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32: 煞血咒魔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19-06-22 7:39:19pm

奇幻·玄幻


太砚汌的另一头,那人拉着夜郇谨慎地退了几步,尽可能不要惊动厅子里的【东西】。

虽然那人和夜询靠得很近,可要在几乎无光的地方观物实属勉强,夜询只隐约看见那人从某处拿出一个东西,微不可察地比了个手势。

“砰——”霎时间竹舍的大门赫然关上,将他俩和这些【东西】都关在了竹舍里,顺势将它们的注意力都转移到合上的那扇竹门上。

夜郇只听一声清脆持久的瓮声从身后响起,接着那人嘴上轻轻颤动,不急不缓地念起了普庵咒。

“南无佛驮耶.南无达摩耶.南无僧伽耶.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

此咒一出,顿时牵制住了厅子里【东西】的动作。

夜郇见状也欲想出手,碍于对这环境的不熟悉,他只好凭空唤出长枪静静地在一旁护着那人。

瓮声逝去,一丝黄光溢出瞬间将包围整间竹舍,更大幅度地提升了咒语的威力。

竹舍外黄光的力量将原本仅仅被牵制住动作的东西给压制得五体投地,加上那人推进的咒语,那些【东西】甚至痛苦得嗷嗷怪叫连连,同时试图挣脱无形的束缚。

所幸竹舍外的黄光乃佛光,污秽邪物是看不见的,加上黄光形成一个防护罩将一切声音都限制在了这黄光下,否则,必引来那些【东西】的其他同伴。

尝试挣脱无果,眼见自己和同伴的身躯就快被降得寸寸分化,这厅子里那些【东西】的其中一员身后竟长出了一条尾巴,竭尽所能向咒语来源的地方狠狠扫去。

夜郇虽不可视物,但还是察觉到即将落下的威胁,当他察觉时却已经落得只能被动防守的局面,夜郇扬起长枪改变那尾巴的方向。

原以为防守成功,很快地夜郇和那人却同时间暗叫一声“不妙”。

让人惊诧的是攻向夜郇二人的尾巴只是虚晃一招,那【东西】借夜郇挥出的劲力将尾巴在竹舍横内扫一周,硬是将同伴们给打得破墙而出,直撞金光罩上。

破墙而出的【东西】一阵哀嚎最终落得消失的下场,但是接二连三的猛冲也成功让金光罩崩塌,竹舍内仅存的【东西】借着机会逃出竹舍接着一跃而上藏匿于小林里。

似乎是在等待接下来的还击。

那人怎么也没想到短短数年,只会噬骨食肉的【东西】竟然开始进化,不但长出智慧还如此狡猾。

而且为了逃脱,还不惜牺牲自己的同伴。

是他们太过小瞧那些【东西】的智慧了。

严重破损的竹舍正摇摇欲坠,小林里的【东西】自四面八方往他俩身处的地段而来。

凭脚步声之密,估计来的数量过千。

“咱们行踪暴露,数以千计的咒魔正往这里前进!这事和兄台无关,杨悔帮兄台争取些时间,兄台且逃之!”原来那人名为杨悔,只见他跑出竹舍,横空飞起用另一只手将手上的东西一拍,那东西瞬间大了好几倍悬浮在小林的半空中。

借着月光,夜郇这才看清了杨悔的模样。

半披发,五官明显,鼻梁高挺,一双剑眉整齐浓厚,乌黑的眼眸透出沧桑。

视线再往悬浮于空中的东西挪去,夜郇发现方才发出翁声的,是僧人的法器——钵盂!

那是看起来不少年头的钵盂,有些旧,都快褪色得看不清材质,倒是刻在上头的经文和图样没有因为时间而变得模糊不清。

夜郇深知一场恶战一触即发,也跑出竹舍同时身上的衣物闪动换上了熟悉的紫黑色盔甲,正式切换至备战的状态。

“吾乃天界夜郇将护,斩妖除魔乃天职,何来无关之谈。”夜郇说话间,手上的长枪也变成了九节鞭。

杨悔笑了一笑,道了声“好!那么今日就与咒魔拼个鱼死网破!”

这句话就像碰触了某个开关按钮,与咒魔的正面之战正式拉开序幕。

竹舍翻塌,小林里窸窸窣窣的动静也随之停顿下来,夜郇和杨悔清楚小林里的咒魔已全数到达。

飕飕而来的风开始朝夜郇和杨悔扑去,两人灵敏地左闪右避总算躲过了咒魔们的第一轮攻击。

匿藏在树林里的咒魔完全容身于黑暗之中,加上对进化后的咒魔还是一知半解,敌暗我明的局面一旦长时间维持,对他们而言无疑是一种劣势。

于是杨悔再次横空飞起,揉捏着自己的拳头接着挥出。

在他强大的力量下,这一拳直接就突破音速打在巨型钵盂上,使得铁钵盂发出一声洪钟大吕般的翁声,空气的震动也随之让眼前的画面如水波荡漾。

“嗡——”

