里只想着要快点到目的地,也就是自己的班级啦~

所以所谓的“一堆人”也包括刚巧见到她而打算叫人的姜岩,他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这小妮子不但遇到他了没有打招呼,然后那样浩浩荡荡地“路过”他。

这女人,是故意装着没看到他,还是压根不把他看在眼里了?!

「诶诶!姜岩,那不是那个叫什么名字来着?礼什么什么的……」张笙秦手胳膊拐了拐了一脸黑黑的姜岩,有些幸灾乐祸地假装不记得对方的名字,满脸笑意地说道。

闻言,姜岩有些冷酷地斜眼撇了张笙秦一眼,没说话就这样随着礼汶慻的脚步走去,留下本来跟随着他去溜溜看这次新年班级布置比赛的进展的其五人。

「呵呵呵呵,各位大哥,你们觉得咱们的这位老兄是不是真的陷进去了?」张笙秦好笑地看着姜岩的背影摇摇头,然后转身问道。

「说不定。」站在身后的五陌燃难得最先回答张笙秦的问题,但是只说三个字。

「一看就知道了,说不定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站在五陌燃身边的寻岑也接着回答。

「所以你们是说,姜岩喜欢那个叫慻子的女孩子?」成天行忽然才一脸焕然大悟地说道。

「这样看来,若以后他们真的在一起,看起来也不错。」钟景翔推了推眼镜,一脸认真说道。

「……你们说话能这样接着说,还真的是心灵相通啊~」闻言,张笙秦脸上的笑意更加浓郁了,难得可以听见这班兄弟对这次他问的问题而发言,平时他问起他的问题的时候,要他们认真回答都难叻~

六人影的五人就这样站在原地继续聊着这个问题,还有许多还未回家的同学也难得能这么近距离的看看六人影,所以开始有些同学都站到他们的附近,想说听听看六人影的人都聊了什么,可惜不一会儿六人影就这样收声,不知要走去哪了。

————————

此刻此时成了六人影的话题人物——礼汶慻正认真地在班里布置。她先是把她在家画好的图案交给章恺欣和黄凯茵去上色,再交代自愿留下来帮忙的鄣寿炝和戴景棠去把布告栏最高的部分给拆了,然后装上她做好的红包虹彩。

为了添加新年的气氛,礼汶慻先是在家里母亲大人那里得到不少收藏了不知多少年的红包后,立刻熬夜制作了红包的虹彩。

虹彩的实体看起来一片红红,但是若近距离一看,就可以看到非常细腻又亮眼的花纹,礼汶慻利用了各式各样的红包,选了不一样的花纹,然后拼在一起,连着下来便展现了一条非常不一样的虹彩了。

再来,礼汶慻也事先在家准备了一堆贺年卡,用了自家母亲大人新年布置的传统方式,利用贺年卡来填补布置空间。可是不一样的,礼汶慻巧妙地制作一些不同形状的小张贺年卡片,再配上她找来的一些的普通贺年卡片,直接在布告栏的角落边贴出了小到大张的贺年卡片的景象。

最后,礼汶慻在章恺欣和黄凯茵上色完毕之后,便开始展现了她的手工刀的厉害了啦~一刀一刀随着边线一点点的割出来,速度如她平时做手工的时候一样的冷静,动作利索又细心,切割完毕之后便把整理好了的图贴在一片厚厚的纸皮上,因为这样到时候把它贴在布告栏的时候就会够稳固了。

「慻子,红包都这样贴上去吗?」章恺欣和另外三人在礼汶慻忙着整理图案的时候,先是把礼汶慻前天就从同学们收集的红包拿了出来,从里头挑选比较好看的红包出来。

「嗯?」礼汶慻继续忙着手头上的东西,潜意识却不自觉地给了一个回应,然后就这样继续低着头,没有下文……

「放下刀子,抬头看这里啦~!」章恺欣好气又好笑地催促地叫道。

这下礼汶慻还真的才回神过来,先是身体跳了一下,然后一脸呆呆的抬起头,脸上还很明显一副你找我什么事的模样地看着他们,这下让章恺欣恨不得直接把整袋红白撒在她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