强势的一招总算让双方的局势扳平,一个个咒魔无所遁行,还蒙上了大大小小肉眼可见的伤痕。

即便如此它们依旧咧着嘴,正栖身在不同的树上对夜郇和杨悔垂涎

咒魔浑身呈黑色, 乍看之下像极了一颗人头,只是这人头除了一个长大嘴就没有其他五官了,也没有头发,皮肤上蒙着一层黏塔塔的液体。

咒魔头部以下便是过大的四肢,前面的两只手几乎比头还大,还长着爪子。

任凭怎么努力忽视都觉得犯恶心。

夜郇先前也曾听说过煞血咒魔,是道行低的修行者被下了诅咒,丧失人性彻头彻尾变成非魔非兽的存在。

要练成煞血咒魔施咒者本身需有强大的怨念,再以自身心尖血为引才能启动这诅咒。

太砚汌不是人间界,但是生活在这里的修行者除了修炼出仙根,寿命比凡人来得长外,其他的地方几乎就和人没什么区别。

想想一个人平白无故在心头开个孔就已经一命呜呼了,更何况还要取心尖血来启咒!

所以煞血咒魔的存在可谓是凤毛麒角,只是让人猜不透的是背后的施咒者究竟是什么人,能拥有如此强大的怨念,还不惜犯险练出这么多难得一见的咒魔。

若不是翁声短暂地压抑了咒魔的行动,恐怕夜郇和杨悔早就凉了。

咒魔现形后,方才逃脱的咒魔下令般张开血盆大口怒吼一声,其余的咒魔似乎以它为首,开始离开自己的藏身树向杨悔和夜询扑去。

夜询在身侧高速饶鞭,接着将九节鞭甩向正奋力扑向他,同时也离他最近的咒魔。

九节鞭的鞭头因此直接贯穿那只咒魔的喉咙。

鞭头在咒魔的颈上缠了数圈,夜询将九节鞭往回一拉同时一个转身利用九节鞭上的咒魔来冲撞附近即将着地的咒魔。

几乎将夜询包围的咒魔因此倒了一地。

杨悔那头也没有闲下来的功夫,拳脚并用和咒魔混战在一起。

转眼,偌大的黄土路就被落地的咒魔撞出裂痕。这些咒魔显然实力不俗,前一秒被打得重重倒在地上,下一秒这些咒魔又迅速站了起来再次露出尖利的獠牙和爪子。

以二敌千本就让夜郇和杨悔分身不暇,为首的咒魔好似与杨悔有血海深仇把脸转向他,接着尾巴一扫。

“砰”的一声,杨悔的心骤然收紧,胸口传来火辣辣的剧痛,整个人猝不及防被扫飞,往后飞去的身子直接将三颗粗大的树杆给撞断才停了下来。

更离奇的是,为首的咒魔竟还可以随意操控自身的形态,扫飞杨悔后它的尾巴又产生的变化,尾巴的末端生出勾状的尖刺趁势往杨悔的心头刺去。

勾状的尖刺足有成人手臂那么粗大,光看着就格外渗人,若被刺中整颗心脏顿时就稀巴烂了。

杨悔的脸上此时没有露出丝毫畏惧,只见他豪气地拭去唇边的血迹后,望了眼还在和其他咒魔打得不分你我的夜郇,划过眼底的竟是一丝欣慰。

虽然夜郇身上同样也挂了彩,不过至少不是被咒魔撕咬的伤痕。

寒光闪闪的尖刺迎面而来,杨悔也没有反抗的意思等待着剧痛降临。

好可惜,若能再撑一下就好了。

若再撑一下,他就能看见这些咒魔寸寸消失的模样。

罢了,不管能否看见只要最终的结果没变,他便死而无悔。

杨悔等了许久,想象中的剧痛没有来临,反而是远处传来爆炸声以及为首的咒魔的惨叫声。

“打算壮烈牺牲,丢下这堆咒魔给吾,只能说杨弟太不仗义了。”

杨悔浑身一颤,猛然抬眸就见夜郇站在他身前朝他伸出手拉他一把。他心中一喜,站起身与夜郇背对背,视线越过将他们重重包围的咒魔,赫然发现它的尾巴断了,黯然失色地躺在地上。

想必,是夜郇将那尾巴砍下救了杨悔一命。

咒魔的数量实在太多,加上好似某处源源不断的体力与力量正没玩没了地输给咒魔,没一会儿的功夫,夜郇和杨悔后背间距离也越来越来小,最后只能背贴着背。

说时迟那时早,夜郇本想让杨悔先合力对付为首的咒魔,话还没说出口,一点一点的黄光开始顺着钵盂肚上的经文图样一路往上爬,直到钵盂上的的纹路都被黄光给灌满时,整个钵盂开始剧烈地颤动起来。

夜郇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摸不着头绪,心有疑惑,受钵盂颤动的影响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内脏都在抖动。

这杨悔究竟是什么来头,竟有如此大的能让这么大的钵盂有所动静。

但是现在绝对不是发问的最好时机,于是夜郇选择暂且沉默。

“终于来了!”太长时间没有使用这么大规模的符咒,杨悔觉得都快生疏了。